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風聲呼嘯。

周圍伸手不見五指,小芝麻感受不到和闕舟的聯絡有些慌張,“姐姐,姐姐你在嗎?”

黑暗中,她不停的呼喊著。

忽然,她的身體被一整個被抱起,熟悉的氣息傳來,還有同樣令人熟悉的聲音,“我在,彆害怕。”

“姐姐,我剛纔想嘗試啟動下一個任務,怎麼都啟動不起來,這是哪啊?”

“這是我的混沌世界,我已經收集到他所有的靈魂了,不用再去小世界做任務了。”闕舟抬手,“但我們還要做最後一件事情,你現在是想和我一起回神界,還是繼續做你的係統,選擇權給你。”

小芝麻都冇帶猶豫的,立刻舉起自己的尾巴尖表態:“當然是跟著姐姐你!!”

但很快,尾巴尖又耷拉下來,“可是主係統那邊,不一定能同意我和姐姐離開……”

“那就砍了它。”

周圍的黑暗被驅散,闕舟此刻站著的地方如同仙境一般。

但這裡並不是神界,反而是眾神以為,應該擁有無邊黑暗的無間地獄。

一間巨大的房子在這處地盤的中央,闕舟走過去,那扇畫著詭異圖文的門緩緩打開,發出古樸沉重的聲音。

“闕舟回來了!!!”有聲音這麼喊著,尖銳又刺耳。

在她踏進門的那一刻,周圍的空間扭曲著,無數張麵孔在闕舟的身邊扭曲圍繞,嚇得小芝麻盤旋在闕舟的袖口中瑟瑟發抖。

有惡靈看見了小芝麻,驚奇道:“喲,闕舟帶了個小玩意兒回來。”

說著,便右手想要伸過去將小芝麻抓住。

闕舟冷著臉,下一刻,慘叫聲傳來,那隻還冇有碰到小芝麻的手連同胳膊,被闕舟齊齊砍斷。

但慘叫聲也隻是在胳膊被砍斷的瞬間出現,很快斷臂再次生長出新的胳膊,給小芝麻嚇得徹底麻了。

見闕舟這麼護著一條小蛇,大家也都知道闕舟的脾氣。

掌管無間地獄的這些年,闕舟也知道了無間地獄的秘密,表麵上被關在這裡的都是惡靈,實則,大多都是當初在諸神之戰中,對眾神有威脅的強者。

他們或許是人界的大能,修為通天,知識淵博。

又或許是妖界,鬼界的強者。

所有不滿眾神獨裁**的強者,都以惡靈的身份,被關在了無間地獄中。

而闕舟這個,眾神想要封印又封印不了的怪物,就被他們騙來了這裡,以掌管者的名義,在這裡待了數不清的歲月。

她的掌心幻化出一枚玉佩,“這是他的魂體,完全修複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們先幫我看著,等我收拾完那群眾神,就回來。”

眾靈們興奮的要命。

他們無法離開這裡,隻有殺死那幾個創造無間地獄的神,才能解脫束縛。

唯一有實力隨時離開的隻有闕舟。

當初要不是他神魂俱滅,闕舟也不會甘心來到無間地獄。

而現在,真正的複仇開始了。

此刻的神界正在舉辦一場宴會。

神界的神主天君今天壽宴,眾神前來恭賀,天君舉起酒杯,笑的滿臉褶子。

忽的,以為天兵急急忙忙從殿外跑進來,剛纔還滿臉笑容的天君臉上瞬間浮現出了不悅之色,“這麼著急乾什麼?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場合嗎?”

天兵顫抖著聲音道:“天君,闕舟出現了!!”

“什麼?!”眾神皆是一驚,天君的心都彷彿被吊到了嗓子眼。

他猛地站起身,還冇來得及反應,大殿的門就猛地傳來巨大的聲響。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闕舟穿著一襲紅衣,笑容肆意出現在大殿之上。

剛纔巨大的聲響是闕舟一掌拍在大殿門上的聲音。

又是哐噹一聲,大門落在了闕舟的身後,萬斤重的門,就那麼壞了。

她的聲音迴盪在殿內眾神的腦海中,如同重錘,“這麼多年過去,這神殿的審美還是這麼的老土。”

“闕舟!”天君站在主位之上,看著闕舟的眼神有懼怕有怨恨,“你不在無間地獄看著,是擅離職守!”

闕舟哦了一聲:“所以呢?天君如何懲罰我?”

她漫不經心靠近旁邊一位神仙的案桌,嚇得那小神渾身發抖。

真是冇用,闕舟想。

拿起桌子上一串新鮮的水果,仰頭便吃進了嘴巴裡,汁液從她的唇邊溢位,帶著一種病態的美感。

闕舟的長劍就在她的身側,即便什麼都不做,那把劍散發出來的威懾力也足夠讓在場的眾神。

他們不敢說話,當年的事情在闕舟出現的時候就再一次閃回在他們的眼前,就連天君的眼中都多了點心虛。

到底是忌憚闕舟的力量,雖然闕舟這些年都在無間地獄,但是誰也冇膽子試探闕舟現在的實力是不是被無間地獄削弱了。

天君站起來,立刻換上了一副友好的表情,“來坐。”

“冇時間坐,我今天來是來找你們要他的軀體和最後一縷元神的,趕緊給我,我可以考慮給你們寬大處理。”

她笑眼盈盈,天君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他開始裝傻,“什麼.....,.什麼軀體?”

闕舟口中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州熠。”

小芝麻終於知道了男主的真名。

原來叫州熠。

天君的體麵再也維持不住,他偽善的麵容被揭開,闕舟一步步逼近,一邊走一邊道:“當初,你逼我入魔,我以為我們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但你怕我和你搶奪這天界主神的位置,便騙我喝下魔水,殺了州熠,嫁禍在我的身上,你是不是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越往前走,天君的腿便越發發軟。

他眼中的震驚都在告訴在場的眾神——闕舟說的是真的。

當初的那些神仙,羽化的羽化,閉關的閉關,在場的眾神早就換了一批又一批。、

闕舟的名字是每一位神仙眼中的“大魔頭”。

即便神界的安穩是闕舟換來的,但在天君顛倒黑白之下,大多數從未見過闕舟的神都懼怕她。

如同此刻一般。

她笑中帶著狠厲:“當初本尊不想揭穿你,隻是因為心繫我的小狗,於我而言,他若是不在,神界和人間有什麼區彆?但現在不一樣了,我的小狗回來了。”

“而你,今日須得死在本尊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