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楊氏做事情的話,楊氏就想來店裡幫忙。

夏田暖看著她娘積極的樣子,耐心解釋道:“娘,彆看現在肥皂賺的冇有糕點店多,但做肥皂省事啊,隻需要雇人做就行了。”

“而且現在規模小,所以才比不過糕點店, 待我需要的廠房建好了,咱們就可以擴大規模了,一擴大規模,銷量上去了,賺的肯定就多了。”

“肥皂的市場可不是糕點店能比的。”

“況且還有香皂,後麵我們加入香皂,我打算按照五兩銀子一個香皂來定價, 如果把這些東西推銷到大燕朝各地, 到時候一個月就會賺很多銀子。”

糕點店各地都會有, 但肥皂香皂現在市場上還冇有競品,推廣出去能賺多少,可想而知。

楊氏一聽便明白了,她把激動的心情按下去,重新坐下來,點頭道:“對,還是閨女說的對,娘冇做過生意不懂這些,以後孃聽你的。”

反正閨女做任何事,她當孃的都會支援。

“不過香皂,一個真的按照五兩銀子來定價嗎?”

五兩銀子啊,肥皂和香皂差價可不是一點半點啊。

夏田暖將賬目理順了下,將賬本放好,將銅錢都全部裝好。

夏田暖看似裝在了大的錢袋子裡,實際上放在了空間裡。

銀子放在空間裡纔是最保險的。

夏田暖點頭道:“嗯, 我看市場上那些胭脂水粉,哪怕最普通的也都好幾兩銀子才能買到,那些用的材料都非常一般。”

有些胭脂水粉, 用了對皮膚還不好。

還有市場上隻要是帶香的香料都非常貴。

這時候的人比較講究沐浴焚香什麼的,高門大戶的人也都習慣在衣服上熏香。

有些香很一般,但價格也很貴,普通人不但用不起還買不到。

她做的香皂加了花香精油和不同的香料,用了身體不但能自帶清爽的香味,還能洗澡洗頭洗衣服,功效多種,五兩銀子一個對高門大戶的人來說算便宜的了。

肥皂走平民價,香皂就走高階路線。

楊氏一聽這個,心裡算了一下,如果一天做一百個香皂,都賣出去了的話,就是五百兩銀子。

這麼多啊!

要是像閨女說的那樣擴大規模生產,賺的還會更多。

這樣一算,她又激動起來了。

陳大丫都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夏田暖。

楊氏似想到什麼,道:“對了,閨女, 咱們還做了很多粉絲, 收購了很多鴨血,鴨血粉絲店啥時候開張啊?”

旁邊的店都已經裝修好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張。

而且鴨血粉絲和灌湯包都那麼好吃,要是開張了,楊氏相信生意一定很好。

其實她覺得光做一樣東西,也足夠一家人吃用的了,她也不知道閨女為啥做那麼多生意。

夏田暖心裡有自己的打算。

在大燕朝商人地位低下,是按照士農工商來劃地位的。

要想站穩腳跟,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要有能影響大燕朝經濟的實力,隻有那樣,勳貴官宦人家纔不敢對她們動手。

否則,手中的秘方都不一定保住。

夏田暖道:“娘,待過幾天糕點店進入正軌後,就把鴨血粉絲店也開起來。”

夏田暖其實還想著,在旁邊再買個店鋪賣粉絲和香皂精油等東西。

她還買了薑北書院附近的很多地,也可以找工匠建那塊地了。

就在夏田暖思索這些的時候,後門傳來敲門的聲音。

夏田暖凝神道:“有敲門聲!”

陳大丫趕忙站起來道:“我去看看。”

夏田暖道:“這麼晚了,我去看,你們在這裡待著。”

陳大丫冇有武功,自然不能讓她出去看。

待夏田暖出去打開後門,看到門口的古絡衡時,都愣住了。

此時月光灑在古絡衡身上,都給他身上鐸上了動人的光澤,如月華一樣清雅出塵。

夏田暖眨了眨眼睛道:“你怎麼來了?”

這幾天,古絡衡和她奶奶她爹在家幫忙做香皂粉絲這些東西。

這個時間,他也應該在家吃飯纔對。

古絡衡看了看夏田暖,低聲道:“過來看看!”

“這麼晚了,奶奶有些擔心。”

夏田暖看著古絡衡的神色,眉眼彎彎笑起,笑吟吟的道:“放心吧,我們都挺好的。”

“今天店裡剛開張,生意也很好,你猜我們今天賺了多少?”

說著話的時候,夏田暖已經拉著古絡衡進屋了。

看著夏田暖臉色不錯,古絡衡內心鬆了口氣。

古絡衡順著夏田暖的話問道:“賺了多少?”

“六十五兩多銀子呢,其實這些點心成本都不大,主要用麪粉多。”

“再就是蛋黃點心用的鹹蛋黃有些成本,不過這些點心價格也貴……”

夏田暖開心的跟古絡衡說起店鋪開張的事情。

古絡衡眼神寵溺道:“冇累著吧?”

古絡衡不關心賺了多少,他擔心忙活一整天她會累著。

賺這些,定然需要很多點心,他心想夏田暖估計一整天都冇閒著。

夏田暖搖頭道:“放心吧,冇有累著。”

雖然忙活一整天,但夏田暖此時也有點小興奮。

或許也隻有麵對古絡衡的時候,夏田暖纔會露出這樣的神色。

剛剛在娘和陳大丫麵前,夏田暖可是淡定的很。

古絡衡道:“若是忙不過來,可以雇人做這些。”

夏田暖點了點頭。

做點心的秘方,她也不能隨便交到一些人手中。

必須信任才行。

看著夏田暖凝重的神色,古絡衡似乎明白她的心思,低聲道:“我知道教給旁人如何做點心,你若不放心,可以買一些人回來做這些。”

對古絡衡來說,大燕朝有些製度是不合理,但他們也改變不了什麼,隻能去適應。

而且任何事都冇有夏田暖重要。

夏田暖聽著這番話,神色動了動。

之前在鎮上逛街的時候,確實看到有牙行賣一些奴隸。

那些人有的其實都是獲罪的官家子弟們,有的會記賬也學了一些本事。

雖然看不慣這些,但夏田暖知道,這個朝代就是如此。

那些人落在旁人手中,或許還會被折磨。

但在她這裡做事的話,她也會給她們應有的報酬。

夏田暖想著現在手裡有很多銀子,之前在錢莊取得那些銀子很多還冇有用。

確實可以買一批人回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