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們已經到了新的位麵啦。”小芝麻的聲音從係統空間中傳來。

闕舟已經坐了半個小時了。

半個小時之前,自己還躺在床上,握著宴青的手,半個小時之後,她再一次成為了另一個人,開始一段新的人生。

這種感覺讓闕舟還有些恍惚,總覺得像假的一樣,但是周圍一切真實的觸感都在提醒闕舟,這不是假的,是真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眼四周,周圍像是辦公室,眾人正在午休,大部分的人都在趴在桌子上睡覺,還有一部分的人還在內卷工作,或者是正在玩手機。

“接受劇情。”

闕舟現在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廣告公司,原主現在正在做市場營銷方麵的工作。

公司的規模算不上很大,但是原主今年25歲,很多身邊的朋友都還在讀研,當年她畢業後卻一意孤行不想讀研,便早早進入了社會,已經經曆了三年社會的毒打。

原主能吃苦,也聰明,腦瓜子裡總是有些天馬行空的點子。

加上長得又好看,在公司裡麵的人緣一向都挺好的。

在她入職一年後,公司新來了一個男員工,叫鄒子明,長得高大帥氣。

對於原主公司女性比例大大高於男性的情況下,鄒子明的出現成瞬間成為了整個公司的名人。

當時原主也覺得這員工挺帥,但冇放在心上,因為原主當時正在準備晉升副部長的職位。

她每天蓬頭垢麵,不化妝,甚至三天洗一次頭,衣服隨便穿。

每天上班的時候在做策劃,下班回家了還在做策劃。

半個月的時間就瘦了將近十斤。

終於她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副部長的位置,工資也翻了將近一倍。

然後原主便發現,那個新來的鄒子明總是跑過來請教問題,原主屬於不太好意思拒絕彆人的那種人,鄒子明問,她便回答。

一來二去,原主發現鄒子明竟然還是自己的學弟。

有道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在一個公司碰見同一個學校的概率真的很小,從那之後原主和鄒子明關係便更近了一些。

原主冇帶飯,鄒子明就把自己的飯給她吃。

她冇帶傘,鄒子明就先把她送回去自己再回去。

原主也不是傻子,時間一長,她和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到鄒子明對自己有意思。

她以前上大學的時候談過一次戀愛,但那段戀愛還冇維持一週的時間她就發現那個男的是個渣男,果斷分手了。

所以對於談戀愛這方麵,原主幾乎可以說是冇有任何的經驗。

加上鄒子明實在是溫柔,其實原主也懷疑過,她總覺得鄒子明這人好像有很多經驗一樣。

有的時候,雖然對戀愛方麵冇有經驗,但是女人的第六感還是挺準的。

隻是她觀察了很久。

久到有將近一年的時間。

鄒子明卻還是那麼對原主,好的全公司都以為這倆人在一起了。

但鄒子明卻從來冇有對原主說過喜歡,甚至原主暗示了好幾次,他都像冇聽懂似的。

終於原主忍不住了,她先開了口。

兩人順理成章的在了一起。

一開始一切都好。

到後來,原主發現了不對勁。

鄒子明對自己有非常強的控製慾,不讓她做這個不讓她做那個。

甚至還動手打她。

不僅如此,還經常在原主的麵前哭窮,原主又實在是改不掉自己心軟的這個毛病,每次鄒子明哭窮後她都會給他打錢。

一開始鄒子明還說是借的,後麵每個月要是原主打錢稍微遲了一點,甚至還會被鄒子明罵。

這段不正確的關係在維持了大半年的時間之後,原主終於受不了想要結束。

但她還冇說出口的時候,一個抱著孩子的女人突然找上門來。

指著原主的鼻子就開始罵。

說原主是小三。

那時候原主才知道,原來早在三年前,鄒子明就已經把這個女生的肚子搞懷孕,這女生直接上門逼供,迫不得已鄒子明和這個女生在老家已經辦了婚禮。

所以他才換了個城市來到這個小公司工作。

一切的真相被揭開,血淋淋的十分殘忍,原主覺得自己像是被扔在了沙灘上的醜魚,成為了公司所有人的笑話。

公司裡那些平時看起來和她關係很好的人,明明知道是鄒子明先對她噓寒問暖的,但在這時候卻冇有一個人肯站出來幫她說句話。

甚至還有幾個人捂著嘴巴偷笑。

她冇了錢,還被騙成了這樣。

原主隻好道歉,即便她什麼都不知道,即便她也是個受害者。

但是那個女人仍然不依不饒。

帶著鄒子明的媽甚至鬨到了原主媽媽的單位。

很多人都來私信問她是不是做小三了,甚至還有人給她打騷擾電話問她做小三的感覺怎麼樣。

她一個個的解釋。

可是鄒子明對所有人說:“是她勾引的我,真的,我從來冇對她表白,是她先跟我表白的,我這裡有聊天記錄。”

當時聊天的時候冇覺得有什麼,當鄒子明把那些聊天記錄放出來的時候,原主才恍然發覺鄒子明一直在有意引導自己說一些露骨或者是大膽的話。

她真的成了一個不知羞恥的人。

最後因為她承受不了鋪天蓋地的謾罵,一把安眠藥,結束了自己三十歲不到的年輕生命。

“原主希望鄒子明這個玩弄彆人感情的人後悔,身敗名裂,還有一個就是一定要更努力,往上爬,買下屬於自己的房子,讓公司裡那些兩麵派永遠隻能仰望自己。”小芝麻讀完了原主的願望後,闕舟輕聲恩了一下,隨後便打開手機,看了看自己和鄒子明的聊天記錄。

現在兩人已經到了曖昧的階段。

但原主算是比較保守的人,目前還冇有被鄒子明引導著說出什麼比較大膽的話。

她笑了笑,把所有的聊天記錄全部儲存下來傳到了電腦上,做了個檔案夾。

既然原主想要玩弄感情的人後悔,那倒是很簡單。

她從原主的包裡麵抽出一支口紅。

口紅的顏色有些淡,闕舟指間輕輕拂過,豆沙色的口紅變成了複古的深紅色。

她照著鏡子吐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舉起手機隨意自拍了一張,發了朋友圈。

闕舟:[新口紅會不會不適合我?][圖片.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