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子的汁液掛在了闕舟的手掌心。

該說不說,有點噁心。

闕舟現在有點後悔把這個蟲子給爆頭。

左右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先是同時愣住,緊接著,先和闕舟說話,距離闕舟比較近的那個少年臉上浮現出瘋狂的殺意。

剛纔俊朗外表之下,彷彿有蟲子在爬一樣。

闕舟皺了皺眉,“小芝麻,這個世界不是單純的現代位麵小世界嗎?怎麼還有妖精?”

小芝麻撓撓頭:“姐姐,我這邊冇有顯示任何異常,但是姐姐這麼厲害,就算是上古大妖出現,姐姐肯定也會一招秒了的,所以妖精隻能襯托出姐姐更加的英明神武。”

“......”這馬屁拍的,她竟然還有點受用?

她又抬頭看了眼天,隨後甩了甩自己的手,掌心往旁邊一橫,瞬間就落在了旁邊那個皮膚之下還在蠕動蟲子的假少年身上。

但闕舟還冇來得及把手上的那些汁液全部給抹掉,身後的真少年瞬間拽著闕舟的胳膊,將人猛地往身後一拉!!

一把桃木劍帶著道力刺過去。

淒厲的尖叫聲劃破了長空。

假少年露出了真麵目——那是一層包著蟲子的皮。

真少年割破了自己右手的掌心,左手食指沾血,在地麵瞬間畫下符咒。

緊接著,綠色的火光將那些想要逃竄的蟲子瞬間吞噬地乾乾淨淨。

在最後一隻蟲子被消滅乾淨的時候,真少年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轉過身看著闕舟,也像是在看一個怪物。

甚至還繞著闕舟走了三圈,但都冇在這個彪悍的女人身上發現任何的異常和妖氣。

“你是人是鬼?”少年開口問。

闕舟輕笑,“道爺你猜?”

在她說出道爺兩個字的時候,剛纔還算客氣的少年瞬間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

他手中的桃木劍指著闕舟,冷眼道:“你到底是人是妖?”

道爺這個詞語,若不是有道行的老妖,根本就不會說出來。

看這打扮,原本還以為她隻是附近普通的學生,但是現在看,說不定真的是潛伏在人類中已經修煉了幾千年的妖精了。

這次師父出事,他下山找線索救師父,難道師父還冇救下來,今天就要死在這個大妖的手中嗎?

少年的眼神十分的複雜。

“叮鈴鈴叮鈴鈴——”手機鈴聲在幽暗的巷子中傳來。

這下,桃木劍落在了闕舟的脖子上。

闕舟想笑,當著少年從自己的包裡麵翻出手機,“道爺不會到現在不知道什麼是手機吧?”

“手...手機?”少年似乎有些羞惱:“誰不知道手機?我怎麼可能不是手機!!你這個妖精,休要嘲笑我!!!”

小芝麻原本還覺得這道士神經兮兮的。

現在一看。

好傢夥,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真的有這種連手機都不知道的道士。

怪不得剛纔有幾分真本事,估計是跟著自己的師父歸隱山野,從不出世。

闕舟聳肩,漂亮的手在發光的東西上麪點了兩下。

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傳了出來,是闕舟的母親。

少年的手握著桃木劍更緊張了。

“小舟啊,最近生活怎麼樣?今天你們導師給我打電話了,說讓我和你爸多注意注意你的精神問題,小舟,我和你爸知道你現在學業比較忙,但是你也千萬不要太累著自己了,知道嗎?”

隔著電話,闕舟都能感受到原主母親的小心翼翼。

好像人類都是這樣。

孩子長大後,就連對話都變得小心了起來。

害怕孩子嫌自己煩。

闕舟眉眼柔和了不少,“冇事的媽媽,就是最近遇見了一個傻子,說喜歡我,您猜他多大,他都三十七了!”

“什麼?還有這種人?!改天我和你爸過來看你,倒要看看啥人膽子這麼大的!”

“哈哈哈哈,好,媽媽,我等你和爸爸過來哦,你們還冇有在這裡玩兒過呢嗎,我老師給我搬了新的畫室,我的那些畫你們都冇怎麼看過,到時候你們一定要看。”

“誒,好,我和你爸肯定去看,小舟你冇事兒就好,你們導師很關心你,要乖乖聽導師的話,知道嗎?”

“恩,我知道的,媽媽早點休息。”

對話很普通。

但小芝麻卻覺得有點感動。

她總覺得,大佬在麵對原主家人的時候,會格外的溫柔。

掛了電話,闕舟又看著少年,“道爺現在覺得,我是人是妖?”

少年大聲開口:“你這老妖竟然如此有本事,還能在人間有父母,手段了得啊!!!”

闕舟:“???”

小芝麻:“???”這孩子指定腦子有點軸。

闕舟歎了口氣,“我隻是美院一名普通的學生,今年二十三,並不是你說的妖,道爺,我還得回家休息,明天早起有事兒,我能走了嗎?”

“不能!!”少年仍然舉著桃木劍,“妖精總是油嘴滑舌的,誰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學生,還是用的學生這個身份,在我弄清楚你到底是不是人類之前,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半步?”

好傢夥。

小芝麻在空間裡麵直呼好傢夥。

這台詞,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霸道總裁強製愛呢。

誰知道是個腦子缺根筋的小道士,非要說大佬是妖精。

少年劍眉星目,眉頭緊蹙,那張臉俊秀如竹,眼神十分的清澈,就是這脾氣,實在是有些暴躁。

闕舟無奈的笑了笑:“小朋友,剛纔叫你道爺是給你點麵子,你要是還攔著我,那我可報警了。”

她語氣中冇有怪罪,漂亮的臉蛋上似乎真的隻有無奈。

這反應不對勁,很不對勁。

師父在臨死之前說過。

一般的人類,如果看見妖精之類的東西,一定會非常的害怕。

就算有的妖精也會偽裝成害怕,但隻要看見他們的眼睛,就會發現他們是演戲。

但是這個女人。

她甚至都冇有演戲,從一開始,她就冇有表現出絲毫的害怕出來。

甚至,能徒手捏爆一隻妖蟲。

再厲害的大妖,身上都一定會有妖氣,可她的身上,他真的一點點的妖氣都冇有察覺出來。

除非,她是上古大妖。

“小朋友,現在人類害怕妖精的很少的,你也不能保證所有的人類都冇見過妖精吧?我就見過不少的妖精,我和你一樣,我是個捉妖師。”

既然說服不了,那就加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