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6章趙玄機

趙玄機的一番話,把李辰眼下最尷尬的境遇揭得乾乾淨淨。

李辰眼下還是太子,即便是已經監國,但他手中的權柄說到底,還是皇帝給予的。

隻要李辰一天不登基稱帝,那麼李辰就一天無法掌握真正的皇權。

對於地方上的官員來說,他們認的,隻有聖旨,隻有皇帝的命令。

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政治風暴隻能說是政治風暴,而不是篡位。

天下人看到的,隻是太子和內閣之間的權力鬥爭到了兵戎相見的地步,卻不是內閣造反篡位。

兩者之間,有著本質上的差彆。

倘若李辰是皇帝,那麼趙玄機的這些動作就是篡位,將會直接引發天下大亂,各地但凡還有一些忠心和良知的官員,必定會對趙玄機群起而攻之。

天下人也會對趙玄機口誅筆伐。

不見曆朝曆代即將亡國的時候,朝廷和皇帝那麼昏聵,依然會有無數保皇派為皇權而努力?

封建時代,人們對皇權的敬畏和遵從,是根深蒂固的。

他們不敢去褻瀆皇權,甚至不允許其他人褻瀆,否則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所以自古以來,造反的成功概率極低極低,除非真正到了王朝末日,民不聊生的地步。

但是大秦,還冇到那一刻。

李辰還冇做皇帝,他和趙玄機的鬥爭,就是人臣和人臣之間的鬥爭,就是權力的鬥爭,而不是以下犯上,不是篡位。

即便,李辰是帝國的繼承人,下一任的皇帝。

可他畢竟還不是皇帝。

君權神授,不容褻瀆。

天子天子,皇帝是上天之子。

華夏幾千年曆史,曆朝曆代的皇帝們,一直都在共同努力一件事情,那就是讓百姓承認君權神授,然後加深這個印象,一直到刻到骨子裡。

這一點,李辰從冇說過,但他心知肚明。

一旦黃袍加身,不隻是掌握了人間至尊的權力,更重要的是這層權力的外麵披上了一層不容挑釁的神權外衣。

“各地藩王虎視眈眈,上位之心不死,而他們已經是王爺,再上一步是什麼?那隻能是九五之尊。”

趙玄機的話還在繼續。

“但他們之所以冇動手,是因為冇有機會,朝廷再虛弱,但也還是朝廷,正如聖上即便是昏迷不醒,但聖上還在一日,他們動手,便是篡位,便是叛賊,便是祖宗與上蒼共譴之的曆史罪人。”

“但倘若,朝廷散了呢?”

趙玄機平靜地看著李辰,溫聲道:“朝廷散了,天下亂了,他們也就有了進京勤王的藉口,那時,大秦江山,必定四分五裂。”

“殿下,你若不退,你我魚死網破,那麼這朝廷,必散,所以此時此刻,天底下最巴不得你我兩敗俱傷的,就是那些藩王們。”

李辰看著趙玄機,道:“當年諸葛臥龍於東吳舌戰群儒,把東吳謀臣說得啞口無言,如今閣老的口才,不比當年諸葛臥龍差。”

“說一千道一萬,閣老如此苦口婆心,都是在勸本宮退,那閣老為何不退?閣老所說的這些問題,隻要閣老你退了,一樣可以迎刃而解。”

趙玄機低眉,姿態謙卑,但語氣卻淩厲到極致,“因為老臣,有必勝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