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3章宵小之徒

不管趙清瀾還是李寅虎,臉上的表情都冇有半點異常。

李寅虎的沉默,和趙清瀾的不耐煩,都是他們此刻正常該有的反應。

“宵小之徒?”

趙清瀾臉上寫滿了不相信,淡淡道:“那這幫宵小之徒的膽子還真是大,竟敢在這樣的日子找太子的麻煩,可處理乾淨了?”

“算是乾淨了。”

李辰瞥了李寅虎一眼,正要說話,旁邊一直站著的太監開口說話了。

“娘娘,趙王,眼下時辰可已經過了,是否立刻進去給陛下請安?”

這話,叫了趙清瀾,叫了李寅虎,偏偏把李辰當空氣。

李辰一皺眉,扭頭冷臉嗬斥道:“你這奴才,是在埋怨本宮來晚了?”

那太監仗著自己是皇後殿前的人,也絲毫不怵李辰,理直氣壯地說道:“今天大年三十給陛下請安,是欽天監計算了日子的,時辰嚴格到分毫不可差錯,娘娘等人早已經在這等候,偏偏為殿下而耽誤了時辰,殿下難道不該感覺愧疚麼?或者說,殿下壓根就不想給陛下請安,不指望著陛下龍體康複?”

這話出口,整個乾清宮前這幾十口人全都靜悄悄的。

隻剩下了寒風的呼嘯聲。

莫說旁人,趙清瀾都皺了皺眉毛。

這話可大可小,真追究起來,可是莫大的罪責,特彆是太子身份特殊,若是他不指望陛下龍體康複,那麼他想乾什麼?直接登基麼?

這時候,李辰的迴應至關重要。

而李辰的迴應,也冇讓人等太久。

幾乎是這太監的話落地的同時,李辰抬腿就踹在了他的腹部。

本就因為刺殺的事情憋了一肚子火氣的李辰含怒踹出這一腳,結結實實地蹬在了這太監的小腹上,隻聽見哎呦一聲慘叫,這中年太監整個打著滾翻在了雪地上。

“好膽。”

李辰冷笑道,眸光淡漠到了極致。

“什麼時候,宮裡隨便鑽出來一條閹狗也敢對著本宮大呼小叫,指責本宮的不是?”

“莫說本宮這是耽擱了,就是冇耽擱,輪得到你這東西來質問?還有冇有尊卑?”

“來人啊!”

李辰一開口,乾清宮外呼啦啦進來了一隊十名持刀的士兵。

這些士兵的裝扮,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東宮侍衛也不是皇宮裡的大內侍衛,而是正兒八經的羽林衛,正規軍!

“把這不知尊卑的閹狗拖下去砍了。”

得了李辰的命令,一群如狼似虎的羽林衛士兵就要上來拿人。

眼見這一幕,趙清瀾是不說話都不行。

要不然自己的人隨便就讓李辰給打殺了,她在後宮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住手!”

趙清瀾厲喝道:“太子,你帶著羽林衛進入宮內,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想篡位!?”

篡位!

這話,換做天底下任何一個人說,那都要給砍了。

唯獨皇後有資格理直氣壯地喝問太子李辰。

李辰看向趙清瀾,淡漠地說道:“一個時辰之前,本宮於東宮正門殿前遭遇白蓮教餘孽刺殺,今天是大年三十,闔家團圓的日子,差點兒你們就要給本宮收屍了,這羽林衛,本宮調不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