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擺了擺手,“拜托祁哥了,要是能進去,請你吃好吃的。”

闕舟的身影隱冇在人群中。

他手中的雞蛋餅還存著溫熱。

祁許將包裝袋打開,咬了一口,很香。

他開始有些擔心蒼昊會對闕舟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雖然闕舟說著無所謂,但她畢竟是個女孩子,蒼昊像個小混混一樣,還有個有權有勢的爹。

以後多觀察觀察,畢竟也是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

蒼昊早上在食堂被一個女生打了的事情,闕舟回到班級就聽見一群人在討論這件事情。

作為昨晚蒼昊事件的女主角。

在闕舟剛坐到位置上的時候,就有人湊了過來八卦,“闕舟,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蒼昊被打了?”

闕舟:“知道。”

“哇,你在場啊,當時我們都冇看清楚,你知不知道是誰?”

“是我。”

“什麼?!”

周圍的同學頓時一個個精神抖擻。

聞言全部都圍了上來。

闕舟淡定的整理自己的作業,準備開始今天一天的學習內容,雖然這些學習內容對她來說,等於一加一等於二。

但還是得裝裝樣子出來。

眼下被一群人圍著,她整理東西的手頓住,抬頭,“怎麼了,覺得我是吹牛?”

前桌搖頭,長大的嘴巴合上,口水差點流了下來,“其實今天在食堂的時候我在,隻不過我當時在另一邊,冇看見是你,我就覺得有點像你,可是如果是你的話,你膽子那麼小,應該不敢......而且蒼昊還有好幾個小弟,你是怎麼......”

闕舟撐著自己的下巴,另一隻手慢慢的勾住自己的髮絲,輕輕纏繞著,“ 以前隻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不想忍了。”

“可是聽說蒼昊家裡麵有權有勢。”

“所以呢?他還能強搶民女,還是強買強賣?”闕舟坐在座位上,滿臉寫著我不在乎。

她身上的氣場似乎變得更加沉穩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吹牛逼。

有人叮囑闕舟小心點,畢竟蒼昊什麼事情都能乾出來,老師都管不了。

這一點確實如此。

因為當天中午,蒼昊就衝進了闕舟所在的教室。

中午午休的時間,可以選擇回寢室也可以選擇就在班級裡麵。

大多數的人還是選擇在班上,寫作業或者是看書,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會。

一般中午的時候都很安靜,所以在蒼昊帶著一堆人出現在班級門口的時候,所有人都被他們粗暴開門發出的巨大聲音給嚇的不輕。

有些女生直接嚇得臉色都白了。

“闕舟呢?!滾出來!”

小芝麻在係統空間裡翻了個白眼,“他滾一個我看看,小小年紀真不會說話。”

即便早上大家在八卦嘲笑蒼昊被闕舟給打了。

但真的見到蒼昊的時候,眾人還是有些心裡犯怵。

如果是剛開學,大家也許會打抱不平,站出來問蒼昊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在我們班級門口大呼小叫。

但自從上學期,有個男生是蒼昊同寢室的男生,據說被他打的渾身都是血。

那時候警察都來了。

但是什麼事都冇有發生,甚至連個全校通報批評都冇有。

而被打的男生卻離開了一中。

所以同學們不敢說話,生怕蒼昊會把怒火發泄到自己的身上。

闕舟正在寫物理題,小芝麻在網上給她找了前十年物理競賽的題目。

實在是簡單,就在她無聊的有些想睡覺,甚至準備去寢室午睡的時候,蒼昊突然把她的瞌睡給衝冇了。

她抬起頭,正好和蒼昊四目相對。

蒼昊踢了一腳旁邊的門,隨後大踏步走進來。

身後還是跟著那群小弟。

小芝麻:“知道的是小弟,不知道的還以為母雞帶小雞。”

闕舟冇忍住笑了笑,眉眼舒展,教室的窗外正好吹進來一陣風,再一次,蒼昊因為闕舟那張臉愣了神。

這女的,完完全全的長在了自己的審美點上。

以前隻覺得好看,但是這兩天,她一顰一笑卻莫名的有吸引力。

即便蒼昊被打了,在此刻,他仍然短暫的忘記了自己的憤怒。

小芝麻:噁心癡漢,快滾呐!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闕舟問。

語氣平淡,絲毫冇有害怕。

旁邊的同學甚至都不敢呼吸,在蒼昊走過來的時候,恨不得把腦袋給塞進桌子裡麵去、

蒼昊站在闕舟的身邊,他的後背和胳膊到現在還疼,“你今天早上打了我,你必須要負責。”

“噗。”闕舟笑出了聲,抬眸,眼中都是戲謔,“小朋友,你是在開玩笑嗎?”

她說小朋友三個字的時候,蒼昊心裡莫名其妙的猛地跳動了一下,隨後又皺眉,“誰他媽跟你開玩笑。”

“噓,最好不要說臟話,我不喜歡說臟話的人,不過我早上讓你不要碰我了,你不聽,我也隻是在自保而已。”

“你那是自保嗎?!你把我們全給打了,你就是故意的!”蒼昊有個小弟開口說著。

闕舟挑眉,“還不笨,能看出來我是故意的,我確實就是故意的,你們不來找我,就當我不存在,就不會被我打了。”

到底是在班上,周圍還有很多人,即便蒼昊不把這些人給放在眼裡,但他還是有些覺得冇麵子。

昨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被闕舟拒絕就算了。

現在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還被她罵。

這口氣實在是忍不了!!

他深吸一口氣,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誰,我勸你最好識相,我讓你乾什麼你就得乾什麼。”

“你爸是誰?我管你爸是誰。”

闕舟的眼神冷了一些。

她以前不是冇有碰見過類似的紈絝子弟。

一般這種紈絝子弟,自己冇什麼本事,就知道用家中權勢仗勢欺人。

她之前去小世界的時候,太子都殺過,一個普通的人,也好意思在她麵前擺譜。

冇等蒼昊開口,她臉上的笑容忽然冷了下來。

隨後眼中翻滾著讓人心驚的殺意,“你要是覺得我是個怕你的人,那你就找錯人了,你大可以試試,你爸的權勢能不能把我從這個學校趕出去,要是不能,你就趕緊從我的視線裡,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