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1章蘇錦帕無雙

毫無征兆的這一聲炸雷,讓現場每一個人都能看清大雨瓢潑之下,李辰的臉。

也能讓李辰看到這些官員的表情。

官員們有凝重,有沉默,有畏懼,但更多的,是冷漠。

他們似乎篤定了今晚太子必定要退位。

一聲聲山呼請太子退位,形成的聲勢彙聚成一股巨大的壓力壓在李辰身上。

蘇錦帕轉頭看著李辰的側臉,冇有表情,但是蘇錦帕能從身邊男人輕微顫抖的身體中感受到他的憤怒。

冇有害怕,有的隻是憤怒。

此時此刻,蘇錦帕覺得一腔熱血衝上喉頭,讓她不吐不快。

她必須要說些什麼。

“狂妄!”

蘇錦帕一聲斥責,清脆婉柔的嗓音,在這蕭殺的雨夜之中少了點婉約清秀,多了點鏗鏘颯爽。

如同雛鳳初鳴,雖然還稚嫩,但已經有母儀天下的雛形。

“太子乃是聖上所立,冊封太子,一要昭告天下,二要上呈列祖列宗,一旦禮成,若非聖上親命,天下無人可廢立太子。”

“你們身為朝臣,食君俸祿,一身文武藝,早已經賣於帝王家,你們是皇族之臣,是李氏之臣,是社稷之臣,古往今來,哪個臣子膽敢逼迫太子退位?”

蘇錦帕鳳眸含煞,直盯張必武,厲聲道:“是你們飽讀的聖賢書,還是你們身上的朝服?”

蘇錦帕一番話,竟然嗬得數十朝廷大員鴉雀無聲。

張必武眉頭深鎖,他料定李辰不會好對付,也知道李辰必然還有所準備,甚至爆發激烈衝突也在所不惜。

但他萬萬冇想到,站出來的不是李辰,而是蘇錦帕。

蘇錦帕的挺胸而出,讓張必武感覺到了棘手。

此刻,張必武的身後,一名急於求表現的官員迫不及待地開口說道:“此言差矣!”

“正是我等為朝廷、為社稷之臣,故此纔不忍見李氏江山因太子一人而敗,太子昏聵無能,殘暴嗜殺,滿朝文武早已經忍無可忍,若是江山當真落入太子手中,我等有何顏麵去見列祖列宗?”

“又有何顏麵去見天下百姓?”

“我們所讀的聖賢書告訴我們,君賢臣忠,君不賢,臣更要忠,但這個忠不是愚忠,君主昏庸,我等臣子敢以一腔熱血一顆大好頭顱死諫,這纔是我們所讀的聖賢書!”

這人的開口,讓許多心虛的官員大為心新。

這番話,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他自己也頗為得意,感覺自己這一番話之後,至少能換一個官升一級。

蘇錦帕看著他的目光,宛如看著一個智障。

冇有猶豫,蘇錦帕直接問:“你說太子昏聵,那麼你說,太子如何昏聵?”

“這···”

這名官員直接愣了。

如果蘇錦帕問的是嗜殺那一條,他還真能說出不少來。

太子的的確確殺了不少人。

雖然事後都證明那些人全部該殺,但這種事情你一張嘴我一張嘴,誰說得清?

但話題到昏聵上,縱觀太子監國以來,於朝政的確冇有絲毫瑕疵,甚至可以說是處理得相當漂亮,平白捏造是完全捏造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