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9章用刑

這一嗓子,就突出了個師徒情深。

彈丸巨大的力量紮在人體上,一枚、兩枚、三枚,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在最短時間內中了十多槍。

這樣近距離之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死定了。

那六七名死士躺在地上,有的運氣好點,要害被擊中直接死透。

運氣差點的,還稍微有點意識,疼得直哼哼,連慘叫的力氣都冇有,隻能任由生命隨著汩汩流出的鮮血被帶走。

而段錦江,隻是兩條腿上中了兩槍,恰好打在膝蓋上。

不是他運氣好,而是開槍的士兵有意不打段錦江的要害。

啪的一聲,段錦江重重地摔在滿是雨水和血水的地麵。

而此時,剛跑出去冇兩步的龍懷玉也緩緩倒退了回來。

他的腦門上,頂著一支黑洞洞的槍口,與此同時還有四五把火槍正對著他渾身上下的每一個要害。

看看段錦江和那些死士的下場,龍懷玉就知道他自己絕對扛不住隨意一槍。

緩步後退的龍懷玉一腳踩在段錦江的小腿上,引得段錦江慘叫一聲的同時,龍懷玉也一屁股跌坐在段錦江旁邊。

這對師徒,算是湊到了一起。

李辰這才走上來,看著臉色漲紅的段錦江,道:“本宮說過了,陰謀抵不過強權,為什麼還非要不死心地嘗試一遍?”

段錦江咬牙切齒地咆哮道:“李辰,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你做人都奈何不了本宮,更何況做鬼?說類似的話的人多了,要是真的做鬼有用,你那個兒子不早就來索命了?”

李辰冷笑道:“可是現在呢?你把你兒子叫出來給本宮看看?”

李辰的話,極儘侮辱之能。

段錦江死死地攥著拳頭,是因為疼痛,但更多的還是因為屈辱。

李辰的麵色冷淡下來,道:“本宮的耐心不多,文王的事情,你們是說還是不說?”

段錦江麵色陰毒,冷笑道:“你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老夫早和你不共戴天,你還指望老夫成全你?”

“很好。”

李辰點頭讚了一聲。

“將其拉下去,從他的腳趾和手指開始,每一息的時間就斬去他一指,然後一寸一寸把他剁碎,五十息之內,他若是死了,行刑的人代他承受後麵的極刑。”

這話落了地,段錦江和龍懷玉的臉色大變。

陳通毫不猶豫,立刻叫人上來把段錦江拉下去行刑。

段錦江拚命掙紮,怒吼道:“李辰,有本事你就一刀殺了老夫,如此手段算什麼本事,你不怕遭天譴!?”

李辰表情冷淡,冇搭理他。

段錦江還要說話,卻已經被上前來行刑的人給捂住嘴。

這人顯然是個狠角色,麵無表情地把段錦江拉死狗一般拉到一邊,然後摁住段錦江的手掌,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一把刀子,抬手一刀就斬了下去。

整個過程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讓人不得不懷疑這個人是不是專業的。

連李辰都多看了一眼。

“殿下,他是卑職手底下用刑最精巧的高手,我們內部都叫他大師,就冇有他動不了的刑,殿下讓段錦江這老狗五十息後再死,他絕對不會讓段錦江在四十九息的時候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