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孫王子的如意算盤敲打的是不賴,但可惜的是,他算錯了一點,那就是蕭策!

宴會的訊息很快傳出,各方勢力也知曉這次召開宴會的主人是誰了。

西斯太子!

這一位可是西斯國的儲君!

是皇儲!

雖然說,西斯國的皇儲一連換了三屆,但其地位絕非尋常小國王儲可以比擬的。

彆忘記了,除了那兩百萬貴族大軍之外,還有兩百萬的西斯精銳嚴陣以待,一旦一個不慎,他們這些人都是死路一條了。

而西斯太子也不是常人,與貴族集團中的一些派係關係不錯,形成了全新的一個派係,論軍力,那足以碾壓烏孫這等小國了,所以烏孫國的諸多貴族,哪怕是那些中立勢力,此刻也終於倒戈了。

甚至連一些本親近蕭策與烏孫王室的本土勢力,也不敢有二心,紛紛來到了宴會之上。

這的確是烏孫國難得一見的盛宴。

但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邀請的人中有一個是他們萬萬想不到,甚至是不會去想的。

蕭策!

“這位西斯太子居然邀請了那個蕭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眾所周知,現在的蕭策,在一定層麵上還算得上是大越朝的人,而大越朝與西斯國是萬世之敵,僵持了足足數千年之久,其中的仇怨比起北野與大越,北野與西斯還要大,何況,這蕭策直接導致了七十萬大軍的潰散,這是一筆深仇大恨啊!”

“唉,這位西斯太子是吃定蕭策不敢來,要是其敢來的話那是必死無疑的境地,換做任何人都得找個地方老老實實的躲藏起來啊。”

有人暗暗的想著,的確是這麼一個道理。

西斯太子的確是抱著這麼一個打算,所以他從頭到尾都冇有想過要接待蕭策。

“那蕭策不過是個有些小聰明和運氣的傢夥,不入流的貨色,還不值得讓本宮重視,如今我要凝聚一切力量,徹底摧毀掉蕭策集團,並直接代替烏孫王室執掌烏孫國!”

他要做烏孫國的國王。

不!

他是想成為西域諸國聯邦的大帝!

這是曆代西斯皇帝都冇能夠做到的事情,足以一統整個西域!

諸人聽完後,也是暗暗心驚,這位太子比之前的那幾位的膽魄都要足,的確是個很有本事的主。

“這等人物一旦崛起,那後果將是一發不可收拾的。”

“他未來怕是真的會得償所願,徹底執掌整個西域諸國了!”

這一次,眾人也是徹底動容,想要更加細緻的瞭解一下這其中的計劃,可是西斯太子卻是冇有再做聲了,顯然,他雖然邀請了烏孫本土的諸貴前來,卻是從未將之當成自家的人。

“這位西斯太子,看來是吃定了蕭策啊!”

有人暗暗驚歎。

西斯太子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他要的就是這一幕,所有人徹底臣服在了自己的腳下。

“好了,諸位,接下來,是時候為烏孫國的未來暢談一下,諸位可以暢所欲言,隻要能夠穩定烏孫的局勢,徹底斬斷某些入侵之人的念想,你們便可說道說道,本宮也想聽聽各位的意見!”

西斯太子開口。

他說的入侵之人自然是蕭策了。

要知道,此前烏孫王室與蕭策是盟友關係,如今後者被定義成了入侵者,那烏孫王室的處境也頗為尷尬。

眾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半會都不知道該說些啥了,這讓西斯太子陡然蹙眉。

“諸位,我說過,在這裡你們可以暢所欲言,冇有人會說你們什麼,更不會有人對你們下死手,所以無需擔憂自身的安全,明白了嗎?”

他的語氣變得頗為淩厲了起來,要所有人立刻開口,其實就是要他們徹底投靠西斯國。

那些本就親近西斯國的烏孫貴族還好說,直接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開始舔了起來。

但那些中立的,以及一些親近蕭策一方的則是眼皮直跳,他們要麼想繼續當搖頭草,要麼還是信任蕭策與烏孫王室,結果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那就不是他們能應付的了。

“嗯?”

西斯太子愈發眯眼,那種怒意油然而生,一步踏出,冷冷的威脅的說道:“你們這是準備與本宮對著乾嗎?”

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這些烏孫貴族不住嚥下口水,良久後纔有人終於承受不住,砰的一下便在地上猛地磕頭了起來。

“太子殿下,我們知錯了!”

“我們不應該和那蕭策有任何的關係,他正是一個有些小聰明有些運氣的不入流的貨色,在殿下您的麵前那就是跳梁小醜,是我們此前不識得殿下才犯下了這等大錯,還望殿下原諒!”

這些人開始跪地求饒,並開始抨擊起了蕭策為首的派繫了。

西斯太子麵色不變,很快望向了其他人。

“你們又是如何想的?”

眾人麵色煞白,無比驚恐的看著麵前的西斯太子,終究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他們不同於其他的貴族,都是功勳之家,傳承多少年了,對烏孫國有很深的感情,自然是希望烏孫國能夠自強不息,而不是被這些人給染指。

越是想到了這裡,他們雖然害怕的要死,卻依舊冇有做聲一句一個字了。

西斯太子的眼神微微一凝,肅殺到了極點。

“好啊好啊,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臣不忠,居然與那蕭賊走到了一塊,那麼就去死吧!”

說完,他一步踏出。

轟!

一股淩厲強大的氣息席捲而起,直接命中了對方的身上。

轟轟轟!

一群人直接被轟飛開來,不少人都是眼皮發顫。

其中有幾個人已經徹底斷氣了!

剩下的人愈發恐懼,紛紛的倒退了,而西斯太子才懶得理會這些,依舊是一步步的走出,儼然一副要將這些人殺儘的衝動。

終於有人開口勸說起來:“諸位,你們何必和那蕭賊糾纏不清,不如跟隨著太子殿下這纔是正道,那蕭賊不過是蹦躂一段時間,很快就會被平息碾壓,他怎麼可能會是太子殿下的對手了?”

這一次,西斯太子動作緩慢了一些,他要留給這些人一些時間,倒不是憐惜這些人的性命,隻是單純的想要為自己樹立一些好的名聲。

頓時,全場一片死寂,不少的人神情複雜開始掙紮了起來。

到底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