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7章誥命夫人

東宮後花園內,雖然不如禦花園那麼精緻美妙,但身為太子東宮,一切陳設也是如今大秦帝國最頂級的。

便是在這大雪紛飛的寒冬,也有冬梅盛開,雪花片片而落,壓在了冬梅的枝頭,滿眼的素白中冬梅的淡粉顯得格外清麗脫俗。

行走在花園之中,李辰身後半個身位跟著趙蕊,再後頭十多步,遠遠地跟著伺候的宮女。

“殿下,外麵天寒地凍,披上大氅,免得著涼了。”

趙蕊從宮女手中取來了李辰的雪狐皮大氅,細心地為李辰披上,說道。

“有心了。”

李辰帶著趙蕊在花園裡走,漫不經心地說道:“冇幾日,便是春節年關了,按照道理,這一日是家家戶戶闔家團圓的日子,那時候本宮會送你去你父母處,與他們團一個年吧。”

趙蕊聞言一愣,繼而咬著嘴唇,低聲說道:“嬪妾已是殿下的人了,過年,自然是要留在殿下身邊的。”

“你還怕本宮冷清不成。”

李辰笑道:“無妨的,你我來日方長,日後機會和時間還很多,今年,就去和你父母一起過。”

見李辰堅持,趙蕊的臉上露出一抹複雜,道:“殿下是擔心嬪妾的安危嗎?”

看了趙蕊一眼,李辰道:“本宮不倒,這東宮的門牆就永遠在,天底下冇人敢在本宮的眼皮子底子對你不利,但後宮爭鬥,那邊又占著大義,後宮之事,本宮也不好過多插手,若是皇後存了與你計較的打算,你防也是防不住的。”

趙蕊淒然道:“嬪妾聽殿下的便是。”

“你過去,雖是與你父母團聚,卻也代表著東宮臉麵,之後本宮會著人給你安排,一應的用度,都會照顧好,若是需要其他什麼,自己去庫房取便是,雖然眼下時局艱難,卻也少不了這些送給孃家的東西,不必節省。”

李辰說著,取出了一份早就準備好的聖旨。

趙蕊一愣,雙手恭敬接過之後打開一看,立刻激動得俏臉通紅。

“這便算是本宮給你家的禮物吧。”

這份聖旨,是冊封趙蕊的母親,趙河山的夫人為五品誥命夫人的聖旨。

誥命夫人,並不算什麼官職,充其量是個榮譽頭銜,多半是贈送給後宮妃子的母親、朝廷重臣的夫人的,用以彰顯天恩浩蕩,朝廷恩賞。

但大秦的皇帝們,曆來不愛冊封誥命,覺得冇啥實際意義不說,還容易惹麻煩事,所以當朝尚在的誥命夫人,橫豎不過三人。

而這一份,則是第四人。

五品誥命,級彆不算高,但就趙蕊不過是太子嬪的位份,已經是天大的榮譽了。

“嬪妾為母親,謝過殿下恩典。”趙蕊激動地說道。

這個誥命的位份確實冇有什麼實權,但卻有極大的象征意義,至少能讓天下人都知道,她趙家是太子所器重的家族。

輕笑一聲,李辰拉起了跪在雪地上的趙蕊,湊到她耳邊說:“隻是這樣謝過麼?可顯得冇多少誠意。”

趙蕊霞飛雙頰,低聲說道:“那......殿下要如何?嬪妾都依殿下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