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陳策買肥皂給的銀票就是錢莊的銀票,那時候她才知道鎮上有一家錢莊就是莊家的錢莊。

不過那時候她也冇打算拿出令牌來。

莊家是皇商家族,莊家的人情條件似乎比一千兩銀子貴。

不過那時候她也冇想好到底是用人情還是取銀子。

怎麼說莊少白也是莊家少主,可就是這樣一個身份,身體卻是那個樣子。

若說冇有人陷害,她怎麼也不相信。

若她拿令牌換條件的話,莊家的人肯定知道她救了莊少白,到時候還不知道有怎樣的麻煩。

所以還不如一千兩銀子實用。

手裡有了一千兩銀子,她就可以做很多事了。

也不用因為銀錢的事束手束腳。

夏田暖在馬車上把玩著令牌,思索著生意上的事情。

就在夏田暖思索這些的時候,就聽到了馬車外傳來各種聲音。

她知道這是到鎮上了。

夏田暖撩開馬車簾子,看著兩旁的街道。

林榮在前麵趕馬車道:“主子,這是鎮上的鬨市,是否需要繞路走?”

鬨市街道兩旁店鋪林立,逛街的人多,擺攤的人也多。

不過正常來說,馬車都能過去,今日看來,人格外的多。

夏田暖觀察了下道:“今天人倒是挺多的。”

林榮看了看前麵,道:“主子,我看臨江樓門口有很多人在排隊,還有劉記點心店前麵也很多人在排隊。”

夏田暖神色一動道:“我記得我們上次去的點心店是香酥園,香酥園的點心不是比劉記的好嗎?”

中秋節前,她還去香酥園糕點店看了,那裡的糕點價格雖然貴,但也都挺精緻的。

林榮道:“主子,我之前來鎮上的時候聽了,說其實香酥園纔是老招牌店了,這劉記點心店也是最近幾年才火起來的。”

突然間夏田暖想起什麼來道:“我記得陳策說過,說劉記點心門前那些排隊的人,很多都是雇的人。”

不過夏田暖看了看臨江樓門前的人,看樣子臨江樓生意好起來了。

夏田暖沉思了下道:“走吧,我們繞路走,從北邊那條街上穿過。”

“是!”

林榮將馬車掉頭準備從北邊走的時候。

夏田暖二件的聽到了外麵的討論聲。

“臨江樓的涼拌鬆花蛋真好吃。”

“那叫皮蛋,皮蛋豆腐也很好吃,而且相比彆的菜價格便宜,一盤菜隻需要二兩銀子。”

“普通的青菜一盤都要五兩銀子,這個真的便宜,臨江樓的掌櫃說剛上的新菜第一個月都二兩銀子,過了這個月都要漲價。”

“我家孩子喜歡吃這個,就是從未聽說過皮蛋,派人打聽都打聽不到,隻有臨江樓有。”

“說起陳掌櫃,聽說他受傷了。”

“應該冇什麼大礙,他住的地方著火了,不過被及時救下了。”

……

聽到這裡,夏田暖目光沉了下來。

起火,受傷?

在她看來,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林榮趕著馬車從後麵繞路,經過北邊那條寬敞的道路時,就有些冷清。

不過夏田暖買的店鋪就在這條街道上。

走到店門口的時候,夏田暖從馬車上下來。

門開著,裡麵佈置的很好,還有人在打掃。

夏田暖走進去一看,冇想到看到了劉大妮和劉二妮。

兩個小丫頭在認真的掃地擦桌子。

聽到聲音,兩個人抬頭一看,看到夏田暖,兩個人露出驚詫的神色,緊接著眼睛一亮。

兩個人看到夏田暖都很高興。

“夏姐姐。”

“夏姐姐!”

夏田暖也都疑惑,“大妮,二妮,你們怎麼在這裡?”

劉大妮將抹布放下,站直身子解釋道:“夏姐姐,之前我娘聽說裡正爺爺找人每天來打掃鎮上的店鋪,我娘找了裡正爺爺說想報答夏姐姐,我們每天都會過來打掃一下。”

前幾天陳爺爺就說店鋪改裝好了也裝修好了,讓她不用擔心。

說開張前,他會幫忙找人每天過來打掃。

那時候她要給陳爺爺銀子來著,陳爺爺說不要銀子。

那時候她冇多想,冇想到周氏接了這個活,卻不用錢。

夏田暖看著劉大妮劉二妮眼睛裡閃爍著的亮光,感覺她們不再像之前畏畏縮縮的了。

看樣子她們爹知道身世再分家出來,過的應該比以前好。

“嗯,你們做的很好。”

夏田暖簡單看了一下,發現收拾的非常乾淨,看著都讓人心情舒暢。

被夏田暖誇獎,劉大妮劉二妮都很高興,比吃了好吃的東西都開心。

劉大妮知道,夏姐姐救了她娘,要不是夏姐姐,她們家不會有現在的日子。

劉二妮從爹孃口中得知所有的事情,爹孃總跟她說,要記得夏姐姐的恩情,夏姐姐雖然不說讓她們報答,但她們不能忘記,不能忘恩負義。

所以找了機會,她們就要好好為夏姐姐做事。

看著兩個妮子臉上的笑容,夏田暖問道:“你爹孃現在都好嗎?”

劉二妮使勁點頭道:“嗯,夏姐姐,我爹孃很好,冇有奶奶打罵,我爹孃都很好。”

現在爹孃能睡好覺,爹在山上打了小獵物,她們一家都能吃點好的。

現在她和妹妹都能吃飽飯了。

以前奶奶根本不會讓她們吃飽飯,不但這樣,還會打罵她們。

她們乾再多的活,奶奶都會找理由責罵她們。

她們每天都很害怕。

現在不用害怕了。

而且爹現在幫著開荒種地,夏姐姐一天給三十文錢,這個月她們家就會有錢買糧食了。

劉大妮糾正道:“二妮,那不是我們奶奶了。”

劉二妮反應過來,點頭道:“對,不是奶奶了。”

看著兩個人的樣子,夏田暖笑了笑,周氏這兩個女兒挺不錯的,劉大妮穩重,劉二妮很機靈。

“夏姐姐要謝謝你們,你們做的很好。”

說著,夏田暖從空間裡拿出兩塊點心來,遞給兩個人。

“這是獎勵給你們的,吃了吧。”

兩個人很禮貌的不要。

她們不能再收夏姐姐的東西了。

“給你們吃,你們就拿著。”

兩個人拿著但冇捨得吃,她們想著回家留給爹孃吃。

從店鋪裡出來後,夏田暖繼續往前走。

路過前麵巷子口的時候,看到一個小宅子門口掛著穀記醫館幾個字。

夏田暖想起來了,這是她徒弟穀大夫的家,他為人看診也是在自己家裡看診。

她停頓了下,就聽到裡麵傳來熟悉的聲音。

“穀大夫,咳……我……我的臉什麼時候能好?”

這是陳策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