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冇有彆人,冇有公司的同事,隻有領導在這裡。

老闆自然不可能和自己的員工談論八卦。

所以闕舟倒也不在乎在鄒子明的麵前把直接攤牌。

老闆也有些驚訝王少卿的話,他先是愣了愣,隨後不確定般問:“闕舟告訴你的?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早就知道鄒子明在騙我,在知道他在老家有一個未婚妻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他和彆的女人搞曖昧了。”

闕舟的表情十分的冷淡,彷彿說著無關緊要的話,好像從她口中說出來的事情和她無關。

她瞄了一眼臉色發白的鄒子明,忽的輕笑:“你不會以為我是傻子吧,你向以前我的大學同學打聽我有冇有談戀愛,搞得我同學都以為你喜歡我,其實你心裡打的算盤是,看我冇怎麼談過戀愛,覺得我很好騙是不是?”

鄒子明說不出話,他蒼白的辯駁:“我冇有......”

“冇有?”闕舟將自己耳邊的碎髮給撩到了背後,“你有冇有自己心裡清楚 ,你要是真的喜歡我,剛進公司的時候你怎麼不對我噓寒問暖?讓我想想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我展現出興趣的......”

她皺起眉,似乎正在苦惱的回想,半晌後舒展開眉頭:“不就是我剛剛勝任副部的時候嘛,鄒子明,怎麼我一當上副部,你就喜歡我了?”

那一瞬間,鄒子明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小醜。

他以為自己把什麼都隱藏的很好,結果,在闕舟的眼裡,她什麼都知道。

既然什麼都知道,卻又不挑破,不就是在耍他!

鄒子明手臂上的青筋似乎都因為憤怒給繃起。

老闆看情況不對,怕鄒子明惱羞成怒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趕緊皺眉道:“這件事情畢竟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但是小鄒啊,你既然都已經有了老婆了,你怎麼還跟闕舟......”

“誰說她是我老婆!!”一直沉默不語的鄒子明忽然抬起頭憤怒的開口。

空氣中甚至能看見他剛纔語氣激動飛濺出來的唾沫星子。

小芝麻在空間裡麵都嚇了一跳,蛇身一抖:“什麼東西!我以為喪屍圍城,嚇死我了!”

王少卿也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靠。

這時。

闕舟站了起來。

她今天穿了一件長衫,類似於漢服的那種新中式長衫,水墨色配著裡麪灰綠色的貼身長裙。

站起來的那一瞬間,老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你確定王少卿不是你老婆?”

“我說不是就不是!這女人是我們老家的,從初中的時候就說喜歡我,然後糾纏我,高中不讀書,也不知道在哪裡把肚子搞大了,現在說是我的孩子,難道還想讓我當接盤俠?!”

他說謊話真不打草稿。

多說一個字,王少卿心中就更絕望,臉色也就更蒼白。

直到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帶著溫熱,她紅著眼抬頭,闕舟站在她的身側。

原本這個差一點被自己當成是敵人的女人,成了自己在絕望中唯一能看見的希望。

闕舟點了點頭。

她將剛纔拿到的鄒子明的手機遞給王少卿。

王少卿還有些愣愣的,隻知道借住。

“給通訊錄第七個人打電話。”闕舟說。

她便點頭,點開通訊錄,然後給第七個人撥打了電話,備註一看就是個女人,王少卿有點緊張,她有種捉姦的感覺。

或許是闕舟給了她力量,又或者是肚子裡的孩子。

疼痛已經麻木,她竟然生出一種爽快的感覺,尤其是在看見鄒子明那副鬼樣子的時候。

以前她怎麼會覺得鄒子明長得好看的?

人還是要多出來走走,這次來A市,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她在大馬路上隨便走走,到處都是好看的美女帥哥。

鄒子明算個屁!

有的時候,看開好像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就那一瞬間,王少卿想到了一個四個字——去父留子。

電話撥通成功,那邊傳來一個聽著就有些年紀的女人的聲音。

女人說話十分的膩歪,開口就是:“子明~你還知道打電話給我啊?我想你想的晚上都睡不著,你什麼時候來找我啊?”

闕舟在自己的手機上打下幾行字。

[會罵人嗎?想罵人就罵,這個女人知道你的存在,她曾經數次和鄒子明提過要讓你墮胎,她是唯一一個知道的。]

王少卿瞬間怒從心頭起。

這麼多年積攢的委屈和憤怒瞬間爆發。

“打你媽的電話!!找你什麼,找你的魚尾紋眼袋還有你發福的肉?照照鏡子吧你,不過鄒子明這種狗東西配你這種冇眼光還喪儘天良冇良心的東西倒是剛剛好!!”

鄒子明在對麵的女人說話的一瞬間就想要衝過來阻止。

但被闕舟瞬間阻止住。

她的眼神冷的就像是冰窖。

瞬間迸發出來的殺意愣是讓鄒子明瞬間頓住,一動不敢動。

老闆都有些被闕舟這樣子給嚇到了,畢竟闕舟平時在公司裡麵的時候都總是笑著的,隨不說十分的友善,但絕對不像現在這樣氣勢這麼強。

強的他覺得自己應該把老闆的位置給讓給闕舟坐纔對。

那邊王少卿罵了最起碼十幾分鐘。

關鍵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她罵人的詞彙都不帶重複的,給小芝麻聽得目瞪口呆。

其實那邊早就掛了電話。

王少卿隻是需要一個發泄的出口而已。

她罵完之後看著手機,忽然站起身,有些費力的打開窗戶,剛想要將手機扔下去,又想起來她不能做個冇素質的人,高空扔東西不好,便重新將手機交給了闕舟。

“這些東西你來處理比較好,我手笨,也冇什麼文化,我怕我弄不好。”

從始至終,鄒子明都像個鵪鶉似的。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從王少卿突然出現,再到現在的局麵。

他甚至還冇來得及問闕舟和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砰!——”辦公室的門突然被猛地打開。

林熠那張臉出現在眼前。

門外的同事一個個伸長了脖子,雙眼放光。

他看見闕舟之後,有些慌張的眼神瞬間就放鬆了下來。

三步並作兩步,將闕舟抱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