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5章太子能做到的事

如果說周平安之前的話還隻是挑釁,那麼這一句就相當於把腳踩到了寧王的臉上。

踩了也就算了,他還伸出脖子,送到寧王麵前,好像在說:來啊,有本事就砍上來。

一直找不到機會說話的周長壽默默地閉上眼睛,心如死灰。

三兄弟中老大性格沉穩,從不冒險。

而自己則喜歡謀定後動,儘量杜絕一切不確定因素的發生。

但唯獨最小的周平安,從來都是劍走偏鋒,不按照常理出牌。

他最喜歡冒險,以小博大。

雖然一旦成功了收益會很高,但往往失敗的風險更大,眼下這局麵在周長壽看來,就已經瀕臨失控。

有時候,連周長壽都覺得周平安能活到現在,真是個奇蹟。

而周平安說完之後,壓根不給旁人開口的機會,便向寧王提了一個問題:“寧王以為太子如何?”

在寧王的眼中,周平安已經是一個死人。

但周平安如此狂妄,所以光殺了他可不解氣。

要殺他隻是自己一句話的事情,所以寧王要在精神和心理上徹底的碾壓周平安。

寧王並冇有急著下令把周平安給拖下去殺了,而是回答他的問題,說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兒罷了。”

“他自小在京城長大,困於東宮之內,哪知道天下是什麼樣,又哪裡知道真正的權謀是什麼樣?”

“倘若今日派你來的是本王的皇兄,本王或許還會忌憚兩份。”

“但你隻倚仗著他,隻怕是靠不住。”

冷笑一聲,寧王說道:“莫說你是孤身一人前來,便是太子親臨本王麵前,也不敢如此狂妄,你覺得他會保你?又保得了你麼?”

周平安神色平靜的聽完,搖了搖頭說道:“下官在此處,隻要王爺一聲令下,立刻腦袋搬家,自然是誰都保不了的。”

“但以王爺之高見,倘若將王爺放置於太子的位置上,想必王爺能做得更好?”

嘴角揚起一個弧度,周平安侃侃而談道:“兩年之前太子初掌監國之權,那時的太子,因聖上已經昏迷不醒,所以在朝中並無依靠,手中唯一可用的便是一個監國之權,但這權力,若有人認他便是權利,若無人認他,便是空文。”

“彼時,朝野上下,哪個官員不看著內閣的臉色?又有誰真的把太子殿下的監國之權當一回事?”

“所以當時太子可謂是孤身一人,麵對整個朝野。”

“不僅朝堂爭鬥,在朝堂之外,還有席捲天下的天災、地方叛亂。”

“可謂是內憂外困,孤立無援。”

對寧王拱了拱手,周平安道:“下官所述,可有差錯?”

寧王微微皺眉,心中已經有了些許不好的預感,但話已經讓周平安說到這個份上,要是自己不回答或者直接下令殺人,怎麼看都有自己惱羞成怒的意思。

於是寧王沉著臉,可還是點了點頭,冷聲說道:“並無差錯。”

“冇有差錯便好。”

周平安輕笑一聲,繼續說道:“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區區兩年的時間,太子賑了災,平了叛,更是成功瓦解內閣派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