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8章真正的大師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輕易不可損。

而名字,更是父母所賜,代表著一個人的最基本人格和尊嚴。

當李辰說出要簡帝心改名的時候,他幾乎忍不住內心的殺意沸騰。

但是橫亙在他和李辰之間的那顆大光頭,讓他很理智地忍住了衝動。

“殿下英明。”

簡帝心···現在應該叫簡心了,他冰冷地說了一句,扭頭一步跨出,人已經消失不見蹤影。

簡心走後,李辰對戒忘拱拱手說道:“今日,多謝大師了。”

“阿彌陀佛。”

戒忘微微躬身,道:“一切皆是緣法,殿下不必客氣。”

李辰問道:“今日這般程度的出手,可對大師有影響?”

戒忘很灑脫地笑道:“有,但並不大,隻是少吃幾日飯食罷了。”

李辰微微沉默,道:“多謝大師。”

這是李辰的第二次道謝,字少了幾個,但誠意卻厚重了幾分。

戒忘微微一笑,對李辰行了一禮,算是接受了這份謝意。

“大師,到時候牌匾,送去南少林還是北少林?”李辰突然問道。

當初,李辰答應戒忘要讓少林當執江湖牛耳的第一大門派,朝廷親封的。

江湖人士未必承認,興許還會譏笑幾句禿驢做了走狗,但百姓卻是認的,而對佛門來說,百姓認可,就代表著香客和信徒的來源有了最起碼的保證。

隻是少林分南北,給誰不給誰,本是李辰決定。

但現在,他打算聽一聽戒忘的意見。

戒忘低眉順眼,說道:“殿下,讓他們自己做決定吧。”

南北少林,不管是誰都會想方設法地得到這塊牌匾,它就意味著佛門正宗。

之後會有無限大的優勢,彼此都不可能放過。

可牌匾在李辰手裡,他們想要,就必須討好李辰。

這,是李辰控製南北少林的基礎。

特彆是在戒忘圓寂之後,李辰麵對在佛門冇有絲毫代言人的局麵之下,這會是對他最有利的選擇。

“大師如此慷慨,本宮倒是有些慚愧了。”李辰誠懇道。

戒忘慈眉善目地笑道:“於貧僧而言,能給佛門一個傳承下去的希望便是此生最後一個願望,如今願望已經了卻,其他再無牽掛。”

“殿下所言極是,貧僧的想法,未必是佛門內其他人的想法,但貧僧明白一點,與殿下做對,便是與朝廷做對,而與朝廷做對,是冇有好下場的,故此不如將主動權放在殿下手中,佛門便是少了一些自主性,也總好過煙消雲散。”

話說完,戒忘再對李辰躬身行了一禮,緩聲到:“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餘音依然在耳邊,但眼前,已經冇了戒忘的身影。

戒忘的最後一句話悄然傳遞到李辰耳中。

“殿下,那八百武僧,您便收編入麾下,貧僧有緣法傳下,必要時,可戰陸地神仙境,但這隻是迫不得已之法,一戰之後,八百武僧死傷必過半,萬望殿下能善待他們,善待佛門···”

李辰坐在椅子上,良久冇動。

他知道,這一彆,怕是再也無相見之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