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0章現在不做,就要等二十年

有著後世千年的經驗,更有現代化軍隊建設的見識,李辰對整個朝廷和軍方的機構改革爛熟於心。

整個策劃藍圖就裝在他的腦子裡麵。

其實在李辰看來,最合適的就是在軍隊內引入現代化軍隊的政治思想工作角色,但是與國情不符,與社會文明等級不符,與國家政體製度不符,李辰隻能放棄。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把原先五軍都督府跟兵部的統一兵權歸攏之後劃分爲三。

三角關係,從來都是最穩定的關係結構。

彼此互相製約、監督,壓根就不用李辰再多做什麼,這三個部門彼此之間就會天然有競爭關係。

這種良性競爭,恰是李辰想要達到的目的。

而他隻用管好三個府部的核心領導層,就可以間接地通過他們來達到掌控全**隊的目的。

蘇震霆本以為李辰所說的改革隻是在小的形式方麵進行一些變化,但冇想到李辰一開始就要從最底層把整個大秦帝國的軍方統帥部門給掀翻重建。

蘇震霆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樣搞,動作會不會太大。

“殿下,這麼大的改革,恐怕會引起許多反彈,加上舊部門裁撤,新部門成立,這誰去什麼位置上,全部是需要綜合考量的,這裡麵會滋生出巨大的利益,有利益就會有爭鬥,難免起波瀾啊。”

蘇震霆的話很在理,李辰點頭說道:“不錯,也正是因為這是一場傷筋動骨的變革,所以本宮纔要儘早、儘快地完成它。”

“蘇將軍,若是錯過了眼下的機會,再等下去,至少二十年。”

眼下剛挫敗趙玄機,是趙玄機在朝中威望最低,而東宮威信最強的時候,這個時候不把這件事情辦了,以後就再冇合適的機會。

最起碼要等到李辰正式登基稱帝,可剛登基稱帝,是不能做這麼大動作的改革的,還要等到削藩成功,李辰對朝政的掌控能力達到頂峰,說一不二的時候,那時候纔有希望完成。

要知道,朝廷始終是人治,隻要是人治,就會有各種利益鬥爭和政治妥協。

不見大行皇帝如此厲害,可在位這些年,也冇有做成多少他想做的事情?

身體固然是一方麵,但另一方麵,可見朝政的阻力重重。

李辰有感覺,大行皇帝是朝著把他往繼承人的方向培養。

這個繼承人,不是指皇位的繼承人,更是政治接班人。

大行皇帝終其一生想要削藩,但他冇能完成的事情,他希望李辰來完成。

削藩,是李辰必然要做的,但李辰的目標更大。

他要從內到外,由上到下,給大秦帝國來一場徹底的變革。

聽完李辰的話,蘇震霆沉默以對。

良久,蘇震霆拱手說道:“臣,誓死追隨殿下。”

李辰輕笑一聲,說道:“本宮屬意思蘇將軍擔任統帥府第一任大將軍,後勤府的主政官員,蘇將軍舉薦一人給本宮。”

改革是改革,李辰不能不拉攏蘇震霆。

所以這名義上的大將軍,非蘇震霆莫屬。

至於後勤長官,是李辰給天下人看的,東宮和蘇家,依然是互相信賴的盟友,也是給蘇震霆的寬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