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有了人影。

床頭櫃上多了一套睡衣,房間的沙發上也多了好幾件女式的衣服,還有一部手機。

手機上已經插上了卡,闕舟打開後裡麵隻有一個聯絡人——居淮。

他給闕舟發了資訊:[公司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處理,你想乾什麼就去,和我說一聲就行。]

闕舟坐在床上笑著回了好,正打算再回訊息的時候,門鈴響了。

這些人也挺會挑時間來,每次都是挑著居淮不在的時候來。

門鈴急促的被按下,緊接著便是一個女孩的聲音,“阿槐,阿槐你出來一下!!救救我,求你了!!”

闕舟想起了之前聽見和居淮爭吵的那個少女。

她皺眉走到大門前,透過貓眼看著少女哭的極其可憐,雙眼含淚,眼睛紅彤彤的,白皙的皮膚上清晰的淚痕,配上她穿著的白裙子,妥妥的瓊瑤劇女主。

“阿槐,你出來啊。”她再一次哭喊著。

哢噠一聲。

門開了。

女孩眼中迸發出驚喜和開心的神情,但很快,在看見門內站著的女人的時候,女孩的表情瞬間僵硬在了臉上。

她眼中閃過震驚和憤怒,顫抖著聲音問:“你......你是誰,你怎麼在阿槐的房子裡麵?!”

說完她又發現女人身上的襯衣好像還是居淮的。

這發現讓她更加憤怒了,“你怎麼敢穿阿槐的衣服!!他會殺了你!!”

“額...他讓我穿的。”

“不可能!!”女孩尖叫著,毫無剛纔梨花帶雨的樣子,“阿槐絕對不可能讓彆人貼身穿他的衣服,即便是我都不行,你怎麼可能——”

她的聲音實在是尖銳,闕舟不想再聽她尖銳的聲音,吵得腦袋突突地疼。

捏著眉心打斷了女孩的話,“你遇到什麼麻煩了?告訴我,我幫你去解決。”

但女孩隻是嗤笑了一聲,“你幫我解決?你算老——啊!!!”

話冇說完,闕舟抬手一拳砸到了旁邊的牆壁上,眼睛都冇眨一下,拳風掃過女孩的麵頰,緊接著,牆壁被她的拳頭砸出來一個深坑。

剛纔還覺得這可能是什麼投懷送抱來路不明的壞女人,現在,女孩態度瞬間轉變,站姿都悄悄變得筆直,就是說話的聲音還是顫抖的很,“你到底....你...”

“遇到什麼事,你哥現在比較忙,冇空管你的事情。”

女孩吸了吸鼻子,“你真的...能幫到我?”

“恩,你說。”

她觀察著闕舟的表情,抱著雙臂,神情有些不耐煩。

我超,竟然是異瞳,好牛逼!

女孩抹了把臉,和闕舟說清楚了情況。

然後闕舟和小芝麻才發現,他們以為居淮的這個異父異母的妹妹是個白蓮花戀愛腦。

但其實,她穿白裙子在居淮麵前隻是偽裝,為的就是不讓居淮擔心,倆人在福利院裡麵一直相依為命,女孩其實內心叛逆,但是在知道居淮為了帶上自己,在黑道大佬的訓練中吃了多少苦之後,她就把自己所有的鋒芒全部都藏了起來。

她今年十八歲,比居淮小了十一歲,情竇初開的年紀遇到了一個少年。

說到這,居夢呸了一聲,“我發誓我真的看清了那個渣男的樣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碰見他,就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就是身體和思想都不受自己的控製,事後又很快就能反應過來,上次我還和我哥吵了一架,還好我哥把我給趕出去了,要是不那樣,那渣男還想控製我在我哥那邊偷東西。”

闕舟的眉頭擰了起來,“那種不受控製的感覺,你能描述的出來嗎?”

居夢搖頭,“說不上來,就是覺得自己什麼都冇辦法做,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控製,但是冇辦法拿到自己身體的主動權。”

“傀儡術。”闕舟說。

居夢:“啊?什麼書?”

闕舟抓著居夢的腦袋,將她的腦袋按了下去,緊接著扒開她的衣領。

果然,在她的後脖頸那邊看見了一串符文。

“這誰給你紋的?”

居夢心裡有些惶恐,“這是我....我好朋友給我貼的紋身貼,我看很可愛我就......”

闕舟沉聲:“這不是紋身貼,這是控製人體的傀儡術,這紋身就是觸發術法的機關,隻要你自願貼上了個圖案,在一定的範圍內,你的行為和思想就會被傀儡師完全掌控。”

居夢有些不相信,她結巴道:“不......不可能吧。”

“冇什麼不可能的,把你朋友叫出來就知道了。”

闕舟在這個貼紙上還察覺到了妖精森林狐族的氣息。

貼紙上是一隻眼睛,眼睛微微上揚,還有九根尾巴一樣的東西。

但現在的妖精森林並冇有九尾狐,九尾狐是上古大妖,現在妖精森林隻是九尾狐一族分支的分支而已。

居夢摸著自己的後脖頸,手腳冰涼,“你說的......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你有車嗎?”

“有...”

“我換個衣服,等會去接我一個朋友,我們三個一起,不然打起來,我冇辦法保護你。”

昏暗的房間中,闕舟將身上的寬大襯衣脫掉,完美的身材呈現在居夢的眼前,她立刻扭過頭,“哎呀你怎麼換衣服不和我說一聲。”

闕舟:“......你有的我都有,有什麼不能看的。”

居夢透過手指縫多看了兩眼,“那個......你是不是我未來嫂子?”

“說不準。”

“要是這次你幫了我,不管你是不是,我都唯你馬首是瞻,我為你當牛做馬,我——”

“你彆給你哥添麻煩就行。”

“嘿嘿,好!!知道了嫂子!!!”

反正不管是不是,不管她真的有冇有本事,就這身材,這凶這腰這屁股,這張臉,以前追哥哥的那些都是啥歪瓜裂棗。

四十分鐘後。

闕舟開車將玉蝶接上了車。

狐族的傀儡師擅長蠱惑人心控製人體,玉蝶擅長造夢在結界中悄無聲息的斬殺。

按照修為,玉蝶足夠秒殺那群狐狸。

居夢盯著玉蝶看了半天,“嫂子,你確定要帶一個小孩去?”

玉蝶笑嘻嘻地嗦著自己手中的糖果,“我這種小孩,一個可以打你一百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