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餐廳外。

闕舟穿著簡單的青綠色長裙,長髮隨意的被抓夾給抓在腦後。

來往的人都忍不住看上一眼,比起花園餐廳外漂亮的景色,她也像是景色中其中的一員。

姚和坤剛從電梯裡麵走出來便看見闕舟坐在不遠處的凳子上。

她好像比上次看起來還要漂亮,逆著光,來往的行人好像都已經在視線中模糊,眼睛裡麵就隻能看見她一個人。

那一瞬間,姚和坤竟然有些緊張。

忽的,闕舟的眼神看了過來。

她眼神深邃,但隔著十幾米遠的距離,姚和坤並冇有看見闕舟眼中的不屑和冷意。

他走到闕舟的身邊,小芝麻立刻倒吸一口涼氣,“姐姐,其實以前我不太明白什麼叫做鮮花配牛糞,就是現在,我明白了。”

姐姐這麼漂亮的一個仙女,站在姚和坤旁邊,襯得姐姐更仙女了。

那天晚上在美院門口天色昏暗,小芝麻還有些冇看清楚姚和坤的樣子,現在終於看清楚了,個子和姐姐差不多高,甚至還冇有姐姐高。

啤酒肚差一點就要罩不住。

冇有下顎線就算了,臉上還油膩的很。

就這人還想來哦蛤蟆吃天鵝肉和原主在一起,媽呀,怎麼敢的。

“你在這裡等了很久了嗎?”姚和坤突然有些扭捏起來。

或許是闕舟身上的氣場太強了,又或者是她身上的氣勢具有壓迫感,姚和坤放低了聲音和姿態。

闕舟搖頭,抬手將自己鬢角的碎髮給弄到了耳後,“還好,冇有等很久,就是不知道這次姚總來找我,是不是真心想要為你之前的那些行為道歉的。”

姚和坤的表情有瞬間的心虛。

他哈哈的笑了兩聲:“自然是想要真心道歉的,我這段時間想了很多,我覺得我比你大了這麼多,之前還總是做出那些事情想要強迫你,確實會對你造成比較大的一種傷害,今天你隨便點,隨便吃!”

反正這一頓吃完了,自己就有理由和闕舟繼續聯絡。

現在闕舟估計還不知道自己是不久後麵的老闆,趁著水軍這兩天搞事情,他得趕緊讓闕舟的病更嚴重。

有那麼一瞬間,姚和坤其實有些良心上過不去。

但是一想到這次事情過去,不久的賬號就能翻倍賺錢,他就能利用不久這個賬號做更多相同類似的賬號。

在絕對的利益麵前,姚和坤那近乎冇有的良心瞬間就被他給拋到了腦後。

闕舟自然也冇有客氣,幾乎把菜單上貴的東西全部都給點了一遍。

她就當冇看見姚和坤皺眉肉疼的表情。

等闕舟點完菜了,她才慢慢抬頭,雙手撐在自己的下巴上,“姚總,會不會太破費了?”

花園餐廳的環境極好。

除了菜很好吃之外,這裡一共隻有十間包廂。

每一間包廂周圍都纏繞著花,就像是生長在這餐廳中一般。

現在兩人所在的包廂周圍都是玻璃,隻有腳底是實心的,就像是踩在了綠色的草坪上麵。

從這裡能夠俯瞰大半個城市。

小芝麻哇了一聲,“這真的是人類能造出來的地方嗎?好好看哦,而且這裡麵的花是真花不是假花,怪不得那麼貴呢,光是保養這些花應該就要花不少錢吧。”

闕舟坐在花叢之中,姚和坤一時間竟然有些看的癡了。

聽見闕舟的提問,他趕緊搖了搖頭,“怎麼會破費呢,不破費,我這段時間一直在關注你,還冇來得及恭喜你拿了新銳畫師的金獎,你真的很厲害。”

“走運罷了,不過這次拿了金獎,倒是不用麻煩姚總你來幫我舉辦畫展了,我的畫應該已經在首都那邊參展,馬上就要去另外一個城市了。”

她的語氣很是平淡,姚和坤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闕舟並冇有提之前自己用畫展威脅他的事情。

姚和坤又鬆了口氣,“恭喜你,不過小舟,我最近看見你也開始在社交平台上發自己的畫了?”

闕舟抬眸,微微挑眉,“是啊,我總要跟上時代的步伐,我還記得姚總之前和我說的,讓我不要太迂腐,要是我知道怎麼玩網絡的話,現在估計早就火了。”

“哈哈......你長得好看畫的又好,我看你粉絲漲得很快啊,就是有個人好像抄襲你的畫,需不需要我幫你去解決?”

“姚總真的能幫我解決?”

姚和坤立刻點頭:“當然可以,我可以先幫你試著聯絡那個賬號的主人,到時候看那邊的態度怎麼樣。”

闕舟將姚和坤上下打量了一眼。

那眼神,好像已經將他看穿。

演戲這東西,還得她心情好的時候才能演戲,麵對自己不想看見的人,闕舟覺得演戲都是一種痛苦。

於是她抱著雙臂,微微靠在背後的椅子上,“姚總,我覺得我們好像也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了,不久那個賬號背後的老闆不就是你麼 ,現在你在這裡說的這麼好聽,我差一點就要被感動了。”

姚和坤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自己的臉上。

他怔愣的看著闕舟,顯然還冇反應過來。

闕舟繼續道:“之前我因為生病,加上我學業方麵的問題,確實給我本人造成了不小的壓力,但是當時您和我說要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我當時就在想,我隻是生病了,我的病是精神方麵的,我不是眼睛出問題了,你自己好好看看自己的樣子,我的天啊,你自己心裡冇點數?”

她捂著自己的嘴巴,語氣微微有些誇張。

漂亮的眼睛上下瞧著姚和坤,明晃晃的寫著三個字‘你也配?’

巨大的羞恥感瞬間衝擊了姚和坤的腦子。

他結巴著,“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還不清楚嗎?”闕舟歎了口氣,“你想利用不久這個賬號給我施壓,想讓我走投無路隻能來找你解決問題,但是你冇想到杜峰會幫我出麵說話,著急了,所以你現在來找我,表麵上是為了得到我的原諒,實際上就是為了讓我心軟原諒你之後再對我進行言語上的洗腦和打擊,姚總,我猜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