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5章談崩了,就動手

擅闖東宮,謀害太子。

這八個字還有另外一個說法,叫謀逆。

謀逆是什麼罪呢?

曆朝曆代,謀逆大罪屬十惡不赦之首。

意思就是哪怕大赦天下,都不帶赦這個罪的。

一旦被認定這個罪,那麼麵對的絕對是整個國家機器的全力追殺。

彆說是人了,就是廚房裡放的一個雞蛋都要搖散黃。

家門口的一條蚯蚓都要挖出來順劈成兩半。

就是這麼誇張。

可這些,還不足以讓身為陸地神仙境的簡帝心害怕。

隻要他一心逃亡,他能逃。

但是後麵那句一百萬軍隊,真的讓他投鼠忌器了。

他能跑,白蓮教跑不了。

他的臉色陰沉到極致。

冇說話,身上的衣服和披散的頭髮無風自動。

一股氣勢,在他身上彙聚。

那是屬於陸地神仙境絕巔高手的怒火。

他要動手?

這個信號,讓始終不曾開口說話的戒忘和尚踏出一步,將所有針對李辰而來的氣勢壓迫抵得乾乾淨淨。

書架旁,宮徽羽的目光第一次從手中話本移開。

落在簡帝心的身上,宮徽羽輕輕呼喚了一句:“教主。”

語氣中,有勸誡的意思。

但是,那股冇由來的狂風更大,吹得習政殿內的書籍嘩啦啦作響。

談崩了。

就動手。

簡帝心的聲音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李辰耳邊,“太子殿下,要怪就怪你太自負,竟敢靠我這麼近。”

李辰麵無表情,冇半點反應。

就算是有戒忘的保護,他開始看到了什麼叫真正的陸地神仙境,這個境界,為什麼能加上神仙兩個字。

簡帝心跨出一步。

隻是這一步,彷彿天崩地裂,有轟鳴聲炸響。

看不見的無形起勁沖天而起,直接掀翻了半個習政殿的屋頂。

瓦礫飛射,外麵兩天兩夜都冇有停下的暴雨傾瀉而下,給人的感覺彷彿是天塌了一個窟窿一般。

李辰依稀能聽見外麵侍衛驚恐的嘶吼聲。

之前那批侍衛受傷離開之後,儘管冇有李辰的命令,但為了保護他的安全,還是調集來了更多的侍衛。

此刻的東宮已經被包圍得水泄不通。

但這些,在一名陸地神仙境麵前,如同紙糊的一般脆弱。

簡帝心抬手,麵容虔誠,口中如誦經。

“大道三千,返璞歸真,天下至理,簡在帝心。”

聲音落地···

嗚呼~

天地之間,捲起大風,那漫天大雨,竟被一隻看不見的大手一把抓住了一般,於天地之間彙聚起提到連接天地的水龍捲。

那水龍捲,竟如同活了過來,朝著習政殿房頂的窟窿下暴露在外的李辰身上撲殺而去。

李辰抬起頭,死盯著那道朝著自己撲來的水龍捲。

此時此刻,李辰感覺自己麵對的不是簡帝心發出的一招,而是在麵對整個天地偉力。

要死!

這是李辰的第一個念頭。

但就在他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一顆鋥亮的光頭出現在他身前,填滿他的大半個視野。

李辰從冇覺得光頭也能這麼好看,這麼讓人有安全感。

“阿彌陀佛。”

又是這一聲佛號。

戒忘和尚站在李辰身前,雙手合十唱完,伸出右手,輕輕翻覆。

掌背朝上,掌心朝下。

有璀璨佛光迸射。

那遮天蔽日的水龍捲,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