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7章水淺王八多

趙泰來的反駁,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連李辰都有些錯愕。

卻隻見趙泰來繃著臉說道:“朝廷所作所為,自然有朝廷的用意,我們隻管看著就行了,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冇什麼,可世子你卻在這等場合之下公然鼓吹慫恿大家敵視朝廷,這若是傳出去,少不得有人來問世子一句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腦子突然開竅了?”蘇錦帕困惑地看向李辰。

李辰搖搖頭,並未說話。

而現場原本熱烈的氣氛,也因為趙泰來旗幟鮮明地反對文王世子而瞬間冷場。

文王世子不好得罪,可再怎麼樣,也不如趙泰來不好得罪啊。

冇人敢為了文王世子的幾句話就站出來懟趙泰來,甚至有些人還覺得趙泰來說的挺對......

文王世子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趙泰來反對自己的原因,他不但不生氣,反而十分客氣地對趙泰來拱手道:“趙公子高見,還請海涵在下並未說明白,朝廷之策略,大部分都是好的,在下絕無詆譭朝廷的意思。”

“在下所批評的,隻是去年年底東宮強行推進出兵鮮朝一事,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這話落進耳中,趙泰來的臉色頓時好看不少。

本來就是嘛,近些年朝廷的許多舉措,都是自己身為內閣首輔的父親親自製定,說朝廷不對,那可不就是說自己父親做錯了?

趙泰來當然不能忍。

但要是說東宮不對嘛,大家就是兄弟。

趙泰來笑眯眯地說道:“如此一說,本公子就明白了,世子所言極是。”

兩人對視一眼,達成了共識的他們相視一笑,對彼此都十分滿意。

而也回過味來的蘇錦帕撇撇嘴,吐出一句:“狼狽為奸。”

在她看來,太子李辰即便是有許多不是,可於國於民這一點,出發點就絕對不是一心為了爭權奪利的趙玄機可比的。

儘管出兵鮮朝這件事情的對錯有待商榷,可那紅薯,一旦推廣開來,便是震世的大功德。

這樣的功德,足以載入史書被萬民所萬世歌頌,在場這些道貌岸然的所謂世家公子,有幾個可比其萬一?

這麼一想,蘇錦帕突然覺得有些索然無味起來。

早知道這樣,這什麼勞什子的詩會,不來也罷。

緊接著,也不知道從誰開始,批評東宮抨擊太子就成了整個詩會的主流。

滿屋子到處都是說東宮太子不對,禍國殃民,皇上所托非人之類的話。

而這個節奏,顯然是文王世子和趙泰來都樂於看到的。

這時候,文王世子突然把目光落在了李辰身上。

“秦公子,你始終冇有說過話,是對眼下時局冇有自己的看法嗎?或者說,你其實讚同東宮?”

文王世子一開口,立刻把所有人關注的焦點轉移到了李辰身上。

李辰端起身前的茶杯淺抿了一口,麵對著眾人的眾目睽睽,突然笑起來。

“你笑什麼?”

本就看李辰十分不爽的趙泰來不耐煩地說道:“少在那故弄玄虛,世子問你話呢!”

李辰平淡道:“我是笑,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