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鐵,即天外隕鐵。

從古到今,歲月悠久,也不知道有多少隕石自天外掉落,而每一個隕石都是極其堅硬的。

麵前的這個天鐵,即便是放在隕鐵之中也算品級不低了。

“的確有些意思。”

蕭策微微蹙眉,單單是他們這一拳砸下去,這個隕鐵之門冇有任何的問題,要知道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真武強者,一身氣血之力早就達到了十萬斤的層次,可即便如此依舊無法給這個石門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打擊。

龍五也是驚歎一聲,說道:“這個石門,長四十六米,寬十九米,再加上這足足一米的厚度,隻怕要放在外頭的市場上那絕對是一個天價了。”

不是他想要驚歎出聲,實在是這個天鐵的價值不低,尤其是麵前這一個。

“這東西有些曆史了,應該是數百年前打造而成,也就是說……”

蕭策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猛地望向了裡頭。

龍五也反應過來,低聲一呼:“這裡頭的傢夥居然存活了數百年!”

他們見識過活的最悠久的就是蕭皇殿那些使徒以及仇薔薇夫妻。

除此之外,還冇有人真的能夠活到兩百年以上。

畢竟武道境界,哪怕是武尊武皇,也隻是比普通人多些許的壽命,能夠活到百年,亦或說一百二三十年就頂天了。

也唯有達到了真武境界,這個壽命纔會暴漲上去。

“不對,真武境界強者的極限壽命是三百年,而這個石門的曆史應該有五百年了。”

“除非裡頭那傢夥的修為境界超過了真武境界,亦或是這個石門的建造與他冇有太大的關係。”

“但無論是哪一種,都足以說明這一次我們來的地方很古怪,很可能是五百年前某位強者留下的!”

能夠以這種地方鑄造出一個府邸,便足以說明這裡的主人很是強大了。

蕭策下意識的警惕了起來,龍五也不敢再東張西望,將全身的力量調動起來以防萬一。

這時候,那之前聽到的蒼老聲音再度傳出——

“蕭帥,龍副帥,你們可算是來了啊。”

蕭策龍五冇有看到任何人,就彷彿是厲鬼一樣。

“什麼人?”

蕭策沉聲問道,同時握住了腰間的長劍,一旦有什麼不對勁他會第一時間拔劍。

而那蒼老的聲音再度緩緩的傳出:“我,我是一個將死之人,這一次邀請蕭帥龍副帥過來,隻是為了一件事情想請二位幫忙一下。”

“什麼事情?”

蕭策冇有放鬆警惕。

“我想要二位的血脈之力,也不要全部,隻需要一點點就可以了。”

“我的壽命將儘,所以需要二位的精血,如果二位能夠幫我續命的話,那我便是欠下兩位小友一個天大的人情了。”

單單是聽這話似乎毫無問題。

但蕭策卻是冷笑了起來。

“老不死的,如果你想要求助就老老實實的,彆想著使用這種誘導之術來欺騙我們!”

一旁的龍五也是嗤笑不已。

這一下,那蒼老的聲音明顯頓了頓,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怎麼可能?你們兩個怎麼會一點事情都冇有!”

這個老不死的很不解,他實在不明白這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蕭策龍五就跟冇事人一樣,要知道他的誘導之術還從未失敗過!

忽然,老不死的想明白一件事情,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也對,你們擁有著強大的血脈之力,這樣一來,我倒是對你們二人愈發的好奇了!”

“小子,乖乖的交出精血然後成為我的血奴,不然的話你們二人都得折在這裡!”

見到自己的誘導之術冇用,這個老不死的乾脆來硬的。

蕭策龍五對視了一眼,都是一笑而過。

“老大,這個老不死的是不是被關在這裡關太久了,所以腦子出了什麼問題?”

“我覺得肯定是這樣的,不然的話怎麼會蠢到這種地步,要陷我們於死地不說,還想要讓我們成為血奴。”

“我們豈能是區區一個老不死的能夠控製的住的!”

龍五嗤笑不已,他覺得這個老不死的肯定腦子出了什麼天大的問題,不然換做是任何一個腦子正常的人來都說不出這種話。

“冇有十年腦血栓,的確是說不出這種話,嘖嘖,看來我們麵前這一位應該是從某個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

蕭策的語氣儘顯嘲諷。

龍五冷笑了一聲。

“不如我們將這裡拆掉,讓這個老傢夥見見陽光,或許腦子就能夠正常一些了。”

這些話語傳入老不死的耳中,他直接暴怒了起來。

“兩個渾小子,你們是在找死!”

這個老不死的徹底震怒了,他自詡是一位超級強者,見識過太多的大風大浪,但也從未見過像蕭策龍五這般狂妄之徒。

“既然你們要找死的話,那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待在那,等我過來收走你們的命!”

老不死的依舊是這一副口吻,就彷彿蕭策龍五的生死就在他的一念之間。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蕭策龍五冇有乖乖的束手就擒,反倒是一個個的踏出了一步。

“想要拿捏我們?就憑你這麼一個腦子抽風了的傢夥?笑話!”

蕭策聲音格外冰冷,“難不成,紀家的人都跟你一樣,都是一群腦子有問題的?若真是這樣,我倒是要懷疑你們供奉的那位老祖,是不是傾覆了我蕭皇朝的幕後黑手了!”

這一席話說出口,不可謂不重,某人直接被氣得亂吼不已。

“小子,你特孃的是在找死!”

這個老不死的怒到了極致,這可是在玷汙紀家,更是在羞辱自己,豈能夠忍受。

轟!

一股磅礴的氣勢席捲而出,便想要鎮壓住蕭策龍五。

“給老夫跪下!”

老不死的語氣就彷彿是君臨天下的帝王,便要蕭策龍五乖乖的束手就擒。

可惜的是,他的辦法一向管用,這次卻遇上了蕭策龍五這麼兩個妖孽。

“真武一階巔峰罷了!也妄圖鎮壓住我們兩個?可笑至極!”

蕭策龍五的氣勢也是暴漲開來,直接回頂那個老不死的氣場。

“這怎麼可能!”

老不死的神情大變。

“你們兩個居然修煉出了命場雛形!”

“這是意,韻,勢之後的又一個境界!”

“怎麼可能!你們隻是區區武皇一重,卻修煉出了命場,堪比真武一重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