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1章抉擇

“按照祖宗規矩,傳位詔書必須三份,一份頒佈之後昭告天下交宗人府留檔,另一份上貢太廟以告慰列祖列宗,還有一份則由繼位新君保管。”

“當年先皇隻來得及寫下兩份詔書,一份在禦桌上,另一份就在那太監手中。”

“當今聖上隻以為是先皇來不及寫完,便把禦桌上的聖旨中傳位於十皇子幾個字中的十改成七,但他不清楚,還有一份原稿在那太監手中。”

“可即便如此,貼身太監也深知以當今聖上的性子,絕對不會留著他這個先皇心腹,所以連夜便把這個秘密告訴了與他對食的宮女,緊接著他便遇害而亡,至今都冇有找到屍骨。”

“恰恰,與他對食的宮女正是文王的奶孃,那宮女唯恐惹禍上身,便把這份聖旨和這個秘密告訴了文王,然後···”

“然後,文王就把她給殺了是不是?”李辰問。

南宮守忠點點頭。

李辰深吸了一口氣。

儘管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他也不是親身經曆者,甚至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他這具身體都還冇出生,他自己更是距離穿越過來還早的很。

但是聽到南宮守忠的這些話,李辰彷彿能感受到那已經沉澱了數十年的血雨腥風,依然冇有完全散去。

天知道,先皇駕崩,本就慘烈的九龍奪嫡背後,居然還有如此曲折離奇和恐怖血腥的陰謀。

大行皇帝···再次重新整理了李辰對心狠手辣四個字的認知。

接下來的問題也不用再問了。

當年大行皇帝抓住了機會,成功登基之後,旁人已經幾乎冇有辦法再改變事實,唯獨文王手中的這份傳位詔書能改。

但是文王並冇有把它拿出來。

這一點也很好理解。

第一,拿出來對文王冇好處。

第二,拿出來之後不管結果如何,文王必死。

若是大行皇帝成功捍衛了這個得來不正的皇位,文王的下場根本不用多說。

而若是寧王撥亂反正,那麼他如何看待文王?

感激?

不可能的。

寧王隻會想,文王能有這樣的秘密,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秘密?

這個秘密能幫到他,那麼其他的秘密,是不是能威脅到他?

皇位之爭,冇有對錯,帝王心思,冇有好壞。

所以文王把這份東西保留了下來,萬一日後局勢變化,它或許會成為攪亂天下渾水的一招妙棋。

短短時間內,李辰腦海中閃過無數可能。

最終,他把目光落在南宮守忠身上,微微眯起眼睛,誰也不知道他內心是怎麼想的。

南宮守忠能感受到那份幾乎凝成實質的危險和恐怖,他知道自己此時真的是命懸一線。

“殿下,草民在文王身邊多年,知道文王太多的事情了,若是殿下不救草民,草民回去之後必死無疑。”

這句話看似是廢話,但其實是現在最合適不過的一句話。

因為南宮守忠向李辰準確地透露了一個資訊:我還有很多文王的其他秘密,要是殿下你想對付文王,就離不開我的幫助。

我不能死,你要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