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7章質問蘇震霆

蘇震霆是什麼人。

智慧比之趙玄機絲毫不差的人。

聞絃音知雅意,他立刻就知道了李辰的意思。

一臉苦笑,蘇震霆說道:“下麵的人送來的,不過是些尋常玩意兒,若是直接拒絕,反而容易讓下麵的人胡思亂想。”

“送幾條魚當然不算什麼,便是送一些金銀珠寶,那也是常理,畢竟官場官場,總歸還是有一些人情世故的嘛。”

李辰淡淡道:“可人家送出東西,就必然是有所求,蘇將軍,你知道的,本宮向來推崇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可是這水池裡,有什麼魚,什麼習性,本宮卻是要知道的。”

這句話說完,李辰的話鋒一轉,突然提起了一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

“前段時間紅衣大炮的事,蘇將軍處理得如何了?”

蘇震霆立刻回答道:“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此番涉案人員,百夫長以上級彆一共二十六名,牽涉兵部、五軍都督府、工部等一係列重要部門,除八人畏罪自殺之外,其餘人等皆已落網,不日便可結案。”

“二十六人。”

李辰淡漠地說道:“既然一次性拔出了二十六個人,他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職務,其同僚、上級,也要承擔連帶責任,一連串連鎖反應之下,涉及到的崗位調動,不少吧?”

蘇震霆回答道:“確實不少,兵部和工部那邊臣無權乾涉,但五軍都督府和軍方一些職務,卻有調動,該負連坐責任的,也都已經問責。”

“為何不報?”李辰又問。

蘇震霆正色道:“案件未結,自然無法上報,臣本打算結案之後,再統一稟報殿下。”

砰。

李辰的手掌拍在書桌的兵書上。

聲音不大,力量不重。

但蘊含的意味卻不言而喻。

麵無表情地看著蘇震霆,李辰道:“既然案件未結,為何問責和調動已經完成,這是先斬後奏?”

蘇震霆聞言神色一沉,道:“殿下,有話請直說。”

“好。”

李辰點點頭,道:“你讓本宮直說,本宮便直說。”

“下麵傳來訊息,說你蘇將軍藉機打擊報複,排除異己,有結黨營私之嫌。”

此話一出,蘇震霆大怒。

他很清楚對於現在的李辰來說什麼事情最敏感。

那就是私下裡拉幫結派。

畢竟已經出了一個趙玄機,李辰是絕對不可能允許軍方再出類似的問題。

蘇震霆怒道:“臣一片赤子之心天地可鑒,這番說法絕對是毫無根據,請殿下明察!”

“你要證據,東廠就有確鑿證據。”

李辰慍怒道:“蘇將軍,本宮既然來到這裡與你這番話,便是已經掌握了事實,否則本宮會無緣無故的責難於你?”

蘇震霆隻覺得百口莫辯,說道:“殿下,臣的確冇有過這種心思。”

“廢話!”

李辰沉聲道:“要是有的話,本宮還來你這裡做什麼?”

不等蘇震霆為這句話感到心安,就聽見李辰說:“可你冇有,那些給你送魚的屬下,就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