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6章大勢已去

人,對未知的危險更恐懼。

這是人性,更改不掉的本能。

在此之前,除了包括李辰在內的極少數人之外,根本冇有人見過大秦神雷。

所以當它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展露出自己作為戰爭殺器的猙獰一麵的時候,包括殘存的幾百守衛軍,所有人都被瞎蒙了。

那巨大的聲響,狂猛的爆炸威力,讓人以為這是不是上蒼降下的神罰。

李辰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大秦神雷作用在正麵戰場上的效果。

他對大秦神雷的威力很滿意,但心卻在滴血。

無他,這每一聲響,全是錢。

按照目前的造價,一枚大秦神雷的成本在二百兩銀子左右。

實打實的大炮一響,黃金萬兩。

最離譜的是能製造它的工匠,眼下全大秦就隻有宋應星一個人,雖然他也在努力培養其他人,但這玩意吃天賦,甚至還要點運氣,光是這段時間因為加工趕製這批大秦神雷,皇家獵場宋應星那邊就發生了四五次因為填裝火藥時產生意外而導致的爆炸。

材料、設備毀了就算了,主要是工匠死了好幾個,這讓李辰和宋應星都心疼到了骨子裡。

所以就目前階段來說,大秦神雷隻能作為戰略武器起到威懾作用,如果大範圍大麵積,十萬人以上的戰場,它的作用是真不大。

因為數量太少了。

但是眼下,它起到了一錘定音的作用。

第一波大秦神雷的投擲,起到了巨大的殺傷。

然而這玩意可不像是火槍需要填裝彈藥,隻要庫存足夠,一個正常青壯年完全可以無消耗一直丟炸彈。

於是第二波大秦神雷緊追而上。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叛軍們雖然恐懼到了極點,但也知道這玩意靠近了絕對要被炸死,所以當第二波大秦神雷砸過來,人群就好像遇到了瘟疫一樣瘋狂逃竄。

但是數千人擠在一起的隊形,豈是說能跑就能跑的。

相反,每個人哭爹喊孃的奪命狂奔造成了整個隊形的混亂,人擠人,人踩人的事故將所有叛軍士兵內心的恐慌情緒進一步推高。

第二波大秦神雷爆炸。

依然是震動了半個京城的巨大爆炸聲。

這一次,人們見識到了大秦神雷的第二層威力。

要知道,當初在設計之初,李辰就讓宋應星在大秦神雷裡加入了鋼珠的。

因為工藝限製,這些鋼珠威力比起現代化真正的手榴彈肯定差了很多,但是在冷兵器時代,它就是王。

無數鋼珠在火藥爆炸的推力下,如同暴雨梨花,隻要在它的殺傷範圍之內,連人帶鎧甲整個洞穿根本就不成問題。

在這樣的威力之下,完全冇有任何經驗和防守準備的叛軍,能做的就是逃命。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有了第二個就有第三個、第四個,緊接著,恐慌和逃竄,如同瘟疫一樣蔓延開來。

於是,叛軍的軍心徹底崩潰。

彆說普通的叛軍士兵,就連李寅虎自己都要嚇瘋了。

雖然在周行甲的保護下,爆炸並冇有實質性地傷害到李寅虎,但是看著所有士兵都在往後跑,越過自己去逃命,李寅虎整個人踉蹌了一下。

他知道,大勢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