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3章難道要登基

李辰冇想到,第三份聖旨是空的。

一片空白的聖旨,隻有國璽和大行皇帝私章在末尾處。

換句話說,現在不管誰得了這份聖旨,在上麵寫了什麼東西,隻要國璽和私章屬實,那麼它就是大行皇帝的旨意。

李辰不由得看向大行皇帝。

大行皇帝靠在病榻上,氣若遊絲,但他依然含笑看著李辰一一把三道聖旨看完。

見到李辰看過來,大行皇帝招了招手。

動作很輕微也很無力,但卻足以讓李辰看明白意思。

李辰立刻走過來,撩起了衣角,跪在床榻邊。

“第三道聖旨,讓你來寫。”

大行皇帝努力咬字清晰地說出這句話。

李辰心頭一動。

自他監國至今,下的聖旨不少。

雖然最後蓋的也是國璽,但那畢竟是以太子名義頒發的。

可這道聖旨不同,它是以大行皇帝本人的名義所頒發。

李辰明白大行皇帝的意思。

這道聖旨,不管李辰寫什麼內容,它都擁有無可辯駁的權威性,天下,冇有人敢違抗這道聖旨,包裹趙玄機。

甚至李辰膽子大點,可以直接把這道聖旨寫成傳位詔書。

“父皇要兒臣寫什麼?”李辰問。

大行皇帝含笑看著他,說道:“你想寫什麼?”

兩人看似很冇營養的互相提問,實際上卻是一道考題。

一道對李辰來說再簡單不過的考題。

大行皇帝剛說過,做皇帝要學會絕情,而這道考題,就是在考驗李辰的性子。

“殺付玉芝、張必武,剪除內閣羽翼,滌盪朝廷派係,還政於太子。”

李辰的這句話,膽子極大。

特彆是最後一句還政於太子,簡直可以說是大逆不道。

因為政,本就不是太子的,而是皇帝的。

但是大行皇帝聽完,卻非常欣慰。

他吃力地說道:“倘若朕再年輕十歲,憑你這句話就能掉了腦袋。”

“但是現在,朕很欣慰,因為你不是優柔寡斷之人。”

“對於一名帝王來說,寧可他殘暴嗜殺,喜怒無常,也絕對不能優柔寡斷,怯懦膽小。”

“你敢殺這些人,很好。”

“你敢對著朕說出這番話,更好。”

說完這番話,大行皇帝突然開始大口喘粗氣。

他瞪大眼睛,那張枯瘦的臉上眼球爆出,顯得格外恐怖瘮人。

伸出乾瘦得如同雞爪子一樣的手,大行皇帝努力地說:“朕···朕···的時間···不多了···”

“父皇,您先彆說話了,兒臣馬上叫太醫來。”

“太醫冇用!”

大行皇帝近乎聲嘶力竭,脖間的青筋暴起,那耷拉鬆垮的皮膚下,如同一條條粗大的蚯蚓,猙獰恐怖到了極致。

天知道此時大行皇帝有多難受,病痛居然把堂堂一尊帝王折磨到如此境地。

眼看大行皇帝幾乎要不行,李辰心頭砰砰狂跳。

難道今天自己就要登基?

但是李辰總覺得哪裡不對。

似乎自己忽略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此刻,李辰看見跪在旁邊,始終緊握著大行皇帝的手冇鬆開的三寶,他悚然一驚。

大行皇帝說過,三寶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