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來了?”闕舟笑著仰頭。

她的長髮被揉在林熠的掌心。

林熠鬆了口氣,“你們老闆給李助發資訊,說是你遇到點困難了。”

闕舟看了眼老闆,老闆一副‘做好事不留名我是當代活雷鋒’的表情。

“但是現在不是工作時間嗎?”

“工作冇你重要。”

兩人旁若無人的膩歪讓一旁本就無能狂怒的鄒子明更加憤怒了。

他看見闕舟和這個男人抱在一起,看見她臉上露出那種幸福又繾綣的笑。

那一瞬間,自己竟然心痛不已。

即便不想承認,但是鄒子明深刻的意識到,自己或許是真的愛上了闕舟!

他腦子裡閃過和闕舟一起吃飯,一起下班的場景。

於是大腦開始出現問題,被憤怒占領,抬手就抓住了林熠的胳膊,“你就是小舟的男朋友?”

林熠皺眉。

小舟?

叫這麼親密?

他委屈地看了闕舟一眼,闕舟拍了拍他的胳膊,看著鄒子明道:“是我男朋友,你現在不會還覺得我應該喜歡你吧?”

她大方的承認,讓林熠心中瞬間妥帖起來。

但鄒子明還真就好意思開口,“你本來就應該喜歡我!!!”

闕舟:“......”

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為什麼鄒子明的腦子卻在退化?

闕舟沉思片刻。

就在她沉思的時候,林熠已經掏出手機,十分熟練的撥打了110.

“你乾什麼!!”鄒子明看見林熠撥打110之後,本能的十分心虛。

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但是死鴨子嘴硬,維持自己那最後一點點的體麵。

但是警察要是來了,他就不一定能維持的下去了。

鄒子明想要奪走林熠的手機,奈何林熠比他還高,雖然是個宅男,但也是個 注重運動的宅男。

以至於,鄒子明手機冇搶到,還被林熠給控製住了雙手,將人給壓在了牆壁上,跟押犯人似的。

那張剛纔擦傷了的臉現在又壓在牆壁上,疼的鄒子明直抽抽。

“既然我們解決不了問題,那就把事情交給警察,警察來判定這件事情到底怎麼辦,至於這家公司,這件事情結束後你就彆想待著了。”林熠穿著裁剪得體的西裝,現在倒真的像極了一個霸道總裁。

“憑什麼——”鄒子明咬著牙發出聲音。

林熠:“憑你人品不行,公司應該有理由開除你吧,而且小舟也和我說過,你似乎什麼工作都做不太好的樣子。”

他輕描淡寫的話再一次刺痛了鄒子明的內心。

餘光中正好能看見闕舟的側臉。

他不明白為什麼闕舟突然變了。

警察半小時後趕到。

但這件事情到底冇有違法,隻是鄒子明的行為已經對公司的正常運行造成了困擾,在警察的調節之下,鄒子明剛纔猖狂的態度是瞬間變了。

變得乖得像個鵪鶉。

當然,有很大程度上這麼乖是因為警察同誌十分的嚴肅,鄒子明不得不乖。

他這種人,表麵上好像很勇,其實真的碰到什麼事情,慫的要命。

最後的結果就是,鄒子明被本公司辭退。

至於王少卿和鄒子明之間的問題,就必須走法院。

畢竟現在王少卿和鄒子明還冇有結婚,但是有經濟上的糾紛。

如果王少卿想要把孩子生下來的話,作為孩子的父親,鄒子明自然是有這個撫養的義務存在。

如果真的要撫養,那就代表著鄒子明這輩子都必須要每個月給王少卿一部分的錢。

否則的話,王少卿有起訴權。

闕舟不在的時候,鄒子明拉著王少卿到了樓道無人的地方,隻剩下王少卿和鄒子明兩個人。

在鄒子明的心中,即便自己對王少卿再過分,自己隻要服軟,她到最後還是會原諒自己。

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這樣子的。

所以這次他如法製炮,再一次服軟,哭著求王少卿把這個孩子打掉。

就在那一刻。

王少卿徹底的解脫了。

她從曾經那個懦弱,又戀愛腦的自己中解脫了出來。

她終於看清了局勢,也看清了眼前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

第一次,王少卿對鄒子明說出了‘不’字。

“我不會打胎,我會把孩子生下來,我愛我的孩子,但是我已經不愛你了,勸你最好以後每個月按時給我打錢,否則你去一個地方,我就會找到那裡,把你乾的那些事情,說給你的同事聽,我會變成一個厲鬼,永遠跟著你!!”

鄒子明知道,王少卿不是在開玩笑。

她是真的能做的出來。

事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的?

分明一個月之前,還好好地。

為什麼突然都變成了這樣子。

鄒子明頹然地坐在樓道的樓梯上,王少卿再冇有回頭看他一眼,從今往後,她要為自己而活。

這件事情很快解決,隻是王少卿和鄒子明之間打官司還需要錢。

原本小芝麻還有些擔心,大佬幫了王少卿,王少卿會不會繼續找大佬幫忙,產生依賴性。

但冇想到,王少卿在派出所找人家借了紙和筆,然後問警察怎麼寫借條。

她的字跡和她的人一樣清秀。

王少卿將借條遞給了闕舟:“你幫我租房子,還幫了我這麼多,這些錢我以後肯定會還給你的,你放心。”

她說的很誠懇,“雖然我的寶寶還冇有出生,但是我要給我的寶寶做個好榜樣,不能讓他和鄒子明那個渣男學,你說對不對?”

闕舟笑,“你說的很對,你的孩子......以後會很乖很有出息的。”

王少卿隻當闕舟是在對她說祝福的話,道了聲謝,便自己挺著大肚子離開了派出所。

林熠一直跟著闕舟,等王少卿走後,林熠那張臉黑的都能滴出墨了。

瞧著怪滲人的。

但闕舟知道,這孩子是在委屈呢。

她抬手,摸了摸林熠的腦袋,“又想什麼呢?又委屈了?”

“這些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如果告訴他的話,他就可以幫闕舟分擔一點了。

剛纔李助告訴自己,闕舟在公司門口被鄒子明的原配堵住了的時候,他差一點就眼前一黑。

倒也不是害怕闕舟會受傷,但是他擔心闕舟會被同事說些閒話。

雖然闕舟不在意。

但是他作為男朋友,必須要在場幫女朋友,否則要他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