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章奪權

三寶恭敬地接過名單,貼身放入懷中。

推開了廂房的門,李辰看著外麵大雪漫天,肩膀依然還在隱隱作痛,他喃喃道:“三寶,你看這天,是不是不一樣了?”

三寶聞言抬頭看了一眼,然後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奴婢隻知,這天,還是大秦的天,是殿下的天。”

“此話,可是忤逆。”

李辰淡淡道:“本宮還隻是太子,不是皇帝。”

三寶輕聲細語道:“殿下乃眾望所歸,不會有任何意外。”

天色陰沉,風雪飄搖。

大將軍府外的街道上,一些下人正在抓緊時間清掃積雪和血液,紅的和白的混合糅雜在一起,加上黑色的泥土攪拌其中,讓人怎麼看都覺得瘮得慌。

屍體早已經被人拉走處理掉,可即便如此,現場還是能殘留下之前那慘烈一幕的些許痕跡。

李辰身上裹著大氅,由陳通和三寶帶著一百的錦衣衛精銳親自護送,從將軍府出來正打算回東宮。

這邊李辰正要上轎,那邊街道儘頭就來了一行人。

這一行人護送著一頂軟轎,似慢實快,不多一會就已經來到了李辰跟前。

轎子前壓,一隻蒼老的手先開了轎簾,然後便是趙玄機從裡麵走了出來。

李辰站在台階上,笑眯眯地看著趙玄機,等他開口。

趙玄機來到台階下,拱手彎腰說道:“聽聞殿下出宮,又遭遇了些許意外,老臣匆忙而來,見殿下無恙,心中才寬下來。”

“首輔有心了。”

李辰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一些頭腦被凍昏了的軍官喊著清君側的名頭,來本宮麵前發瘋,眼下已經都被處置乾淨了。”

趙玄機聞言麵色微沉,道:“這朗朗乾坤之下,竟有如此膽大狂妄之徒,請殿下立刻下令,將其主犯淩遲夷滅九族,以震懾宵小之輩!”

李辰平淡道:“首輔所言甚是,隻是也要考慮到今年來朝廷所發軍餉的確不足,加上各地喝兵血的貪贓枉法軍官大有人在,下麵一些士兵不理解之下做出一些衝動行為也是可以原諒的。”

“本宮已經罰了為主的魏當先,鞭刑三十,罰俸一年,眼下已經讓他回去好好悔過了。”

這番話一出口,趙玄機雪白的眉毛一抖,他道:“殿下仁慈。”

李辰走下一步台階,和趙玄機並肩而立,一左一右,隻是李辰背對將軍府麵對街道,而趙玄機卻是反過來,背對街道麵對將軍府。

微微抬頭看著陰沉的天空,李辰緩聲說道:“段錦江找他兒子去了。”

趙玄機冇反應。

“他走之前,給了本宮一份大禮。”

李辰拍了拍趙玄機的肩膀,溫聲說道:“讓本宮很意外的大禮。”

“首輔想不想知道是什麼?”

趙玄機身體僵硬,緩聲說道:“如此重要的物事,還是殿下自己知道便可,老臣,就不多問了。”

“哈哈。”

李辰臉上在笑,眼神中卻凶光閃爍,他盯著趙玄機的脖子,似乎在考慮怎麼一劍刺進去。

“南大營嘩變,雖然士兵情有可原,但此事足可見一些中、高層軍官已經腐朽不堪,所以本宮打算整頓羽林衛,首輔看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