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2章我想不通

如今太子權勢已經初具雛形,再也不是那個麵對內閣時毫無抵抗之力的無實權太子。

一道監國聖旨,一顆顆朝廷上滾滾而落的高官人頭,都讓太子手中的權勢越來越大。

今晚能出現在這的,有不少都是想要提前投靠太子,得一個從龍之臣功勞的人。

所以確實有不少人,都在努力地猜測太子的心思,以投其所好。

如果猜對,那便意味著會被太子所欣賞,可若是猜錯了,恐怕麻煩也會不小。

不過,在場的人裡也有許多首輔的人,他們的所思所想,則要更複雜一些,那就是如何讓首輔大人所領導的內閣,能在這次事件中獲得最大利益,同時又能打擊太子的威望。

而鮮朝使團就更冇心思吃喝了。

他們也在猜測太子的心思,更是在祈禱大秦朝廷,能同意出兵。

而這,首先需要大秦帝國最高掌權人的首肯,皇帝昏迷不醒,那麼隻能是監國太子。

宴會在一個時辰之後結束。

李辰最先起身離開。

而後,大秦的官員和鮮朝使團也都陸續地離開。

金雪鳶在使團成員的簇擁下,順著侍衛和宮女的帶領,上了門口已經準備好,接他們過來時所用的馬車。

金雪鳶剛低頭鑽進馬車,立刻就被一雙強有力的手臂給抱了個滿懷。

猝不及防之下,金雪鳶差點喊出有刺客。

“彆叫!”

熟悉的聲音在金雪鳶耳邊響起,金雪鳶瞬間僵硬,一動不動。

舒舒服服地躺在馬車的軟塌上,李辰伸手一帶,讓金雪鳶趴在自己胸口。

還帶著細微酒氣的他,此時笑眯眯地說道:“怎麼,在宴會之前,你一口一個登徒子罵得歡快,宴會時步步為營,條理有序,大方得體,現在宴會之後,反而連話都說不出了?”

金雪鳶掙紮了一下,可掙脫不開,她急聲道:“太子殿下,放,放開我......於禮不合。”

“什麼禮?”

李辰淡淡道:“本宮的話,便是禮。”

金雪鳶這才抬起頭,雙目泛紅的她看著李辰,說道:“這般戲弄於我,很有意思是不是?你是高高在上的大秦皇太子,儲君,未來的大秦皇帝,我不過是一個快要滅國亡種的小國公主,如此作踐我,你便能感覺到愉快麼?”

李辰愣了一下,說道:“本宮從冇這種想法。”

金雪鳶哽咽道:“可你就是這般做了!”

“行了行了,不就是出兵?本宮答應你就是了。”李辰道。

這麼一句話,讓金雪鳶驚訝至極。

要是一個昏庸無道的太子說出這種話,並不奇怪。

可就她所接觸的李辰來說,不可能為女色就昏頭。

李辰輕笑道:“你千方百計,不就是想要得到這個答案?現在本宮答應了,不高興麼?”

“我......想不通。”金雪鳶說道。

“你就當本宮沉迷於你的美色,被你所迷惑就行了。”

李辰熟練地翻身將金雪鳶壓在身下,湊在她嘴唇邊說道:“你可知,穿著盛裝的你,有多美?古有烽火戲諸侯,又有衝冠一怒為紅顏,今日本宮為你出兵鮮朝,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