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高手雲集了起來,即便是這些身手不弱的宮女們也徹底心驚了。

“該死的,這群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不是說反對派的人大多被斬殺了,剩下的也逃離了烏孫國了嗎?”

這是王室得出的訊息,應該不會出現任何的差池,可眼下一看,這情況完全不對勁啊!

“嗬嗬,要不是因為你們王室有人為我們作假,我們又怎麼可能瞞天過海了?”

忽然有一道冷笑聲傳出,一眾宮女的麵色陡然一變。

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王室有人為他們作假?

可是,到底是誰才能夠操控王室的情報機構,為這群人作假了呢?

難道說!

有人忽然眼珠子瞪大,顯然是想到了什麼。

那一位,大王子。

可是,那一位不是很愛月公主的,僅次於烏孫王嘛,他怎麼會捨得對自己心愛的妹妹下手了?

他們都有些想不通,可這些高手們也懶得理會他們能不能想的通,一個個的便是圍殺了過來,以十幾倍之多的人數殺的這些宮女護衛一個片甲不留。

“管不了那麼多了!嬤嬤!快帶著公主殿下逃啊!”

有人怒吼了起來。

她們實力不錯,可麵對這麼多的人也是有些扛不住了,除非現在來一位武皇巔峰,半步至強!

“笑話,放眼我們整個烏孫國,武皇巔峰,半步至強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強者中的強者,他們怎麼可能會過來救你們,所以一個個的就乖乖等死吧!”

有人獰笑著,彷彿下一秒就能斬下這些宮女的人頭。

而他們也確實是做到了。

就隻剩下那個高階武皇修為的嬤嬤帶著月公主快速逃離,根本不敢在此地逗留一步。

該死,該死!

這些混蛋,他們到底是想要做些什麼!

這一刻,這位嬤嬤徹底想不明白了,那位大王子是為了一己私慾,就因為被剝奪了王位繼承權就要對月公主下死手?

那麼過去的種種疼愛,寵溺,那又算得上是怎麼一回事了?

嬤嬤心中萬般的不解。

可就算她再如何的不解也無法解決掉眼下的境況,那些反對派的殺手們再度衝了過來,完全冇有要就此放過月公主的意思。

月公主也早被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乃至是一個字了,就這麼沉默著。

良久後,嬤嬤終於有些扛不住了,緩緩的將月公主放下來了。

“公主殿下,這些人死死的咬住我們不放,我們現在根本冇有能力與之抗衡了。”

“現在,您就自己逃吧,我去吸引他們!”

嬤嬤目光堅決的說道。

她已經想到了一個辦法,利用自己擅長的遮蔽之術製造出一些幻象,從而欺騙到所有人。

一想到這裡後,月公主的麵色泛起了極大的變化。

她深深的看著自家的嬤嬤,不可思議的說道:“嬤嬤,您不跟著我走嗎?”

她不願意放棄這位嬤嬤,這可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人啊。

嬤嬤看著這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也是苦笑了一聲,緩緩的說道:“公主殿下啊,嬤嬤老了,已經跑不動了。”

“這些年承蒙娘娘和駙馬爺的厚愛,纔有幸擁有瞭如今的修為境界,從一個農婦成長為一方強者。”

“但是,今天這一幕實在是太過凶險了些。”

“嬤嬤我必須以身赴仁,隻有這樣才能保全公主殿下您的性命!”

嬤嬤眸中的冷厲之色愈發濃鬱了,她已經下定了決心,下一刻便一把將月公主推了出去,看呆了月公主。

此刻的月公主在倒飛出去的那一刹那,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抓空了。

因為方纔那嬤嬤已經施加了不小的力道,直接讓月公主整個身形不受自己的控製了,瞬間便跌落了下去。

當這一幕發生過後,更多的人都是一陣陣的目瞪口呆了起來,他們即將麵對的是怎麼樣的一個狠人。

冇錯!

嬤嬤此前說要用幻術來對付這些人,無非是欺騙月公主的話,她真正的目的是要與這些傢夥們同歸於儘。

轟!

隨著一股磅礴的氣息爆發開來,無數的人都深深的感知到了莫大的壓力了,因為這個嬤嬤的氣息是在不斷的上升翻滾著。

“這,怎麼可能!”

有人驚撥出聲了,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此刻這一位嬤嬤居然會如此的不畏死亡,大有要赴死的架勢!

轟轟轟!

一股股磅礴的力量爆發而出,很快便鋪天蓋地了一路,無數的人都深深的感覺到了壓力。

什麼情況!

眾人都有些不解,不太明白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下一秒,一股更令人窒息的強大力量轟出,看這一次總算有人看明白了。

“該死,這個老太婆是想要兵解!”

一一個人驚撥出聲,更多的人一聽這話頓時汗毛豎起。

我草,我草!

這個該死的老太婆,也未免太拚了吧!

居然想要兵解了!

而更多的人則是顧不得發牢騷了,紛紛開始逃竄,根本不敢在此間逗留一步了。

轟轟轟!

無數的人紛紛的開始逃竄了起來,他們根本不敢在此間停留一下,因為兵解的力量實在是太驚人,這是在自爆的節奏,哪怕是修為高出這嬤嬤之人,也註定是會身受重傷的。

嬤嬤看著這些逃亡的人,眸中逐漸泛起了陣陣的瘋狂之色。

“哈哈哈,逃吧,逃吧!老太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們這些該死的傢夥是否能夠逃的掉啊!”

此刻的嬤嬤瘋狂獰笑了起來。

他們渾身的氣息都是開始節節攀升了起來。

一股股更為驚人的力量升騰而起,但更讓人無法置信的是,此刻的嬤嬤明顯是被刺激的不輕,按理說早就被活生生的疼死了,可是這個傢夥卻是冇有絲毫的轉變,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該死,這個老太婆!”

有人怒罵著。

而遠方的月公主卻是哭成了淚人,她已經失聲,喉嚨徹底啞了。

嬤嬤,死了!

月公主也徹底絕望了,因為在嬤嬤兵解後,有些逃出來的人又折返過來對自己展開廝殺了。

嬤嬤,白死了!

這是月公主的唯一念頭了。

這些追兵也是這麼認為的,但可惜的是,他們都算計錯誤了,因為下一秒便有一道身影徐徐的走了出來。

是蕭策!

還有一人。

龍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