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太清楚像鄒子明這樣子的人,內心既自卑又自負。

他的家庭條件不太好,但又見了太多的繁華,不想回到自己老家,覺得那裡已經配不上自己。

但要說努力奮鬥,他似乎也不太行。

成天隻想著在彆人的身上撈到好處,恨不得閉著眼睛錢就能送到自己的手中。

說實話,這誰不想呢。

但大多數的人能分得清做夢和現實,一覺醒來還是會努力工作,努力學習。

鄒子明卻妄想利用彆人,實現這個荒唐的夢。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闕舟每天準時下班。

在同事還在加班的時候,她早就背上了自己的包,瀟灑離開。

時間一長,辦公室裡麵的人就開始有了些彆的微詞。

這天闕舟剛背上包打算離開,旁邊的同事看了她一眼,“闕舟,你又下班啦?”

闕舟嗯了一聲:“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了,你們今天也加班?”

“是啊,我們不像你這麼有福氣,能有領導的賞識,你不要加班,我們要加班。”那同事歎了口氣,話裡話外都在說闕舟不加班是因為和領導關係好。

旁邊有人接話:“是啊,羨慕你能和領導關係那麼好,下次也教教我們怎麼和領導搞好關係唄。”

闕舟挑眉,“想學?”

同事愣了愣,冇想到她真有竅門,點了點頭:“有點想。”

“行。”闕舟拿出手機,當著眾人的麵撥通了領導的電話。

當領導的聲音從對麵傳來的時候,剛纔還一臉八卦好奇的同事麵色大變。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瞬間搶奪過闕舟手中的手機,手忙腳亂的掛斷了電話。

她拔高聲音,有些焦急地衝闕舟吼:“你乾嘛啊!”

闕舟聳肩:“不是你說想知道為什麼我和領導的關係那麼好嗎?我打電話,你當麵問他不好嗎?”

“闕舟,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成了副部,又拿下一單大單子,現在領導賞識你,你就了不起了?”

突如其來的爭吵讓辦公室都陷入了沉默中。

闕舟餘光看見了鄒子明看過來的眼神,但是很顯然這個慫人是不可能會站出來為自己說什麼的。

她輕笑,“我是挺了不起的,本來那個單子是要給你,你說你太忙,所以給了我,我花了一天的時間,做了你一個月可能都做不完的單子,還拿下和大公司的合作,我不了不起,難道你了不起?”

窗外已然黃昏。

她今天穿著吊帶的墨綠色緊身裙,還有一件很薄的開衫。

漂亮的蝴蝶穀在開衫下若隱若現,以前總是被包裹住的身材現在被完美展現,闕舟變了,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能看出來。

變得更自信,即便還是不常化妝或者隻化淡妝。

但她每天都會塗最紅的口紅,卻一點都不突兀,複古色的紅唇和她身上墨綠色的裙子相得益彰,漂亮的讓人挪不開眼。

就連和她鬨不愉快的同事,都怔愣了幾秒鐘之後才終於反應過來,剛纔闕舟是在諷刺她。

“闕舟,你是在諷刺我?”那同事瞪大了眼睛。

周圍的人都在觀看好戲。

闕舟搖頭:“我隻是陳述事實,冇有要諷刺你,這些天你們在背後說我的那些話,我不是聽不見,也不是不敢和你們正麵迴應,我隻是覺得冇必要,但並不代表我喜歡被你們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

她的眼神掃視一圈。

即便當上了副部,在原劇情中,辦公室的同事還是冇有把她當成領導。

以前讓她帶咖啡,當上副部之後還是會讓她帶。

以前讓她做一些小事情,當上副部之後還是會使喚。

原主一直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大家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一個辦公室的人,很多事情順手就幫一幫好了。

殊不知,這群辦公室的人,其實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白眼狼。

“我再怎麼說都是副部,是我努力得來的,隨便你們怎麼說我擺譜或者拿架子,事實就是我是你們的上司,我還很小心眼,下次誰再讓我聽見有人在背後說我什麼,我會直接告訴領導,我和領導的關係,確實挺好。”

闕舟笑著將自己的包拿起,漂亮的手把自己耳邊的一縷碎髮給攏到耳後。

玲瓏有致的身材消失在辦公室中,在她離開的瞬間,竊竊私語聲出現。

剛纔和她說話的那個女同事氣的拽著旁邊的同事就開始罵了起來。

但還冇說得出口,闕舟的聲音再次在辦公室門口響起,“我聽見你說我什麼了,我記下來了。”

嚇得那女同事尖叫一聲,甚至不敢轉頭去看。

那恐怖的壓迫感,還有強大的氣場籠罩在整個辦公室中。

這次闕舟走後,整個辦公室徹底安靜了。

小芝麻在係統空間裡那叫一個爽。

跟著大佬就是爽,躺贏彆說,親眼看見大佬拒絕職場同事之間的pua。

啊,大佬真的好剛,她真的好爽。

再次感歎,躺贏的感覺,好爽!!!!

闕舟剛出公司大門,手機就傳來了提示音。

鄒子明給她發資訊,讓她在公司門口等自己一下。

小芝麻呸了一聲:“他誰啊他,還要姐姐等他,以為自己是什麼不得了的大明星嗎?”

手指準備刪除,就在快按下刪除鍵的瞬間,闕舟改變了想法。

她打開了錄音。

十分鐘後。

鄒子明有些氣喘籲籲的出現在了闕舟的麵前。

公司門口基本上冇什麼人,加班的加班,不加班的早就已經回家。

闕舟站在黃昏之下,遠遠的看著,晚霞好像在她的身上為她鍍上一層金光。

鄒子明再次心動不已。

他甚至有些緊張起來,走到闕舟的身邊,扭捏問道:“剛纔你和她們吵架,你會不會生氣?”

這問的是哪門子的廢話?

闕舟睨了他一眼,“還好,我不會和他們計較什麼,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你彆生氣,我今天來是想問你,明天可不可以一起出去吃個飯?”

他垂眸,瞧著倒是乖巧又單純,怪不得原主一開始會被他迷惑。

闕舟輕笑,笑聲如蠱,在鄒子明的耳邊落下。

他心臟再次劇烈跳動。

“好啊, 你定地方,我一定赴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