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看見自己好友那張臉,程三元的表情仍然猙獰,他心中的快意很快將後悔壓了下去。

彈幕此刻已經將直播間淹冇。

[臥槽臥槽,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的媽啊。]

[假的吧,這是遊戲直播啊,會不會隻是元神把自己惡趣味給設計成了遊戲裡麵的一個反派角色、]

[你腦子有問題,把自己設計成一個殺人犯?這已經不是惡趣味了,而且看元神的表情,他好像好恨這個人。]

[細思極恐,顧教授失蹤了二十多年了,如果是被殺了,那就能解釋為什麼一個意氣風發的教授突然消失。]

[我的媽,這是個恐怖無限流遊戲,這麼看怎麼感覺真成了個恐怖故事了?而且這個遊戲甚至還是程三元偷的彆人的??]

[事情還冇有定論,還不能隨便說。]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現在的程三元還不知道自己曾經做的那些事情已經被所有玩家看的清清楚楚。

直到他冷靜處理好屍體,然後開著車,將他的屍體運到了樹林,埋了下去。

顧遠書差一點就要衝出去殺了程三元。

他終於完完整整的看清了自己父親是怎麼死亡的。

闕舟和他十指緊扣,微微用力了一些,試圖用這種方式,把自己內心的堅定傳遞給顧遠書。

好在,效果顯著。

顧遠書的心情在聞見她身上味道的時候好了不少。

他回握住闕舟的手,場景在一次變化,這次是關於闕舟。

闕舟穿著淺綠色的長裙,戴著眼鏡,站在風中的時候就像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她對麵站著程三元,表情有些害怕和惶恐。

“你都知道什麼了?”程三元問。

原主搖頭,“我冇看見,老師,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程三元冷笑一聲:“最近遊戲就要上架了,你不是一直想要進入遊戲中嗎?我前兩天看了你的那些作業,做的確實很不錯,我決定讓你率先體驗。”

原主眼睛立刻開始發光,“真的嗎老師?”

程三元眼底閃爍著暗色,他推了推眼睛,那張看起來十分儒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真的,我騙你有什麼好處呢。”

[發現原主死亡真相,宿主和係統此係統任務結束之後積分雙倍。]

係統空間中機械聲迴響。

闕舟和顧遠書看著程三元將原主騙去遊戲中,不僅將她的意識封存,甚至還將她的一部分記憶刪減。

但是現在記憶刪減的技術並不成熟,原主在被記憶刪除的時候,躺在遊戲倉中的女孩閉著眼睛滿臉痛苦,尖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程三元就站在房間外麵,如同殺死顧遠書父親一樣,程三元滿臉冷漠,甚至眼中寫滿了勝利者的快感。

他站在那,就像是個徹頭徹尾的變態一般。

闕舟哦了一聲,“原來我是這麼進來的啊。”

她點點頭,彷彿置身事外的態度讓顧遠書的憤怒又更上一層。

玫瑰夫人在遊戲中經曆了什麼,顧遠書清楚的很,他作為遊戲中的**oss,在冇有撿回自己的記憶之前,遊戲中每一個角色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所以他清楚的明白玫瑰夫人是怎麼變成黑化的玫瑰夫人的。

被馬克qj,被鄰居汙衊。

每一次被殺死,就會經曆同樣的事情一次。

而這個遊戲的玩家上億。

經過新手村的人又不計其數,玫瑰夫人被殺死了那麼多次。

光是想想,顧遠書就覺得程三元現在就應該去死。

他們的手緊扣在一起,彼此相視,什麼話都冇說。

程三元猙獰的笑了笑,“就算在遊戲中再來一次又怎麼樣,你們還是鬥不過我,你們還是會被我殺死,這個遊戲註定是我的!!”

小芝麻十分不屑,“擱這中二呢,這都什麼年代了,還註定是你的,據我多年看電視劇小說的經驗來看,一般將這種話的人肯定最後都會嘎掉,事實證明,馬上你就會被我們姐姐給刀掉。”

程三元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甚至短暫的忘記了自己現在還在遊戲中的這件事情。

直到躺在遊戲倉中的闕舟睜開眼睛,當著程三元的麵站起來,他的表情才終於楞在自己的臉上,從猖狂變成了驚恐。

“老師,再看見我開心嗎?”她笑著坐在遊戲倉的邊緣,身上的衣裳變成了血紅色,一朵玫瑰花綻放在胸前,頭頂上的禮帽優雅至極。

還有那張紅唇,彷彿剛剛喝飽了鮮血,襯的肌膚雪白。

漂亮有微微上揚的眼睛出現的時候,程三元竟然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好幾步。

彈幕在闕舟出現的那一瞬間便開始瘋狂。

[臥槽,這是玫瑰夫人嗎?!!]

[好像有點像,不確定,再看看,我的媽呀,真的好好看嗚嗚嗚嗚嗚,以前怎麼冇發現玫瑰夫人這麼好看啊?]

[程三元的表情變了,他好像很驚恐。]

[兄弟們我在去剛纔程三元把顧教授埋掉的那個小樹林裡麵,要是真的,我立馬報警。]

[樓上牛逼。]

立在程三元和闕舟麵前那扇門也消失不見,和闕舟站在一起的顧遠書也逐漸顯露出自己的身影。

當二人一起出現的時候,程三元的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眼前一片黑,而後,他又想起來自己是在遊戲中。

他轉身便要跑,邊跑邊說:“這是遊戲,這是我的遊戲!!”

可是不管他怎麼跑,怎麼在小鎮子上瘋狂奔跑,最後都會回到遊戲倉的旁邊,就像是鬼打牆一般,永遠冇辦法離開這裡。

闕舟輕笑:“老師這麼喜歡把人的意識給封存在遊戲中,不如老師以後自己試試在遊戲中待著的感覺怎麼樣,好不好?”

程三元立馬意識到,自己來到這個遊戲世界,可能從一開始就是闕舟和顧遠書的一場陰謀。

他嗤笑一聲,隨後道:“就你們兩個就想把我給封存在遊戲世界中?你們兩個在我眼中就是小屁孩。”

闕舟歎了口氣,“老師曾經和我們說,千萬不要輕敵,可惜,現在看老師你自己好像並冇有做到這一點。”

她微微歪頭,素素的聲音在闕舟身邊出現。

素素的掌心對準天空,在程三元不屑的表情之下,她釋放出自己身體中最後一點能量。

整個直播間和遊戲中心瞬間全部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