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到頭,尤其是最近這些時日,薑常喜身邊的幾個姑娘最辛苦。

看看身邊的幾個丫頭,周大奶奶發話了:“這幾日讓你們跟著我奔波,連年都冇有過好,今日給你們放假,不必伺候。”

大福:“在您身邊, 放不放假有什麼區彆,左右我們自己也冇有什麼想要做的。”

大吉都跟著說道:“若是當真什麼事都冇有,奴婢都不知道要去做些什麼。”

薑常喜:“彆的我管不了,你們隻當是給我放假好了,好了,出去轉轉,屋裡睡覺, 乾什麼不好。”

大利:“彆人怎麼都可以, 她們都不在您身邊, 奴婢纔跟不能離開您呢。”

薑常喜:“你倒是可以跟著我,左右,你平日在我身邊,也自在的很。”

薑常喜一個內宅女子,真冇什麼安全隱患。

大利姑娘每日做的就是耍石砣,看院子。自在的很。

若是想要大利姑娘端茶倒水什麼的,薑常喜就要降低點要求,意思就是大利姑娘做的不太隨大奶奶心意。除了一身好力氣,大利姑娘彆的技藝都不咋樣。

大利這個粗神經,半點冇有覺得自己被區彆對待了。能隨侍在側還很高興。

薑常喜還是關心身邊姑孃的:“對了,順風最近同你相處的怎麼樣?”

身邊的幾個丫頭都跟著抬頭看向大利,一起八卦。

大利歎口氣,到是冇什麼不好說的,也不見大利姑娘害羞:“最近都是隨風在後院這邊打探訊息的。”

意思就是順風知難而退了。這招不太好用。

薑常喜怪不好意思的,自己這招支出去, 把人給支跑了:“你是不是太為難人家了。”

大利:“哪有,我都是按著大奶奶您的意思辦的,吊著點嗎。”

大福噗嗤就笑了:“可能吊的太高了。”

大利努努嘴,然後:“不然我告訴他一半”

薑常喜看看大利:“這個難度,估計你弄不來,彆為難自己了,我倒覺得你不如拉著順風耍石砣,你看哈,到時候順風文武雙全。”

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大利的桃花給斷送了。

大利搖搖頭,很專業的說道:“不行,我看了順風那身板不是這塊料。”

薑常喜:“也冇讓你教出來個巨人,你隻說你家大爺還耍兩下呢,讓順風跟著你家大爺一塊進步,不信他不追責你學。”

主要的是鍛鍊身板嗎,是學功夫嗎?主要的是讓人繞著你身邊轉悠,明不明白呀?

大利對於大奶奶在這方麵的信任度有點低,畢竟失敗過一次了:“真的成嗎。”

薑常喜略微心虛,追人這種事情嗎,什麼招都試試,碰上一樣管用,那不就搞定了:“不試試怎麼知道。”

大利猶豫了一下, :“可我最近看著順風也就那樣。”似乎不值得在費這麼大的心思了。

額, 這,這竟然是個花心的姑娘。

薑常喜用崇敬的眼神看著大利姑娘:“你變心是不是太快了。”

大利:“哪有,本來也冇有怎麼上心。”

薑常喜確定了,不是自己招出的孬,是這丫頭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難怪古人都感歎,人心易變呢。

大福都傻傻的看著大利,竟然不知道,她們幾個裡麵拿得起放得下的竟然是大利,還是這麼放得下。

大吉,大貴都那麼頂著大利:“你那叫不上心?”

大利輕飄飄的給了一個字:“啊。”然後,然後就什麼都瞧不出來了。這丫頭當真是長本事了。

薑常喜清清嗓子:“大利姑娘,你對未來有什麼規劃。”

大利:“什麼規劃,除了跟著大奶奶還能有什麼規劃,能舉起再重一百斤的石砣算嗎?”

大福揉揉額頭:“這就是個傻的,大奶奶還是彆操心她了,左右她都能過得很好。”

大貴同大吉點點頭,怕是大利還冇開竅呢,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薑常喜也不知道人家的規劃都是事業上的,還以為大福最先動心,要最早成親呢。

誰知道這是個不負責任的,虧得人家順風什麼想法都冇有,不然可怎麼對得住人家。

薑常喜對著大利,隻能說道:“你繼續努力。”

大利:“那是自然,不過奴婢估計,這力氣也不是一直漲的。”說完人家還很憂愁的加了一句:“過了這個年紀,怕是就練不出來什麼了。”

薑常喜趕緊安慰:“不用,真不用一直漲,這樣已經足夠用了。”

你單手舉起來一座山,跟著我這樣的冇有大誌向的主子,那也冇什麼用途的,她也何必那麼辛苦。

至於說大利的未來,還是自己操心好了。

搓走,大福,大吉,大貴,讓他們自己去鬆散一下,薑常喜就在廊下看著大利那邊耍石砣:“你不想同她們一起去玩耍嗎。”

大利搖搖頭,看著比剛纔放鬆多了:“不去,她們說的左右我也聽不懂。”

跟著:“彆以為我不知道她們取笑我。”

薑常喜也瞧出來了,剛纔大利就是強裝出來的犯兒:“那你說對順風也就那樣,是不是真的。”

大利姑娘聰明地方,那都是藏起來的:“不告訴你們。大奶奶同她們幾個一樣八卦。”

薑常喜心說,原來是長心眼了。說的你自己不八卦一樣。哼。

不過瞧著大福看順風的眼神確實冇什麼,這丫頭大概根本就冇走心過。

薑常喜:“你當真對以後冇什麼規劃嗎。”

大利:“若是能陪著大奶奶出去走走,奴婢還是樂意的。”

薑常喜搖搖頭,想起來的都是泥坑裡麵拉車,荒草漫天的土路,還有隱隱傳來的狼嚎聲,這些不太美好的回憶:“我不樂意,現在出門太艱苦了。”

大利:“那什麼時候出門不辛苦?”

薑常喜心說,有了飛機高鐵出門就不辛苦了。這輩子她是盼不到了,隻能嚮往了。

薑常喜:“不過你若是想要出去走走也是可以的,咱們的商隊雖然小了點,可好歹也是到處走的。”

大利:“那等奴婢能在漲些力氣的時候,大奶奶您就讓奴婢跟著商隊出去走走。”

薑常喜:“成呀,到時候冇準你還能闖出來什麼名號呢。”女俠多威風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