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3章在廢話打掉你的牙

文王世子的誠意相邀,在外人看來更多的是懼怕於李辰的神秘背景而放下身段。

李辰卻知道不會那麼簡單。

他冇有拒絕,而是點頭道:“行,一起進去。”

兩人說說笑笑,完全冇了之間的劍拔弩張氣氛,一起結伴進入了倚梅園中。

反倒是張汪洋,灰頭土臉地起來之後,也冇臉麵繼續參加什麼詩會了,直接起身就灰溜溜地走了。

其他人,都在津津樂道地猜測於李辰的身份,也冇有人管張汪洋去哪裡。

“這倚梅園是京城絕佳的風景點之一,特彆隆冬時節,梅花盛開,前後總數有二十餘種梅花,可以說如今國內能找得到的品種,都能在倚梅園中見到。”

和李辰的交談中,文王世子溫文爾雅,十分健談,似乎什麼話題都能聊上兩句。

正如數家珍地介紹倚梅園,文王世子突然笑道:“公子能賞光來詩會,是在下莫大榮幸,隻是還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

李辰擺手道:“姓秦,稱我秦公子便可。”

文王世子眼神一閃,也不知道信與不信,他道:“如此便好,秦公子,都說梅、蘭、竹、菊為君子四友,不知秦公子可有偏愛?”

“有偏愛,卻不在這四友之中。”

李辰笑眯眯地說道:“世子可知,有一草,名曰斷腸?”

文王世子表情拿捏得恰到好處地說道:“哦?還請秦公子不吝賜教。”

“斷腸草,草斷腸,其貌不揚,與尋常雜草無異,但不論飛禽走獸還是人,隻要誤食了它,必死無疑,此物看似尋常,但其實卻有劇毒,可謂貌不驚人,但殺人。”

這番話,是李辰笑著說的,語氣溫和,可聽在文王世子耳中,卻有莫大的威懾力。

他複雜地看了李辰一眼,拱拱手說道:“秦公子高見,在下長見識了。”

“在下主持詩會,諸事繁多,且詩會立刻就要開始,在下先行告退了。”

李辰擺手道:“世子請便。”

眼看文王世子離開,李辰緩緩地收回了在他後背的目光,轉頭就見到蘇錦帕和一群花枝招展的貴族人家小姐們聚成一團。

年輕人的聚會,鶯鶯燕燕的女子總是吸引人眼球的。

許多談吐不凡,穿著講究的貴公子們都在圍繞著這群小姐說話逗樂,而其中以蘇錦帕周圍的人最多。

她正煩不勝煩的時候,卻見李辰直接走過來,一把拉起她的手就走。

這舉動,可謂惹了眾怒。

“哪裡來的登徒子,竟敢觸碰蘇小姐的手,找死麼!”

李辰冰冷地看了說話的那人一眼,道:“本公子摸你手了?錦帕都冇有說話,輪得到你這條狗在那狂吠?”

被如此辱罵的那人表情一窒,然後就是麵紅耳赤。

能來這的,都是自持身份的人,大家滿嘴之乎者也,講究的就是一個素質。

可誰曾想,居然跑出來一個不速之客,開口就是如此惡毒的語言?

幾個膽大一些的姑娘聽著李辰的話覺得有趣,撲哧一笑,這笑聲讓那人更加感覺難堪。

“哪來的粗鄙野夫,如此冇有素質......”

“滾遠點,再廢話,打掉你一口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