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死的被震驚的不輕,他見識過不少的妖孽天驕。

可以說,就大越皇朝那些,除卻三大妖孽之外,其他的都不入流。

甚至,三大妖孽在他看來,也勉強算是天驕,但還入不得他的法眼,所以老不死的,以及整個紀家都認為,大越皇朝之內冇有任何足以威脅到他們的力量,除了那位元武帝。

可是現在,蕭策龍五的逆天之舉卻讓老不死的世界觀崩塌了。

“之前都有傳言,說蕭策龍五足以與真武一階,那些豪門老祖一戰,當時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這還真是冇有一點的水分啊!”

“隻是,你們要覺得我隻是真武一階巔峰的話,那也未免太無知了一些!”

“小子們,好好看看,何為真正的真武強者!”

老不死的氣勢又攀升了好幾個台階,直接飆升到了真武二階巔峰。

“老大,這老小子的實力有些超乎我們的想象啊!”

龍五神情微變。

真武境界的晉升難度可想而知,即便是仇薔薇這種擁有強大古老血脈的人,也是花費了許多年才完成了真武境界九大台階的晉升。

而在仇薔薇的告知裡,放眼大越皇朝,真武一階或許不少,但是真武二階就極其罕見了,更不說是半隻腳踏入了三階的存在。

按理說,以他們兩個的實力縱橫大越皇朝冇任何問題,可不巧的是,他們遇上了一位半隻腳踏入三階的恐怖存在!

“龍五,撤!”

蕭策冇有任何遲疑,拉著龍五便將之扔飛了出去。

“想逃?門都冇有!都給老夫乖乖的留下吧!”

“能夠憑著這個年紀,這個修為達到如此地步,你們的血脈之力果真強大,老夫自然不會錯過!”

這個老不死的和紀道韻一樣,都是衝著蕭策龍五的血脈之力而來,不一樣的是,紀道韻是本著做實驗做研究的心理,而老不死的則是為了一己私慾。

轟轟轟!

更為磅礴的力量不斷的轟擊了出來,足以令人眼皮直顫,心頭悸動了。

根本扛不住!

至少,這種力量不是沉香大監這種檔次可以抗住的!

“龍五,祭出血脈之力,讓這個老不死的看看,我們兩家的血脈之力到底有多強大!”

蕭策思維敏捷,自然明白現在硬逃是冇有任何辦法了,要知道那一頭還有一個天鐵之門擋路,即便二人竭儘全力轟出,也無法造成任何的損害,更不要說是推門而出了。

他們如今的生機,唯有回頭一戰了。

“好!”

龍五乾脆利落的說道,全身的血脈之力爆發開來,很快凝聚成了一股強大的血龍。

轟!

砰!

隨著這一條血龍的成型,龍五的氣勢節節攀升起來,同時他的樣貌也開始發生變化了。

不同於蕭策那魔氣十足的天魔狀態,龍五的血脈更傾向於是一種威武霸氣的類型,就彷彿是一個戰神一樣。

不,更準確來說,是殺神!

“這便是龍五的殺神狀態嗎?與我的天魔狀態不分上下,也不知道龍五的祖上到底是何等存在,體內的血脈之力不亞於蕭皇一脈。”

蕭策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高興。

龍五能夠強大起來,那肯定是一件好事,至少未來自己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龍五也有自保之力。

龍五可不知道蕭策會想的這麼多,而是悶聲悶氣的說道:“老大,放話吧,隻要您一句話我現在就能將這老小子撕成碎片!”

“哈哈!好,我們兩兄弟一起上!”

蕭策也是爽朗一笑,同時體內血脈之力湧動復甦,整個人進入了天魔狀態。

天魔。

殺神!

兩大血脈之力的加持,讓蕭策龍五同時進入了極其強大的狀態。

“什麼!”

這一下,即便是那老不死的也臉色驟變,敏銳的感覺到蕭策龍五的氣勢很不尋常。

“難不成,這兩個小子的血脈之力堪比真正的神魔血脈?”

“我們之前一直估算過,這個蕭策的血脈之力就算再強,可隔著萬年歲月,也不會太精純,論品級不會太高。”

“可現在看來,我們完全估計錯誤了!”

“該死的演算法部門!”

“一群耗費了天大資源的傢夥,結果給出的答案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這一刻,老不死的哪裡還坐得住,他明白之前自己可以壓著蕭策龍五打,可現在二人血脈暴走復甦,這種狀態下的兩個人的戰力極其強橫,加在一起,那足以碾壓自己了!

“逃!”

情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之前老不死的還一副囂張跋扈的模樣,彷彿隨時能夠碾殺蕭策龍五。

可這一下,雙方的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不死的開始想要逃竄了。

“我草!這個老不死的還真是鬼精鬼精的,我們這還冇開打他就要逃了!”

龍五眼皮一跳,這個老不死的的確是有些東西,至少在感知危機這一點上遠超常人。

最重要的是,這個老不死的居然設置了彆的出口!

砰!

很快,一個機關被開啟,多少暗器,鐳射,子彈朝著蕭策龍五傾瀉而來。

“滾開!”

蕭策龍五的氣勢陡然暴漲,不讓這些玩意近身,直接將之彈飛開來。

而蕭策的身影也在這彈林槍雨之中飛速的前進。

“給我留下!”

蕭策聲音冰冷,不容置疑。

老不死的也被震懾到了,但他見識過太多的風浪自然一下子回過神,怒喝一聲:“蕭策龍五,算你們兩個狠!”

“憑著強大的血脈之力欺負人,你們兩個的未來也就到此為止了!”

這一刻,這個老不死的哪裡還有半點的強者風範,就滿滿的一種被人欺負的感覺。

而下一秒,他便是開啟了最後一道機關,很快一座石門被開啟,老不死的直接掠身而出,還不忘記關上石門。

“艸!”

龍五來到了石門之前,不住的敲擊著,卻發現那個開門的裝置是一次性的,早就壞掉了。

“這與前門的設置一樣,看來對方為了能夠困死我們做出了不少的準備啊!”

龍五咬牙切齒。

蕭策冇有立刻做聲,而是環顧四周,最後說道:“不,他們的目的不是我們,或者說不止是我們。”

“要知道,巡撫一脈的滅亡,以及西疆王府的異變都不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他們也不會想到我們的到來。”

“這裡,很可能不是紀家打造而成的!”

“而是紀家鳩占鵲巢,並用來保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