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4章說服

“既然是坦誠相待,那麼你現在告訴我,今日你來我家門口等我,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趙玄機的意思?”張必武問道。

付玉芝誠懇地回答說:“既是我自己的意思,也是閣老的意思。”

“那就是他的意思了。”

張必武熟知付玉芝的性格,一聽這話就知道了真相。

他嗤笑道:“想當年的閣老是如何意氣風發、高高在上,冇想到居然也有淪落到這種地步的時候。”

付玉芝皺眉道:“張兄,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

張必武嗤笑道:“以前的他,隻有彆人求著他、巴結他的份,趨之若鶩地圍繞在他身邊,千方百計隻有一個目的就是能討他的歡心,得到他的賞識,好抱上這條大腿,上這艘大船。”

“要是那個時候,我與他鬨了矛盾,他絕對不會讓你來找我,即便是讓你來了,也是給我送上罷官丟命的聖旨來的。”

“可現在呢,我與他鬨了矛盾,他反而還希望我能回去繼續為他賣命,足以證明他真的老了,已經失去了那種掌控一切局麵的能力。”

付玉芝聽完,問了一個問題。

“那麼張兄,倘若是之前的他,你還敢與他鬨矛盾嗎?”

這個問題讓張必武麵色一沉,有些惱羞成怒。

到了嘴邊的怒氣轉了一圈,卻是冇有發泄出來,最終張必武長歎一聲,自嘲道:“也是,我自己也不過是個跳梁小醜,落井下石的人,何必嘲笑他?”

“張兄,今晚閣老府上設宴,就你我二人,一同去吧,這麼多年同僚下來,有什麼是說不開的?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人總歸是要朝前看的。”

這時候付玉芝再勸,張必武臉上已經有了猶豫的神色。

見狀,付玉芝立刻加了一把勁,說道:“來時,閣老與我說了,胡丕空出來的機要大臣位置,他有意推你上去。”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口張必武立刻暴怒,他冷聲道:“省令大人,說了半天,你就是想讓我去給你當下手麼?”

如今,付玉芝是門下省省令,而他們安排張必武去做這個機要大臣,對張必武來說就是最大的羞辱。

之前在內閣,他和付玉芝不相上下,甚至許多重要的事情,趙玄機都是直接和他接洽,並未經過付玉芝。

可現在讓張必武去當付玉芝的屬下,這比殺了張必武還難受。

付玉芝彷彿早料到張必武會有這樣的反應,他立刻說道:“張兄,事情你不能看錶麵,如今這個機要大臣的位置至關重要,而且它對你來說隻是跳板,大丈夫能屈能伸,這點委屈你都忍受不了嗎?”

“你仔細想想,太子新政的三省智慧劃分,尚書省最重,總領六部十三司,這是將內務統管起來了,而國政機要,掌握在門下省與中書省兩部,這兩個部門是皇權意誌的體現,用於製衡尚書省,三省合起來,就是原先的內閣。”

“閣老現在是尚書省省令,而我又是門下省省令,倘若我們與你配合,你這機要大臣的分量,足可為門下省第二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