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6章穩住,彆慌

大雨傾盆,豆大的雨水被狂風裹挾著,幾乎是橫著拍打在天地之間的一切建築上。

房頂、屋簷、地麵,因為被雨水拍打而濺起了一層細密的如同薄霧一般的水汽。

整個天地都是濕漉漉的。

入耳之聲,全是大雨傾瀉而嘩啦聲,還有就是近處水溝因為不堪重負而汩汩湧動的水流聲。

興許是因為這場大雨,又或許是因為叛亂,整個京城出現了詭異的寂靜。

平日裡,便是再深夜,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總是有人氣的。

或是走動,或者隔壁院子裡傳來的說話聲。

絕不會如同今夜一般,彷彿所有人都消失了一般。

唯一還在街道上看到的,是匆匆而過的士兵。

便是這些士兵,也一個個如臨大敵,有些身上甚至還帶著傷。

京城天變,冇有人敢掉以輕心。

這一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白天那堪比悶雷的爆炸聲,更是嚇得百姓家家閉戶,不敢踏出房門一步。

即便是家中有小兒的哭鬨,也會在剛開始的時候立刻就被大人捂著嘴,以免招惹來災禍。

雨幕夜色之中,一小隊人分散開來,保衛著中間的兩人,正來到太廟前。

這一小隊人雖然站位分散,但卻隱隱以中間兩人為核心,他們個個氣勢雄渾,眼底泛著精光,顯然是一等一的好手。

在太廟宮門外停下,遙望著人去樓空,但依然殘留著戰後痕跡的太廟,單手撐傘的龍懷玉對身邊身材傴僂,但一雙渾濁的眼裡滿是仇恨的段錦江說:“師父,想來此刻,李辰已經被解決掉了。”

“李寅虎和趙玄機,會不會直接殺了李辰?”

“不會。”

段錦江回答得斬釘截鐵。

“對於他們來說,與李辰之間隻是權力鬥爭,李辰垮了,東宮垮了他們的目的就達到,而我們早已經表明過態度,李辰必須由親手解決,他們不會為了這點細枝末節的小事得罪我們。”

滿臉都是猙獰和快意的段錦江近乎瘋狂地大笑,“今天,我終於等到了今天!長棉我兒,你是否也已經在黃泉路上等了許久,你再等爹一會,爹很快就把仇人送下來!”

龍懷玉看著身邊狀若瘋癲的段錦江,隻覺得心中非但不覺得害怕,反而同樣激盪難平。

因為他和段錦江有著一樣的經曆,甚至他比段錦江更慘。

李辰殺的,隻是段錦江一個兒子。

而自己被殺的,可是全族!

想到自己全家被殺,龍懷玉內心的怨毒和恨意幾乎沸騰。

“師父,我們現在就去找李寅虎,我已經等不及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出現在李辰麵前,然後一點一點地折磨死他!”

龍懷玉麵目猙獰,語氣裡滿是迫不及待。

恰在此時,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聽聲響,不下百人正快速地朝著這裡移動。

保護龍懷玉和段錦江的一小隊高手立刻緊張起來。

但龍懷玉卻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過於緊張,他自信滿滿地說道:“必然是李寅虎知道我們來了,所以特地來迎接的,你們不用驚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