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自然是不願意的。

她這些年就靠著是這附近村子唯一的醫生賺了不少錢。

起碼在這附近,已經算是比較富有的了,還在鎮子上麵買了房子,兒子和兒媳婦都在鎮子上。

要是真的在各個村子說自己是庸醫,那些人稍微一打聽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自己的招牌豈不是就被砸了?

本來自己還能再賺個十幾年的錢,現在豈不是啥也賺不到?

醫生頭都快甩出去了,“這事情我做不來,這件事情我是有些診斷失誤,但也不至於被你們這麼羞辱吧?”

廖尋差點都氣笑了。

要不是闕舟來了,他們一家子還信這個庸醫的話,說不定媽媽都熬不過今天。

結果這人還覺得他們在羞辱他?

“這人冇事吧?你們失去的是母親的生命,而我失去的是名譽啊!真要去看看病,這人指定有點問題。”小芝麻在空間裡認真點評,覺得這醫生多少有點失心瘋。

“不去也行,正好我們也冇有那麼多的時間,但是這麼多天治療的費用,還有你誤診的精神損失費,需要賠償這些天廖家支付醫療費的五倍。”

“五倍,你搶錢啊!!”醫生震驚。

闕舟冇搭理她,轉頭看著廖爸爸,“叔叔,這些天你因為在她那邊看病花了多少錢?”

廖爸爸被闕舟冷靜的邏輯思維給整的還有些冇回過身。

還是廖尋用胳膊肘懟了懟自己的爸爸,他才反應過來,“啊啊,多少錢啊,不加她的來迴路費,這段時間用了差不多兩千塊錢,加上的話,兩千五左右。”

闕舟和廖尋同時瞪大眼睛,又同時發出感歎:“搶錢啊?”

兩人相視,廖尋有些耳根子發熱的錯開眼神。

兩千塊錢,在這個窮苦的地方,在這個年代,那可以說是一筆钜款。

就算是真的生了大病,需要去大醫院掛號住院,一個月下來都不一定能花得到兩千五。

醫生開始支支吾吾。

廖尋和廖爸爸已經不想多廢話了,事情到現在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很明顯這個醫生就是在坑人。

隻是當時自己的妻子生病,廖爸爸也算是病急亂投醫,加上家裡應該有什麼隱情所以冇去城裡麵的大醫院去看。

廖尋能和狼群搏鬥,就說明他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

而妻子差點因為自己的病急亂投醫出事情,廖爸爸也絕對不會放過醫生。

兩人拿出一張紙,在紙上寫下欠條,逼著醫生簽了字。

剛纔還看著有些呆呆的廖爸爸,此刻滿臉冷色,“要是你不還,我就把你告上法院,要不然我就拿著喇叭就在這些村子裡麵把你乾的這些事情我全部都給說出去,反正我空閒的很,我有時間。”

醫生想逃卻逃不掉,隻惡狠狠的盯了闕舟一眼。

要不是闕舟,現在就冇這些破事兒。

廖尋擋住了醫生的目光,警告道:“要是你想把今天的事情給怪罪在闕舟的身上,那我勸你最好不要有這樣的小心思,你也最好不要惹她。”

很明顯,這個醫生並冇有把廖尋的話給放在心上。

她帶著滿心滿眼的不甘心和不服氣,離開了廖家。

闕舟將廖夫人的手重新放進了被子裡麵,“雖然不知道阿姨為什麼心裡麵好像有鬱結,但是最好還是保持自己的心情愉快,另外如果後麵身體還有不舒服的話,就來找我就好。”

“謝謝你啊小舟,今天要不是你,我老婆就......”

“不用客氣的叔叔,當初您也幫了我爸爸不少事情,我聽我爸爸說還借了您立刻一百一十塊錢,給我奶奶買藥的,我今天過來正好把錢換給您。”

她垂眸,在自己有些破舊,還打著好幾個布丁的揹包中拿出一個小布袋,又從布袋裡麵拿出一百一十塊錢,有零有整。

瞧著實在是心酸。

廖爸爸搖頭,“孩子我不能要,今天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彆說是一百一十塊錢,就是一千,一萬,我也不能收你的。”

“一碼歸一碼,錢還是要還的,以後說不定我們還有需要叔叔阿姨幫忙的地方呢,要是不收的話,回去我爸爸肯定要說我了 。”

她雙手捧著自己手上的布袋,微微仰著頭。

最後闕舟眼疾手快,將錢塞進了廖尋的褲子口袋中。

她的掌心迅速塞進去又放出來,那一瞬間,闕舟似乎聽見了可疑的一聲悶哼。

狡黠的目光閃過眼底,闕舟又像個冇事兒人一樣站起身,“事情解決了我也要回去了,阿姨叔叔照顧好自己哈,還有你腿上的傷口,記得這段時間都不要碰水,三天後我過來給你換藥。”

廖尋臉紅的很,他恩了一聲冇說話。

從廖家回去之後,闕舟在路上碰見了不少去田裡麵做活的人。

麥子長出來了,這麼冷的天,那些麥子的嫩苗屹立不倒。

不論誰見著闕舟都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神女。

昨晚大家可是眼睜睜的看著闕舟就那麼站在田地的中間,然後泥土中就破開了小麥的嫩芽。

就真的像個天上下凡的神仙似的。

然而還冇走到家門口。

身後就傳來了闕峰的怒吼聲。

隔著起碼十幾米的距離,帶著難聽的臟話,讓闕舟瞬間頓住了自己的腳步。

“闕舟,你給老子站住!!!你個天殺的東西,你彆以為自己真了不起了,你就算真是天上的神仙,那你也是老子的親妹子,老子讓你乾什麼,你就得去乾什麼!真是反了天了上次還敢打我,家裡那兩個老不死的還護著你,你不就是個女的,遲早要嫁人,彆以為你當了什麼神女你就不用嫁人了,趕緊給我把錢交出來!!”

其實以前這樣的情況也經常發生。

闕峰經常對原主非打即罵。

原主的性格怯懦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闕峰造成的。

他把自己的冇用全部都發泄在了原主和自己的奶奶身上,父親生病後,連帶著父親一起打。

但是以前村子上的人都把原主被罵的事情當成八卦笑話,看個熱鬨也就過去了。

今天不一樣。

在闕峰罵出聲之後。

他身邊原本還要去田裡麵做事情的那些村民紛紛停住了腳步。

轉身,盯著闕峰看。

闕舟歎了口氣,“把他給關起來吧,我不想看見他了,影響我的心情。”

她聲音很輕,像是吩咐一般,旁邊的人立刻點頭,二話不說就給闕峰抓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