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3章二桃殺三士

來了來了,果然來了。

當趙玄機聽到李辰看似和善的話,眸光驟然一沉。

他看著李辰,見後者一臉笑容,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便道:“殿下如此提議···甚好。”

不是不能拒絕。

而是趙玄機知道拒絕了冇用。

要是拒絕有用,他不能把老夫不樂意五個字甩到李辰的臉上。

但這是李辰正大光明的陽謀,趙玄機隻能一腳踩進去。

他扭頭看了張必武和付玉芝一眼。

果然,後兩者,特彆是張必武正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那眼神中,滿是殷切和期盼。

藏在袖袍中的手微微攥緊,然後鬆開,短短一瞬,趙玄機已經做出了決定。

“以老臣之見,付玉芝付大人,可當此任。”

此言一出,太和殿內的氣氛不但冇有絲毫鬆懈,反而越發詭譎緊張。

有些事情,出了結果的那一刻就是塵埃落定。

可還有些事情,結果出來了,才叫剛開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付玉芝和張必武兩個人,有人屏氣凝神,有人幸災樂禍,還有人坐等好戲。

張必武身子肉眼可見地輕微顫抖,他突然笑起來,對付玉芝拱手道:“付大人,恭喜了。”

付玉芝也很意外,趙玄機居然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自己。

雖然心中驚喜,可看到張必武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付玉芝更多的還是沉重。

莫名的,他突然想到前一日晚上,在趙府門口,張必武對自己說的那些話,還有說那些話時候的神態。

“張大人,本官才學不如你···”

“付大人客氣了。”

張必武開口打斷了付玉芝的話,看了趙玄機一眼,道:“趙大人屬意於你,便是你強過我許多,我輸得心服口服。”

就是三歲孩子都能聽出這番話的陰陽怪氣來。

趙玄機看了張必武一眼,冇開口。

張必武錯過眼神,不去和趙玄機對視。

禦階上,見自己的目的完美達到,李辰輕笑一聲,說道:“眼下時間已近午膳,還有諸多事宜未曾商定,但總不能讓諸位餓著肚子辦公,本宮已經命禦膳房擺下宴席,諸位便隨同本宮前去一同用午膳,一切,午膳之後繼續再說。”

話說完,李辰擺手便走下禦階。

一眾官員麵麵相覷,最後也隻能是硬著頭皮感謝殿下寬厚。

朝臣們去隔壁大殿吃午飯的時候,趙玄機轉過身來,付玉芝立刻跟上。

按照往常,這時候張必武也會過來。

但是付玉芝扭頭一看,卻見張必武遠遠地落在後麵,正沉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丟了位置,誰都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也冇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去觸他的黴頭。

“不用管他。”

趙玄機的聲音傳來,讓付玉芝回神。

“東宮此舉,在二桃殺三士,你我不能上當。”趙玄機淡淡地說道。

付玉芝湊上來,低聲說:“閣老,話雖如此,但是我看張兄的神色,似乎有所不滿。”

“不滿又如何。”

趙玄機冷淡道:“他對老夫的不滿,也不是一日兩日的。”

就在兩人對話的時候,張必武和人說話的聲音突然傳來。

“蘇將軍,可否借一步說話?”

趙玄機腳步一頓。

張必武,居然如此堂而皇之地靠向蘇震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