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5章你想做武則天啊

話說完,蘇錦帕站起身來,冷冷地看了這群人一眼,道:“本宮倒是有耐心,可太子殿下的耐心卻不怎麼樣,天下人更是等不起,所以希望本宮回來的時候,你們能給本宮一個滿意的答案。”

話說完,蘇錦帕拂袖而去。

隨著蘇錦帕離開,其他伺候的宮女、太監和侍衛們也都離開了。

顯然,這是蘇錦帕故意留下一個讓南宮守忠他們商量的時間和空間。

等到最後一名侍衛離開,曹錕忍不住第一個開口說道:“南宮老闆,如今這件事情可難辦了。”

他是滿腹怨氣,但和其他人一樣,敢怒不敢言。

東宮明擺著要明搶,但他們冇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眼下大家也隻能指望南宮守忠拿出一個對策來。

而南宮守忠卻比他們更加糾結。

對於其他人來說,還隻是捨不得銀子的問題。

但是對於他來說,背後還有一個文王,他出錢給東宮,文王要怎麼看?

可今天的局勢擺明瞭,要是不滿足東宮這一千萬兩白銀的需求,在場的每個人都冇好果子吃。

進退兩難,讓南宮守忠的表情極其陰沉。

“諸位,娘娘給咱們的時間不會太多,諸位都坐到我的身邊來,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看如何對策吧。”

南宮守忠說完之後,就等大家圍繞過來,然後一群人開始七嘴八舌地商議起來。

但說來說去,大家都在推脫。

誰都知道今天這個局麵,不出錢是不可能的。

可最險惡的是,東宮並冇有給他們分派額度。

而是給出了一個一千萬兩白銀的公共額度,東宮隻要拿走一千萬兩,至於誰出多少,東宮不關心。

隻要有本事,哪怕其他人隻出一兩,另一個人出資九百九十九萬兩,也是可以的。

這就給了這群人一個可以選擇的餘地。

那就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所以,所有的商議中,即便是逆反心理最強的曹錕都冇有想過不給銀子這個選項。

南宮守忠聽了一圈,見到大家都在各自訴苦和推辭,訴說著自己多困難,多缺錢,每個人都企圖儘量地減少自己所需要出的份額,可就是冇有一個人想過要聯合起來對抗東宮,一分錢都不出。

這樣的局麵,讓南宮守忠大感棘手。

他不想出錢,不是因為他捨不得錢,要是隻是錢的問題,他恐怕是最積極的一個。

但這國債,關係到文王,他就是出了哪怕一兩銀子,在文王看來都會是一種背叛。

想到文王的手段,南宮守忠不由得打了個冷戰,然後默默地摸了摸懷中的那隻小盒子,麵色越發沉重,似乎正陷入一個艱難的權衡之中。

而此刻,在後頭的偏殿之中,李辰笑眯眯地看著進門而來的蘇錦帕,由衷地說道:“你若是男兒身,起碼是箇中書省省令的位置。”

蘇錦帕坐下來,說道:“這有什麼關係,請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改一下祖宗規矩,讓後宮也可以參與到朝政中不就好了。”

李辰樂道:“你想做武則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