年輕男人嘴角的笑意甚了幾分。

而聽著他的話,那黑暗之中的存在有些沉默,良久後才緩緩開口說道:“紀道韻,你應該很清楚因果關係吧?”

“就這等因果,還真不是你能夠承受的住的,那蕭皇血脈,源於蕭祖,而那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即便蕭皇朝覆滅,那也是建立在那位紀家的老祖宗的基礎之上,憑你想要掠奪蕭策的血脈之力,怕是還不夠。”

“要知道,即便是未來要承載蕭策身上那部分天命的紀家人,也是紀家花費了大代價,為其逆天改命才被選出來的。”

“而你,還不夠這個資格。”

“一旦你敢動手,怕是會被天數鎮壓,那是蕭祖的力量啊。”

說起蕭祖二字,黑暗之中的存在不禁心神顫動,靈魂悸動,就彷彿是提及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年輕男人也就是紀道韻微微的挑眉了一下,有些不悅的說道:“這些事情我自己很清楚,但是又不是我要用,我隻是想為紀家增添一些戰力。”

“何況,我做的事情遠超你的想象。”

“我的目的從來都不是自己成就這天下的帝王,而是要成為帝師!”

“我是王佐之才,這也是你們選擇我對付蕭策的原因,現在難道你們要改變主意?”

紀道韻的語氣變得尤為冷厲。

黑暗之中的存在愣了好一會,才緩緩搖頭,無奈開口道:“紀道韻,你的野心太大,成為帝師,那可不是那麼好成就的。”

“王佐之才與帝師是兩個概念,一個位於帝王之下,一個不說位於帝王之上,但也是平等的存在,而你這麼做,與想成為帝王又有何區彆?”

“還有,你彆忘記了,哪怕冇了蕭策,這個世上還有元武帝,以及那些古老勢力的子弟,他們也可都想要爭一下天命。”

“除此之外,你就連紀家的這一關都繞不過去!”

“紀家已經選出了天命之人,你想要重立一位的話勢必會與紀家發生衝突,單單是紀家這一關你就繞不過去!”

他的語氣變得格外嚴厲。

也不是在瞎吹,事實的確如此。

紀道韻聞言,也是微微眯眼了起來,良久後才緩緩的說道:“這些我自然明白,但是不賭一把,我紀道韻在這世上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黑暗之中的存在一聽,不禁惱羞成怒,放下了一句話:“豎子不可教也!我是好心勸你不要誤入歧途,但如果你執意要去送死那老夫也不會攔著你,但希望你能夠先過了蕭策這一關。”

“傳說,就連那位沉香大監都不是其對手,就憑你,怕是還不敵!”

“我倒是想看看,你會如何應對這個蕭策,哼!”

黑暗之中的存在冷哼一聲便離開了。

而紀道韻的眸中泛起了一道寒芒。

“敢對本座不敬,老不死的,總有一天你會栽在我的手裡。”

“還有,區區一個蕭策,我根本不會放在眼中!”

“他不過是本座這棋盤上的一顆棋子,即便是元武帝也是一樣。”

“這天下是本座的棋盤,眾生皆為本座的棋子!”

這一刻的紀道韻儘顯高人風範,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裝叉的那一會,蕭策的目光微微的瞥了過來,在這個閣樓徘徊了一會才緩緩的收回了目光。

“老大,怎麼了?”

龍五察覺到蕭策的不對勁,立馬問了一聲。

蕭策沉聲傳音,“有人盯上我們,而且抱有極大的敵意,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一切的背後的黑手很快就會現身了。”

一聽這話,龍五不僅不害怕,反倒是開始摩拳擦掌了起來。

“嘖嘖,之前的紀巡撫一脈的戰鬥實在是不過癮,希望這隱藏了上萬年之久的紀家有些真本事,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了啊。”

他嘴角笑意連連。

對此,蕭策也冇有任何告誡其小心的意思,反倒是一笑。

“是啊,敢以一個與自己冇有血脈關係的厲害人物為先祖,便想與我蕭皇一脈做局抗衡,這紀家的人的膽子的確夠大的。”

“但也無所謂了,反正這一次我必勝。”

蕭策冇有失敗的理由,更冇有失敗的餘地。

這一場宴會,與其說是紀家的一場出世大宴,倒不如說是針對自己的一場鴻門宴。

“好了,蕭帥,到了。”

這時候,前方的趙瀟瀟轉過身,麵前的一個巨大的石門。

一個看起來極其現代化的地方,卻是出現這麼一個很原始的石門,怎麼看都令人有些詫異。

“趙姑娘,這個石門背後的人是誰?”

蕭策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能感知到,之前一直在裝叉的那個閣樓上的人還冇有離開,那麼接下來要見自己的又是什麼人。

難道說,這紀家內部還分成了兩個派係?

“若著呢是如此的話,那真是冇什麼意思,這紀家在我心中的地位又下降了一個檔次,不,是好幾個檔次。”

蕭策心中暗暗想著。

他很明白,一個勢力內部可以有競爭,甚至可以明爭暗鬥,但是紀家是有外敵的也就是自己以及整個蕭皇朝。

可現在看來,紀家內部也並非是鐵板一塊啊。

一個裝叉,一個神神鬼鬼的,實在是有些上不得檯麵。

趙瀟瀟微微一笑,說道:“我家主人就在裡頭,有什麼問題不如蕭帥您親自去問問?”

蕭策點點頭,抬腳便進去了,龍五也打算跟隨卻被趙瀟瀟攔住。

“龍副帥,我家主人隻說讓蕭帥進去,其他人不得進入。”

龍五虎目一瞪,有些不屑的說道:“什麼神神鬼鬼的玩意,就憑這樣也想攔住我?”

他可不敢放心蕭策一人進去,哪怕後者實力強勁,可這裡畢竟是敵人的地盤,萬一對方做出了些什麼手腳來那對於蕭策而言將很不利。

趙瀟瀟正想要開口駁斥什麼,裡頭卻傳來了一道聲音:“既然龍副帥也想進來,那便一同進來吧。”

這聲音中蘊含著某種特殊的魔力,就彷彿裡頭的那一位根本不害怕蕭策與龍五,甚至是有些不屑。

蕭策龍五一同進入石門之後,下一秒,石門便重重的關上了。

龍五稍稍推了一下,神情一變。

“老大,事情不太對勁,這不是石門,隻是外表偽裝成石頭,內部卻是,天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