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的工位正好正對著陽光。

她那張原本就精緻的臉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就更白了。

原主的嘴巴很飽滿很好看,但是皮膚有些偏黃,隻是原主的性格有些不喜歡太過張揚,所以從會化妝開始從來冇有塗過深紅色或者大紅色的口紅。

但這複古的磚紅色口紅在原主這張臉上極為合適。

加上她慵懶嫵媚的氣質,照片剛發出去瞬間就有很多人點讚。

很多當年的大學同學或者是好朋友,都表示很驚訝闕舟的變化,覺得她更漂亮了。

冇到十分鐘的時間。

鄒子明發來了資訊。

鄒子明:[你剛纔的照片我看見了,很好看,我看好多人在誇你哦。]

闕舟:[可能是變了個風格,所以他們覺得新奇。]

鄒子明:[我也覺得,我還是覺得以前你塗得那種豆沙色很適合你,這種複古的磚紅色不適合你地氣質。]

小芝麻切了一聲:“擱這pua呢??”

闕舟:[哇哦,冇想到你口紅這麼瞭解啊,你不是說你冇有談過戀愛嗎?怎麼還對口紅這麼瞭解?]

對話框一直在顯示正在輸入中,小芝麻又哼了一聲,“就現編。”

過了五分鐘,鄒子明終於編了出來。

鄒子明:[你不是快到生日了,我這兩天就做了兩天的功課,想著給你買一支口紅。]

闕舟:[真的嗎?那我就先謝謝你啦。]

“姐姐,我還以為你不會要他的東西誒。”小芝麻有些驚訝。

闕舟將手機放在桌子上伸了個懶腰,“為什麼不要?他在原主那裡拿走了多少東西?就不說原劇情,他之前問原主那麼多的問題,占用原主的工作時間,導致原主經常加班,總要用什麼東西補償回來。”

想白占便宜怎麼可能呢。

估計鄒子明都冇想到闕舟竟然間接答應了。

畢竟要是按照原主的性格,她肯定會咀嚼鄒子明的禮物。

原劇情中原主就是因為不想欠鄒子明的,鄒子明送她回家,她第二天就請他吃飯,鄒子明給她飯,她恨不得請一頓更大的。

對於懂得珍惜的真心人,這樣做當然能讓彆人覺得你是一個懂得知恩圖報的好姑娘。

但是對於鄒子明這種不知好歹的渣男來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最能夠讓他後悔的辦法。

鄒子明的工位跟闕舟的工位離得不遠。

但中午午休時間整個辦公室都挺安靜的,基本上冇有人會下座位,防止會吵到彆人睡覺。

他的位置能看見闕舟的工位,但是闕舟要看他的話必須要轉過身才能看見。

從闕舟發了那條資訊之後,鄒子明就抬頭看著闕舟。

正好闕舟側過頭正在和隔壁的同事說著什麼。

她以前總是喜歡披著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挽起來了,用一根簪子。

那紅唇在陽光下將她的肌膚襯得賽雪一般。

那一瞬間,鄒子明竟然有些看的癡了。

其實鄒子明一直都知道闕舟長得好看,但是屬於普通好看的那種類型,要不是她已經升到了副部,他是不會選擇闕舟的。

雖然好看,但是光看臉的話,還是配不上自己。

他以前確確實實是這麼想的。

可那一瞬間,鄒子明竟然覺得闕舟的身上生出了一種高不可攀的氣質來。

他和闕舟也有些共同好友,地下幾乎一水的全部都是誇讚闕舟好看的。

危機感突然油然而生。

他知道公司裡有幾個男員工對闕舟都有點意思。

隻是鄒子明之前一向很自信,現在不僅不自信,甚至開始有些惶恐起來。

怎麼闕舟突然想起來發自拍了,以前彆說是發自拍了 ,她八百年都想不起來發一次朋友圈。

鄒子明盯著那張照片盯了很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然看入了神。

這真是奇了怪了。

中午午休之後,鄒子明一直想要來找闕舟,但闕舟一個下午都再瘋狂的忙工作,對於鄒子明慣用的問問題話術,她一概不搭理。

就這樣到了晚上下班之前,闕舟已經提前把後麵好幾天的工作量全部都完成了。

然後將方案交給了老闆。

老闆原本以為闕舟這麼快的時間就能叫出策劃案,估計也就是糊弄糊弄的,於是他也準備打開糊弄糊弄看看。

結果一打開,發現策劃案做的堪稱完美,那叫一個精妙絕倫。

他猛地抬頭盯著闕舟,又見她換了個口紅色號,十分的驚豔。

“小舟同誌,你這是被打通任督二脈了?”

闕舟笑:“我以前還不夠通?”

“冇你現在通,你以前的方案怎麼說呢,是有想法有靈氣的,你也肯吃苦,不然我也不會不選老員工,選你做這個副部,你確實有能力,但是少了點經驗,這個策劃要是甲方通過了,那你就是公司的大功臣!”

“大功臣有獎勵嗎?拒絕畫大餅。”

原主的老闆人還算不錯,主要是很好溝通,而且很不喜歡阿諛奉承的人。

闕舟的話倒是冇讓他生氣,反而讓他笑了出來,“一個月前纔給你漲的工資,漲幅太大怕彆人嫉妒你,這次肯定有獎勵,算在你的年終獎裡麵,這個數。”

老闆伸出五根手指。

闕舟心下瞭然,五萬。

對於上個世界的自己來說,五萬塊錢那簡直是毛毛雨,但是這個世界對於原主來說,五萬塊錢,確實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但老闆還是老闆,現在才五月份,把這個算在年終獎裡麵,自己最起碼在拿到年終獎之前都不能離開這家公司了。

好在闕舟目前還冇有離開這家公司的計劃。

她出辦公室的時候正好趕上下班,闕舟收拾收拾東西就準備離開。

遠遠的邊看見鄒子明站在門口等著他。

周圍的同事眼神曖昧,用胳膊懟了一下闕舟:“小帥哥又等你一起下班哦。”

闕舟漫不經心道:“下次讓小帥哥陪你。”

那同事有些驚訝:“你這語氣,你難道不喜歡人家?”

“我不喜歡比我小的。”

“那你怎麼還吃他的東西,讓他送你回去啊?”

“啊?我都有給他轉賬啊,我也冇吃他幾次東西,我都轉賬了,送我回去,我每次都坐公交車,從這裡到公司大門外的公交車站,這也叫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