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的突然出現,令全場的人麵色陡然一變。

“蕭策!”

有人驚撥出聲,現在是個人都認識蕭策了,畢竟這個傢夥實在是太狠辣了一些,做出了不少令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更不要說是這些反對派的貴族了,在他們看來就是這個蕭策害的他們一個個淪落到了今天這一步。

瞬間,所有人看著蕭策,那牙齒都是咯咯咯的響著,恨不得現在就將蕭策撕咬的粉碎開來。

然而,蕭策的麵色顯得頗為平靜,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隻是冷漠的看著這些傢夥幾眼,旋即輕笑一聲:“一群人欺負一個小女孩,還真是好意思啊。”

他很看不慣這些以多欺少的傢夥們,尤其欺負的還是一個女人。

何況,這一切都與月公主無關!

這些人不敢找自己的麻煩,也不敢去找烏孫王的麻煩,便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個少女的身上,還真是一群不折不扣臭不要臉的玩意啊。

而聽著蕭策的話,一群人的臉色愈發陰沉了下來,他們深深的看著蕭策,說道:“蕭策,我們不想與你為敵,哪怕是你害的我們家破人亡,淪落到瞭如今這一步,我們依舊不想與你為敵。”

“我們如今是要報複那位烏孫王,所以這件事情你就彆插手了,不然的話彆怪我們不客氣!”

這些人自認為是將話說的很到位了,這個蕭策要是識趣的話就應該乖乖的滾蛋。

然而!

“嗬嗬,還口口聲聲說不願與我為敵,可笑,你們是不願,還是,不敢?”

蕭策不屑的說道。

一旁的龍五也是冷笑不已,這些傢夥真是太不要臉了,明明是一個個的不敢與自己二人為敵,就是怕死,卻還要將話說的這麼好聽,不是不要臉還能是什麼呢。

聽出蕭策的意思,其他的人的麵色愈發的難看了起來,他們也意識到事情變得很古怪了,要是這個蕭策真的執意要插手此事的話,那麼他們還真是要好好考慮一番了,畢竟眼前的這個蕭策龍五可不簡單,一身戰力儼然是達到了真武級彆!

當然,哪怕他心中再如何的恐懼,可是他們依舊是要裝叉一番。

“蕭策!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們這麼多人加在一起,便是咬也能咬死你,你們這些傢夥是真的不足為懼!”

不得不說,這個叉,這些人裝的那叫一個滿分。

蕭策也是不得不讚歎了一聲,緩緩的說道:“倒是有些意思啊,可惜,你們裝叉裝的再厲害,也終究是一群不入流的玩意,既然你們口口聲聲說能咬死我們,行,一群狗傢夥們,快點過來與本帥一戰!”

蕭策的語氣顯得是那麼的雲清風淡,他可不想和這些傢夥囉嗦太多,既然想要找自己的麻煩,可以,但是也得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有這個本事。

一群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他們本是想要恐嚇一下蕭策,想著將對方嚇退,可哪裡會想到這個蕭策是真的軟硬不吃,就執意要插手此事。

該死,該死,該死!

他們都恨恨的看著蕭策,旋即一個個的緊緊握住了拳頭。

“既然你們想要死,那麼就試一試吧!”

他們這一次過來,自然不是冇有任何的準備。

“上,毀滅炮!”

很快,一挺大炮被抬了過來,這是一個全自動,看起來很具備科幻感的大炮,如果是尋常的真武強者看到這一挺大炮隻怕會被驚出一身冷汗,因為這個玩意帶給人的恐懼感實在是太大了一些。

但是,蕭策龍五冇有退,可也微微眯眼。

這個玩意,算是他們從大夏一路走來,看到過的最有意思的一門武器了,即便是他們二人也有些危機感了。

“是西斯國的玩意嗎?”

蕭策自言自語了一句,而對麵的反對派強者則是嗤笑了一聲,彷彿是在迴應蕭策一樣。

“蕭策,你冇猜錯,這就是西斯國研製出的,單兵作戰類最高明的武器,當然,為瞭解決掉你,我們特地準備了這麼一門大型的,就是防止我們人工操作無法鎖定住你!”

“這可是除了天災武器外,如今整個西域乃至是大越皇朝最強大的幾種武器之一,可不是你能夠抗衡的住的!”

其中一人很是得意洋洋的說著,不知道的人怕是還以為這玩意是他們製造出來的。

但他的話也提醒了蕭策一句。

是啊,他一直注重的都是個人武力,卻忽視了熱武器的發展,隻怕大越軍中也有不少強大的武器,還有西斯國也是一樣。

不說彆的,單單是天災武器,那就很不簡單啊。

天災武器是一個統稱,但凡能夠達到天災級的武器那威力都是無法想象的,足以毀滅掉數個城市乃至是一個小國。

這正常意義上來說,都是震懾武器,正常人和國家都不會輕易動用,但也說不準了。

萬一,那西斯國的人一火大,直接朝著烏孫國來一發天災級武器,那烏孫國即便不滅隻怕也將元氣大傷了。

自己也是絕對擋不住的,彆說是真武境界了,哪怕是天武境強者對上天災級武器都需要小心翼翼的!

“我之前的確是太過忽略這些玩意了,現在一想,我還是需要小心翼翼一些,要是真的被這個命中了,那不是殘不殘的問題,是註定要死的了。”

蕭策想了想,很快目光又回到了那毀滅炮身上,這玩意帶給人的威脅也不小,即便是真武強者怕是也很難無視這玩意帶來的威脅。

看出蕭策有些忌憚的模樣,對麵的一群傢夥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本是想用這玩意來要挾烏孫王的,卻冇想到現在用在了蕭策的身上,也好,反正是遲早要用到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直接弄死蕭策!

越是這麼想著,他們的麵龐上的狂熱之色愈發明顯了,而蕭策也是靜靜的看著他們,良久後嘴角才微微上揚了起來。

“我還真不見得會怕。”

對麪人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不屑的說道:“蕭策,你就彆裝模作樣了,就憑你們還擋不住這個玩意,正好,解決掉了你,那西斯國肯定會很高興,我們想要在西斯國獲得一定地位也相對容易一些,所以,蕭策,就用你的性命來成全我們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