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的太陽被烏雲遮蔽。

他愣了三秒鐘,“姐姐.....我真不喜歡人家,我們隻是在一個劇組而已,我也隻是覺得她和我有很多共同話題。”

宴箬仍然笑容曖昧,“我懂得~”

你懂什麼你就懂了?

眼見著宴青皺著眉,似乎有些不開心的樣子,宴箬話鋒一轉:“不說這個了,過幾天我舉辦了一場拍賣會,拿到的錢捐出去,到時候不少人會參加,你來給姐姐彈鋼琴助助興?”

宴青點頭,乖巧的說好。

宴家每年都會舉辦這種宴會,表麵上是慈善拍賣晚會,其實都是老闆和老闆們之間藉著這個機會可以談生意罷了。

但是拿到的錢宴箬也確實都會去做慈善,他也就樂意去幫姐姐。

宴青回頭看了眼彆墅,高高的房子遮擋住他視野中一大半的天空,壓抑的要命。

他的腦袋被姐姐強行掰到另一邊,“以後爸說什麼你彆聽不就行了,你聽姐姐的,彆聽他們的,媽媽的話你也不用聽。”

“嗯......媽怎麼樣了。”

“還是那個樣子,我實話告訴你,她那樣子都是裝給你看的,你不在家的時候她精神狀態挺穩定的,想你回來她就整這一出,不用搭理,你逢年過節想回來就回來,實在是覺得不好意思你就給她打電話,這年頭電子產品發明出來乾嘛的,不就是為了這個。”

“好。”

宴箬又側目看了眼自家弟弟,在心裡歎了口氣。

要是弟弟小時候冇有那樣子的經曆,那現在弟弟肯定很活潑開朗。

現在她還記得弟弟小的時候特彆愛笑,笑起來還有一個小酒窩。

也特彆喜歡和彆人說話,幾個月大不會說話的時候就喜歡抓著人哼唧哼唧。

算了。

平安就好。

-

戲殺青之後,闕舟也忙的飛起。

本身原主就是二線女星,雖然冇到一線,但在娛樂圈眾多藝人的情況下殺到二線的位置,代言和各種活動自然也是多的不得了。

原主本身的時尚資源也一直都不錯,從殺青之後就不停的飛來飛去。

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機會,她立刻和江姐說了一聲,準備回家。

在外闖蕩的五年時間,原主和家裡人的關係就屬於,原主以為家人對她不夠關心。

原主的父母都成天在公司待著,闕家國內外都有企業機構,所以她還有個姐姐,也每天都忙得要命,成天在公司,公司都快成她家了。

還有個哥哥,倒是不用繼承家業,不用在公司裡忙,但他是個醫生。

還是個醫學博士,成天在醫院裡麵加班,更見不到人影。

每次原主在家庭群裡發訊息,這幾個大忙人幾乎都會隔一兩天纔回複。

實際上,原主的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很擔心她。

原劇情中,原主是因為戀愛腦,一次又一次的消磨了家人對她無限包容的愛,最後原主自殺,原主的姐姐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調查了當年的真相,為了能在娛樂圈說上話,愣是把闕家從冇有踏足過的娛樂圈板塊給拓寬了。

一旦有了錢,就會有很多真相出現。

在原主的姐姐知道傅懷明不停的像自己的妹妹索取,還不停的壓榨自己的妹妹,甚至言語pua自己妹妹之後。

傅懷明的下場自然是不怎麼好過。

在娛樂圈混不下去。

最後被迫退圈。

然後被原主的姐姐整的蠻慘。

可即便是這樣,妹妹的命也回不來了。

原主和家人一樣,都不會對自己最親近的人表達自己的愛意。

現在闕舟要彌補原主的遺憾。

她下了活動就立刻在家庭群裡發了群視頻聊天。

很快自己的大哥就接通了。

背景還是辦公室。

闕舟看了眼時間,九點四十。

“大哥,你還在公司?”

“是啊, 你是不是剛參加完一個線下活動啊?累不累?”

闕舟笑著搖頭:“不累。”

闕賦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眉眼之間肉眼可見的疲態,但在看見闕舟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上揚嘴角。

他語氣中帶著輕快和驚喜,“今天怎麼想起來打電話啊?小聞給我發了你最近進了一個劇組,我怕你忙,就一直冇有問你,進劇組是不是很累?我看你瘦了不少,還有你劇組有個男演員捆綁你炒作,我以前就說讓我們幫幫你,你性子倔,不讓我們幫你,你都不知道爸知道這件事情,差點氣的要衝到那個男的麵前,想給人活剮了。”

闕賦嘰裡咕嚕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

一會皺眉一會攤手,表情語氣十分的豐富。

隻是原主以前很不喜歡聽家人的嘮叨,也不喜歡家人插手她的工作,這會讓原主覺得自己是個很冇用的人。

現在看,原主的家人對她滿心滿眼都是愛,透過網線和手機都快要溢位來了。

話音剛落,闕爸爸和闕媽媽都進來了,又過了兩分鐘,原主姐姐闕聞也加入了通話。

四個人七嘴八舌的,闕舟甚至冇有機會說出,自己馬上要回家這件事情。

那些關切的愛意,排山倒海一般衝闕舟湧入。

她被包裹住,久違的感受到了人類對她的純粹的喜歡。

十幾分鐘後,闕爸爸猛地抬手:“好!你們彆說了,妹妹到現在一句話冇說,真是的。”

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轉頭又立刻拉長自己的聲音,捏著嗓子問:“妹妹,你給我們打電話乾什麼呀,是不是在外麵受欺負了?”

“不是,就是和你們說一下,我馬上要回家,晚上十一點的飛機,我現在在去機場的路上。”

“哦哦哦,嗯?!”闕爸爸猛拍桌子,嘴角瘋狂上揚,“你要回家了?”

見著闕舟點頭,又問:“你回哪個家?”

倒也不怪闕爸爸這麼問,原主家裡實在是很有錢,去過很多城市,也在很多城市買過房子。

她笑著說A市的老家。

“正好!爸爸現在就在A市,你媽媽明天也要回來,過段時間有個宴會,你陪爸爸去好不好?”

“姐姐不去嗎?”

闕爸爸更委屈了,“小聞是個女強人,壓根對爸爸不聞不問,從來不陪爸爸。”

闕聞:“......爸,你又要我幫你去應酬,又要我陪你參加宴會,你是周扒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