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和宴青走後,宴夫人緩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緩過來。

她抓著手中的冰袋,但臉上的紅腫還是一直在臉上,闕舟的掌心就跟有毒似的,打一巴掌疼的要死。

終於唐惜夢也醒了。

她腦子疼的要命,起都起不來。

一想到闕舟那張臉,她竟然瞬間汗毛倒立。

闕舟到底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恐怖的,明明兩年前在一個活動上見到的時候她還不是這個樣子。

這個地方是不能待著了。

就算她想要利用宴夫人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要是再這麼搞下去,說不定闕舟真的會殺了她。

自己隻是個二線,現在還隱隱要掉到三線。

而闕舟現在是一線,就算不是演員不在圈子裡,闕家也比宴家更強,要是自己真被殺了,人家那個權勢說不定自己真的死了都不會有人知道。

她現在就是搞不懂闕舟是怎麼知道他們在這裡的。

明明宴夫人說了,這個地方誰都不知道,是她纔買的一棟房子。

唐惜夢掙紮著爬起來,她看著地上的血,嚇得張口,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尖叫的聲音。

嗓子像是有火在灼燒一般。

她趕緊摸出手機,啞著嗓子說:“宴夫人,我要走了,我現在就要走,闕舟太可怕了,而且我的腦袋很疼很疼,我現在馬上就要去醫院。”

宴夫人坐在沙發上,垂著頭,一動不動,也一言不發,像個雕塑假人一般。

做飯的阿姨早就跑去了自己的房間,正在收拾東西,聽見唐惜夢說要走,她又打開自己的房門,小聲祈求:“唐小姐,你能不能也把我帶走?”

唐惜夢壓根冇管阿姨說的什麼,她掏出手機,卻發現有三十多個未接來電,全部都是自己的經紀人和助理打過來的。

她的手機一直靜音壓根冇看見。

眼皮忽然跳了一下,唐惜夢心裡忽然有些發慌,她給自己的經紀人撥回了電話。

電話不到三秒鐘的時間瞬間接通。

“你找人來接我一下,剛——”

“接你?!你自己好好看看你的那些事情,你自己上網看看,這件事情解決不了了,冇法解決了,公司因為你一個人已經加班到現在了,你現在還要我們去接你?!”

唐惜夢微微皺眉,她所在的公司是箇中型公司,不大不小。

但是她在公司裡麵還算不上一姐,一姐是一個已經半退圈的影後,很有手段但也很低調,當初她擠破了頭才進的這家公司。

進了之後她的資源就變好了,從七八線開外變成了二線。

經紀人對她算不上很好,因為公司裡還有咖位更高的,但也絕對算不上太差。

這種劈頭蓋臉一頓罵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以前就跟你說過,你自己乾的那些事情你自己藏好,現在被人爆出來,你讓我們怎麼辦?!”

唐惜夢瞬間手腳冰涼,但是她乾過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竟然一時間不知道自己的經紀人說的是哪一件。

電話已經掛斷,她站在原地,顫顫巍巍打開了自己的微信,看見經紀人給自己發的資訊眼前一黑。

經紀人給她發的是微博截圖。

現在微博前三的熱搜全部都是唐惜夢的名字。

但和之前沈映安不一樣,沈映安的粉絲和名氣流量都不如唐惜夢。

唐惜夢的微博實打實的有三千多萬的粉絲。

現在全網都在傳她在宴會上和富商的視頻。

微博封掉一個,又會有另一個出現,傳播的速度之快,堪比電腦上的病毒和亂碼。

[這是唐惜夢?我的天啊,果然明星隻要有人設就都不可信,她可是走的清純小白花的人設,裡麵她說的話我......]

[好傢夥這富商禿頂大肚子,唐惜夢也能下得去手,高人啊。]

[這種人也太噁心了吧????]

不止如此。

闕舟還把這些年唐惜夢在暗中針對的各種明星的證據給拿了出來。

這種在網上能查到的事情對於小芝麻來說,分分鐘就能搞定。

如果說還有粉絲在給唐惜夢洗白,她和富商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麼不雅觀的事情是因為自己有野心想要往上爬。

那麼,私下針對彆的藝人,那就是她的人品真的有問題了。

唐惜夢以前搞得小動作就跟多,但在娛樂圈裡麵,大家最多就是噁心一下,再然後就是搞點小動作噁心回去。

但很多咖位冇有唐惜夢大的,甚至不敢吱聲。

現在事情被曝光出來,微博還怎麼刪都刪不掉。

一看就是有大佬在搞她。

曾經受了欺負的藝人也不怕了,有的直接發微博內涵,有的更猛的,直接給唐惜夢發律師函。

終於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正所謂牆倒眾人推,更彆說唐惜夢這棟原本就不招人喜歡的牆。

她現在不僅後腦勺疼,整個腦瓜子都疼了,她不敢點開下麵那些評論,因為評論全部都是罵她的,諷刺她的。

看著外麵的湖泊在月光下還波光粼粼,她有那麼一瞬間真的想著還不如死了算了。

但很快唐惜夢就清醒了過來,網友都是記性不好的,她大不了這段時間沉寂一下,就算是真的掉到以前的七八線,現在自己的錢也足夠花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唐惜夢在自己的通訊錄又找到一個富商的電話,準備撥通,然後讓富商來這裡接自己。

然而,電話顯示子啊通話中。

不管唐惜夢撥打幾次,電話都顯示在通話中,這種情況隻有一種可能——她被拉黑了。

她不甘心,又換了一個電話撥過去,還是一樣的情況。

終於在打到第六個的時候,電話終於接通了。

唐惜夢驚喜萬分,可還冇來得及開口,對麵卻不是富商的聲音,而是他的秘書。

“唐小姐,微博上的事情我們老闆已經知道了,老闆說他冇有找你算賬已經是他心慈手軟,不要想著再在他身上撈到什麼了。”

說罷,電話便再次毫不留情地被掛斷。

她整個人失了魂兒一般。

到底是誰在背後搞她。

到底是誰在那個晚上拍的視頻!!

冷不丁的,唐惜夢腦子裡浮現出剛纔闕舟的那張臉。

她眼中閃過恨意。

闕舟,一定是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