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章暗手

箭雨持續了足足一百個呼吸。

每個神箭手隨身攜帶的兩個箭袋全部射空之後,三寶才下令身後的錦衣衛入場。

他們入場,是補刀去的。

一路疾馳而過,隻要是躺在地上的人,不管死活,全部再在要害處補上一刀,確保萬無一失。

三寶騎著馬,來到了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屍體的靈車隊伍中間。

段錦江被幾名親衛用身體做擋箭牌保護著,此時還有一息尚存。

騎在馬上的三寶看著血泊中不斷地掙紮,似乎想要說話,可因為喉嚨被擊傷而血如泉湧更加無法開口的段錦江,他淡淡道:“段閣老,奴婢奉命,送您去和您兒子重聚。”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還請段閣老安心上路。”

三寶話說完,劍光一閃,段錦江的一顆頭顱隨著一捧熱血沖天而起。

片刻之後,現場騷亂平息。

有屬下來彙報道:“啟稟廠公,所有人全部已經補刀擊殺,無一活口。”

三寶陰沉一笑,來到段長棉的棺槨旁邊,一抬手掀翻了棺槨的蓋子。

段長棉冇有絲毫血色的臉出現在三寶的眼皮子底下。

“確實是段長棉冇錯。”

三寶微微眯起眼睛,說道:“留下幾個人把現場處理乾淨,其他人,回京!”

話說完,三寶轉身上馬,帶著大隊人馬朝著京城方向狂奔而去,眨眼之間就消失在風雪中。

留下了十來個人處理現場,他們個個都是老手,很快就在官道附近挖好了大坑,如此冰天雪地,這裡又是兩地交界之處,人跡罕至,所以這些屍體埋在這裡根本不會有人發現。

等到來年冬雪融化,萬物復甦之際,這些屍體也會逐漸腐爛,最終不留任何痕跡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而其中,段長棉的棺槨也被很隨意地丟棄在大坑之中。

等一切埋藏好之後,這十多個錦衣衛也都各自離開。

天色漸漸暗沉,當週遭的風雪越發大了,所有痕跡都幾乎被風雪所吹散掩藏的時候,大坑之中,突然伸出了一隻手。

那隻蒼老而嶙峋的手掌,抓著積雪和泥土的邊緣,從裡麵翻了出來。

一個鋪頭散發氣度不凡的老人從坑中爬出來,渾身都是血汙的他,站在風雪中瘋狂大笑。

其笑聲之淒厲,如同夜梟啼哭,森寒四野。

......

“東廠的那些人是越發放肆了,怎麼有他們嚴密保護,還是害的殿下受了傷?”

東宮百花殿內,趙蕊一臉心疼地看著李辰肩上觸目驚心的傷口,氣得咬牙說道:“依嬪妾看,這些人都該死,若是連殿下的安危都保護不好,還要他們做什麼?”

李辰笑道:“不過是皮肉傷罷了,過幾日就能恢複的。”

趙蕊卻道:“這便能看出他們的無能,殿下是萬金之軀,若是出了點岔子,這可是天崩地裂的事情。”

“好了好了。”

李辰轉移了話題問道:“你父親可去上任了?”

“去了。”

趙蕊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開。

“今天早些時候就去了,說是殿下重望,不能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