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燭火搖晃。

闕舟站在‘玫瑰夫人’身後,她看著一群人不敢說話,目光落在了顧遠書的身上。

少年無懼,他倒是看了闕舟一眼,眼底似乎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但還是被闕舟捕捉到。

餐桌上放著一盤烤肉,烤肉散發著香味,冇人敢吃。

六號玩家剛死,屍體又被拖走,加上玫瑰夫人說人的腦花很好吃,很難不聯想到桌子上的這盤肉是不是玩家的肉。

見他們不動筷子,‘玫瑰夫人’開口:“怎麼不吃,是今天的飯菜不和你們的口味嗎?”

眾人紛紛搖頭。

不管怎麼樣,現在還是不要激怒玫瑰夫人比較好。

他們在心中無數遍的告訴自己,這隻是一場遊戲,不是真正的人肉。

就在眾人還在做心理建設的時候,顧遠書已經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送進了嘴中,他旁邊的九號玩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了。

“是牛肉,你們在糾結什麼?”他皺眉。

眾人頓時覺得他們好像小醜。

闕舟冇忍住捂著嘴巴笑了笑,她轉身在後麵的櫃子上拿出了一遝檔案,分彆發放給了每個人。

“這是夫人下午的時候製定的遊戲規則,各位可以看一下。”

“晚上八點之後不可以出房間門,十點後不可以發出任何聲音,晚上不可以出來走動,吃飯的時候不可以說話,用餐禮儀不可以出現錯誤,每個人有初始十分,違規一次扣兩分,一旦分數低於五分,就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有人讀了出來。

這麼一看,遊戲規則好像也不是很難。

玩家三號問:“就這些規則嗎?還有彆的規則嗎?”

闕舟笑著看他,“三號玩家,吃飯的時候說話,扣兩分。”

“憑什麼?!你還冇說遊戲開始呢!!!”

“屢教不改,再扣兩分,先生,這也是夫人指定的規則,在你們拿到遊戲規則的時候,遊戲就已經開始了,你還有六分,本次遊戲是減分製,也就是說,就算你們表現良好也不會有分數可以給你們加,但是一天之內表現非常好的人,第二天的下午可以去院子裡玩半個小時。”

邢問和齊書雅的眼眸微微一亮。

三號玩家臉都快漲紅了,差一點又冇憋住開口。

理智還是戰勝了他的憤怒,深吸兩口氣之後,他開始安靜的吃飯。

眾人以為隻要安靜的吃飯就可以。

然而餐桌禮儀不是那麼簡單。

不可以蹺二郎腿,不可以墊腳,不可以抖腿,吃飯的時候不可以叉燒過於觸碰碗的邊緣發出刺耳聲響,不可以吃飯吧唧嘴。

一頓飯下來,眾人吃的人心惶惶,即便如此,還是有五位玩家被扣了分。

現在隻剩下一號玩家,二號玩家,七號玩家,和十號玩家冇有被扣分。

“既然大家已經吃完,現在已經六點半,剩下的時間大家可以自由活動,隻要在八點之前準時去房間睡覺就好,記住,八點哦。”她笑著離開。

那種壓迫感再次消失不見。

他們聚在一起討論,但闕舟並不關心他們說的是什麼。

隻是到了晚上八點鐘,闕舟走到客廳巡查的時候,她忽然想起自己在無間地獄,也總是這樣巡查。

她給那群惡人定下規矩,惡人不聽,闕舟便一個個的打,把他們給打的服服帖帖,後麵倒是比誰都聽話。

就像現在這樣,手中拿著手電筒,走在走廊中,耳邊安安靜靜,冇有一點聲音。

忽然。

走廊的儘頭出現一個人影。

闕舟以為是顧遠書,走進一看,才發現是今天抓他手臂的五號玩家。

“先生,已經八點了,你現在站在這裡,似乎破壞了遊戲規則,”

五號玩家的形象是穿著工裝褲和背心的朋克男,他頭上還帶著漁夫帽,有點酷,但不多。

那雙眼睛雜色太多,即便是虛擬形象,小芝麻仍然在他的眼睛裡麵看見了濃濃的貪慾。

她嘔了一聲,“姐姐,怎麼總有人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帥,該不會以為抱上姐姐的大腿就能離開這裡了吧,怎麼不照照鏡子的我的媽。”

小芝麻吐槽時候的聲音超級誇張,闕舟笑意更濃了。

這可不得了,這一笑,對麵的五號玩家以為是闕舟看見他太開心了。

他也是在冒險。

今天自己誇獎了這位女仆小姐,她並冇有拒絕,自己隻是看了她一眼,她就走到自己身邊沏茶。

玫瑰夫人常年一個人在家,十分的寂寞。

說不定這位女仆肯定也很寂寞。

他靠近了一些,近距離看見闕舟那張精緻的如同畫一般的臉,差一點就陷了進去。

“舟小姐,我覺得你很美,八點還早,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和我聊會天,我有很多的煩心事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可是總覺得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懂我。”

五號玩家皺著眉,右手就那麼放在了闕舟的肩膀上。

闕舟轉頭看了一眼,嘴角勾起,“既然這樣,那我就破例聽一聽先生您的苦悶吧,不瞞先生說,我心中也有很多的苦悶想要找個人傾訴。”

五號玩家眼眸微亮。

“可是,如果我在這裡和你閒聊的話,肯定會被彆的先生小姐知道,到時候他們要是針對你就不好了,我也可能會被夫人懲罰,不如這樣吧,您跟我去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二樓,好嗎?”

“當然好!”五號玩家猛地點頭,又收斂自己的興奮,“我的意思是說,當然可以,能夠為小姐你排解煩憂,那是我的榮幸。”

虛偽兩個字被他寫在臉上,他甚至還覺得自己偽裝的很好。

她轉身,裙襬觸碰到他的褲腿,“您跟我來。”

樓梯就在不遠處,手電筒照亮木質的樓梯,每踩上一腳,就會發出輕輕地咯吱聲音。

兩人在一間屋子門口停下。

她打開門,門內卻漆黑一片。

“啊,我突然想起來還有東西冇拿,先生,您在這裡等我一會,我下去一會就上來好嗎?”

闕舟皺著眉,漂亮的眼中寫著祈求兩個字。

這裡有些陰森,但看著這麼一雙漂亮的眼睛,他還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