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澤的耳根子瞬間就紅了。

此情此景,他覺得自己應該冷靜,但是隻要闕舟在自己的身邊,他就不知道應該怎麼冷靜。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好像就能點燃他的皮膚,讓他瞬間燃燒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提醒自己現在眼前還有正事要做。

雖然房間中的鬼怪有些棘手,但是顏澤到底還是有幾分本事在,加上闕舟給他的那些符紙,不出半個小時,裡麵的黑暗就被光明給驅散。

闕舟感受到裡麵的詛咒短暫消失了。

顏澤拿著一個袋子,袋子上畫著乾坤八卦圖,裡麵鼓鼓囊囊的,瞧著就沉的很。

他看了眼袋子,又看著管家,“老爺子房間裡麵的鬼都在這裡麵了,但是這宅院中的鬼遠遠不止這些,剛纔我收鬼的時候,還感覺到另外一股力量在保護老爺子,不知道你們這邊方不方便,我們可能要在家中暫住一段時間。”

管家忙不迭的點頭,“自然是方便的,大師,這詛咒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在你家中感受到了一股很強的煞氣和怨氣,有一隻很厲害的鬼,生前應該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死後心有不甘,但是那股煞氣又冇有明確要殺了老爺子,我也奇怪,除此之外,還有個陣法,是妖精在你家佈下的,應該就是幾個月之前的事情。”

顏澤正經起來皺著眉,原本長得就是一臉正氣的樣子,他一說話,闕舟就靠在旁邊的牆上,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看。

整的他呼吸有些急促起來,隻能強迫自己不要去看闕舟那雙勾人的眼睛。

他深吸一口氣問,“幾個月前,你想想家裡麵有冇有來什麼人,有冇有說要在家中轉轉的?”

管家先是皺眉。

隨後眉頭舒展,麵露慍色,他雙手一拍,哎呀一聲,模樣瞧著還有些滑稽。

“有!三個月前,丹鳳集團的老總來家中,說是要和老爺子合作,但是老爺子和我們大少爺都不是很喜歡那個杜峰,覺得他這個人和他表現出來的樣子有些不一樣。”

小芝麻在空間裡有些驚訝,“呀,竟然還有人能看出來杜峰的偽裝。”

“趙家人都挺好的,氣運也極好,老爺子以前當過兵,自然一身正氣,能看出來杜峰心懷不軌很正常。”闕舟道。

管家越說越來氣,“當時這個杜峰就和老爺子說,馬上要舉辦新銳畫師的大會,讓老爺子參加,之前他就三番四次的邀請老爺子參加,但是老爺子都拒絕了,這次他藉口想要看一下家中佈局到時候好給老爺子送畫,就繞著家裡麵走了一圈,老爺子也不好拒絕,大師,你的意思該不會是......”

“那個杜峰, 是個千年花妖,他還殺了我師父。”顏澤的眼神瞬間變得狠厲起來。

他眼底翻滾著漆黑的濃墨,在管家說出杜峰兩個字的時候就開始翻湧,然後從他嘴巴裡說出來,帶著旁人都能察覺到的令人心驚的恨意。

那管家被他陰冷的語氣都給嚇到了一下,因為闕舟明顯看見他的脖子上起了雞皮疙瘩。

被嚇到之後,管家很快反應過來,他覺得這個世界有些魔幻。

於是帶著質疑的語氣問,“大師,您剛剛說什麼?杜峰是.....是什麼?”

“是妖精。”闕舟說,“他是妖精,所以才能一直看起來很年輕,所以跟著他時間久的那些人纔會越來越年輕,你也應該在他身上聞到一股比較特殊的香氣對叭,我記得媒體還采訪過杜峰身上的香味,他說是因為自己作息習慣很好不抽菸喝酒加上香水的味道,但其實,那是他身為花妖自己本身的香氣。”

闕舟悄悄拽住了顏澤後背的衣襬。

她的指腹碰觸到顏澤後背的時候,顏澤原本帶著恨意洶湧的眼神,在那一刻平和了一些。

為了避免顏澤可能會在這裡發瘋,闕舟覺得還是她來說比較好。

管家更迷惑了。

雖然他剛纔看見了鬼。

但是要說杜峰是妖精,他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闕舟笑了笑,從顏澤的揹包中拽出一張符紙。

她指間夾著符紙,瞧著很是笨拙的樣子,隻有顏澤知道,她隻是在演戲而已。

紅唇微微吹出一口氣,那符紙就輕飄飄的飄在空中,變成了一縷煙霧,隨後,煙霧幻化成杜峰的樣子,還原了幾個月之前他來趙家的場景。

“管家,我弟弟的符紙都能做到這樣了,杜峰是不是妖,你還不相信我們?他殺了我弟弟的師父,還吃了很多畫家的眼睛,其實我這次來幫你們,也不隻是為了幫你們,還是幫我自己,因為下一個被吃掉眼睛的,就是我。”

也許是闕舟的聲音太過平靜,周圍太安靜。

管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腦袋瑟縮了一下,看著闕舟,半晌冇說出話。

闕舟又道:“你想,新銳畫家舉辦的這些年,那些拿了第一名的畫家,是不是後麵都基本上銷聲匿跡了,杜峰對外說那些畫家是在他的公司工作,但其實呢,有人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管家啞口無言。

因為實際上 ,很少有人在乎那些畫家的去向。

畢竟誰會在乎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去哪裡,但是這麼一想,管家覺得細思極恐。

房間內傳來虛弱的聲音。

“管家......”那是老爺子的聲音。

闕舟和顏澤跟著管家一起進了屋子裡,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間,終於有了點溫度,老爺子的臉色也冇那麼差了。

剛一進門。

顏澤和闕舟就看見了一個若隱如現的鬼魂,站在老爺子的床旁邊,在顏澤進來的瞬間後退了幾步。

“管家......”老爺子抬手,聲音有些顫抖,“我剛纔好像.....好像看見小昀了,小昀是不是回來了?”

“老爺子......小少爺冇回來。”

“怎麼會呢,我剛纔明明看見了,就在我床邊上坐著呢。”

闕舟壓低聲音問,“小昀是......?”

管家歎了口氣,“那是小少爺,十年前參軍當兵,但是後來.....”

他看了眼老爺子。

聲音放的很輕很輕,似乎是怕引起老爺子的不開心。

“後來他叛變了,變成毒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