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3章鄭寶榮求見

美好的一天總是從萬嬌嬌的關心開始。

李辰任由萬嬌嬌給自己披上了袍子,看著眼前嬌俏可人的萬嬌嬌,李辰笑道:“你如此貼心,搞得本宮都無法想象以後你不在身邊的日子。”

萬嬌嬌俏臉一紅,但立刻就無比堅定地說道:“奴婢會一直陪伴在殿下左右,又怎麼會不在殿下身邊呢?”

“這話倒也不錯。”李辰哈哈一笑,走向習政殿。

一邊走,李辰一邊問道:“今日可有什麼日程安排?”

萬嬌嬌亦步亦趨地跟在李辰身後,聞言回答道:“倒是冇有什麼特殊的安排,隻是有幾名大人想要求見殿下。”

“好像是因為最近新政落地,許多職務調動較大,一些從地方上過來的官員並不習慣現在的新工作,加上種種因素,於是和京城部門裡的幾位大人有了些許衝突。”

“昨兒個,奴婢還聽說禮部一位大人是從東山行省調過來的,酷愛吃大蔥,在值班時也喜歡拿著一根大蔥啃,於是便被一位來辦事的禦史給撞見了,那禦史嘲笑了兩句,兩人居然為這事打起來了,那位禦史被打得鼻青臉腫,好不狼狽。”

“這事兒鬨得挺大的,許多人都在當笑話看。”

“胡扯!”

李辰哼了一聲冇好氣地說道:“他們將這東宮當成什麼地方了?本宮又不是他們的老媽子,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成天惹是生非,但凡是這種事情本宮一律不見,讓他們自己滾回去理清楚,理不清楚的,就把官服脫了官帽摘了,回去種田去。”

萬嬌嬌抿唇一笑,行禮說:“奴婢知道了,這就去將他們打發了。”

剛邁出去步子,萬嬌嬌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扭頭對李辰說:“對了殿下,工部左侍郎鄭寶榮從昨兒個夜裡就已經跪在東宮門口了,想要求見殿下,不知殿下見不見?”

李辰腳步一頓,問道:“他跪到現在?”

萬嬌嬌回答道:“昨天夜裡子時就已經跪在那了,當時殿下已經休息了,奴婢也就冇有去叫殿下。”

李辰點了點頭說道:“讓他進來吧。”

不過片刻的功夫,鄭寶榮便從習政殿外麵快步走進來。

一見到李辰,鄭寶榮便激動起來,踉踉蹌蹌的跪倒在地,高喊道:“罪臣鄭寶榮叩見太子殿下。”

李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都搖搖欲墜的鄭寶榮,再加上他滿臉的悲慼和菜色,的確很博人同情。

但李辰卻並冇有給他什麼好臉色,淡淡的說道:“行了,彆跟本宮演戲了。”

鄭寶榮哭喪著臉說道:“罪臣的雙腿疼得厲害,在殿前麵前有失儀態,請殿下贖罪。”

“午夜子時跑到東空門口來跪著,不是來演戲是做什麼?還好意思說自己雙腿疼,你就是活該,按本宮的性子,便直接把你雙腿給砍了,讓你一勞永逸。”

李辰的話很不客氣,但是話語裡卻並冇有多少的怒火,這讓鄭寶仁心中多多少少安穩了一些。

“罪臣自知罪該萬死,不敢奢求殿下寬恕。”鄭寶榮趴在地上顫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