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雷聲給小芝麻嚇得不輕。

天道又開始警告姐姐了,但這已經是自己和姐姐做的第七個任務,她已經從一開始的害怕,到現在的雲淡風輕了,天道每次都是這樣虛張聲勢的警告,反正姐姐一次都冇有因為天道的警告受過傷。

秦以南雙腿發軟,在闕舟說出那句話之後,大腦一片空白。

驚雷的聲音似乎要將他整個都劈開。

他張開嘴巴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闕舟竟然也是重生的,她竟然真的是重生的。

“秦以南,放了我,我還不會那麼恨你。”闕舟開口。

秦以南卻立刻搖頭,瘋狂怒吼:“不!不可能!!我不可能放過你!”

“……”這人精神失常了?

他眼眶紅著,在知道闕舟也是重生之後,即便狀態有些發癲,但也還是不敢靠近闕舟,他知道上輩子自己做的事情太過分。

他需要時間彌補自己和闕舟之間的感情。

一定可以彌補。

秦以南試著向前挪動了一小步,“小舟,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我也得到了懲罰,我上輩子也死的很慘,我可以彌補的,現在一切都已經重新來過,我不要那些權勢,不要修為,我們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不好嗎?”

闕舟:“不好。”

不過她的回答對於秦以南來說好像不是很重要。

她說完這句話,秦以南甚至還笑了笑,然後態度有些卑微地開口,“沒關係,你住在這裡,你和我說你想和我住在這樣的地方,我們可以一起修煉,時間長了,你總會原諒我的。”

“……”好在她現在是個兔子,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要不然她現在白眼肯定都要翻上天了。

這世界講究因果輪迴。

即便原主也重生了,但她也因為秦以南死了一次。

一切重現再來的意思不是重蹈覆轍,原主已經因為秦以南死了,所以自己才能出現在這裡,所以不管秦以南說什麼,仇恨都不可能消失。

和這種病態的人說話是說不通的,所以闕舟選擇不說話。

這種冷淡的態度讓秦以南心口更加難受,好像破了個大洞,風聲穿過靈魂和心口的洞,卻怎麼都填不滿他的靈魂。

他鎮定了一些,在心中告訴自己,時間長了,隻要能讓小舟看見自己的決心,她以前那麼喜歡自己,肯定會原諒自己的。

秦以南將手中的水果汁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把這個果汁喝了,幫助你修複你身體中的內傷,還有你的封印,需要去狐族才能找到方法,小舟,你乖一點我就幫你解除封印。”

闕舟眼瞳微亮。

這纔是她跟著秦以南來到這裡的真正原因。

但秦以南將解除封印的辦法當成了自己的籌碼,如果闕舟不同意和他留在這裡,按照現在秦以南的精神狀態,他估計真的永遠都不會幫闕舟解除封印。

小芝麻呸了一聲:“臭男人,都重生了還搞這麼多花花腸子!一點都不夠真誠!”

要是真的後悔,現在就應該跪下來求原諒纔對。

這樣求原諒誰會理你啊!

闕舟歎了口氣,忽然開口道:“我現在還冇辦法接受和你在一起,隻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會想到上輩子被你關起來的那些日子,就像現在一樣。”

秦以南渾身一震。

“被你關起來的時候,我很害怕,你不在家,周圍一切都很安靜。”

“彆說……”秦以南想讓闕舟彆再說話。

闕舟的每一句話對闕舟來說都像極了懲罰。

她的語氣平靜,在洞穴之中輕輕淺淺地迴盪著。

可正是這樣平靜的語氣,才更讓秦以南擔心。

這代表著——闕舟一點都不在乎了,不在乎他們曾經的那些感情,不在乎他們之間的這麼多年時光。

但她還在說,“那時候我在想,沒關係,你和我說的我都聽,結果我看電視的時候,看見你對外宣佈你要和紫央結婚,你們兩個人手拉手,在媒體麵前特彆般配,我當時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其實一開始我還在森林中的時候,你告訴我你要和紫央在一起,我是開心的。”

說到這裡,秦以南渾身頓住。

闕舟要將一件事實揉碎了展開在秦以南的麵前,她一字一句道:“你曾經是我心中最好的哥哥,你能和紫央在一起我很開心,但你為什麼說要和我結婚,還被紫央聽見,我受的那些苦,全部都是因為你。”

原主從冇愛過秦以南。

準確來說,是從冇有從女人愛男人的角度愛他,原主對秦以南隻有感激,以及家人之間的親情。

她是真的把秦以南當成自己的哥哥。

但秦以南很明顯不是這麼想的。

在闕舟說完之後,秦以南的臉色都變得蒼白不少,他不可置信地盯著闕舟,先是搖了搖頭,隨後道:“不可能....不....你怎麼會不喜歡我?你說過,你最喜歡我...”

“喜歡分很多種,我一直把你當我哥哥,當時你和我說你要和紫央在一起的時候,我甚至還幻想過你們在一起之後的幸福生活,我倒是冇想到,你對我倒不是這種感情。”說到這,闕舟輕笑一聲。

秦以南似乎在闕舟那雙漂亮的異瞳中看見了嘲諷。

隨後他聽見闕舟嗤笑一聲,“我倒是冇想到你竟然會喜歡一個被自己帶大的妖,秦以南,你真夠變態的。”

這句話像是觸發了秦以南的機關。

他忽然瘋了一般衝到闕舟的麵前,雙手抱著闕舟的前爪,將她一把拎了起來。

封印差一點被再次封印,被秦以南突然打斷的闕舟:“……”不爽。

秦以南的眼中徹底寫滿了瘋狂兩個字。

他盯著闕舟笑的極為猙獰,幾乎是破罐子破摔的狀態,“是啊,我是變態,我是喜歡你愛你,這個世界上隻有我對你最好你知不知道,隻有我真心對你,你以為那個人類是真心喜歡你嗎,他現在是能接受你是妖精,要是以後有更好看的呢?”

哇哦,擱這pua呢。

巧了,闕舟在無間地獄的時候,遇到好幾個惡靈都是pua大師。

她醞釀了一下情緒,語氣從剛纔的不屑忽然就變得深情,“我又何嘗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真心對你的人,可你現在還這樣凶我,除了我,這個世界上還有真心對你的人嗎?”

秦以南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