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8章不談也罷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

每個人的表情都凝固在臉上,那模樣看起來滑稽又精彩。

饒是風度翩翩氣度不凡的文王世子眼底都浮起了一抹黑氣,顯然是被這句話給激怒了。

他的聲音略顯冷淡,道:“秦公子,你可以不讚同我們的意見,有什麼高談大論也儘可以說出來,但這般侮辱人,怕是不太合適吧?”

李辰大拇指肚摩挲著茶杯的邊沿,淡漠地說道:“和你們這一幫子人有什麼好說的?”

“本公子很早就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不要和愚蠢的人爭論。”

“遇到蠢人高談闊論,你就讚同他,告訴他,他說的都對。”

“這樣至少可以避免被旁人認為本公子也很蠢,不然的話,彆人豈不是認為,本公子蠢到要和一群蠢人爭論?”

文王世子聞言,臉色頓時冷漠了下來,他仔細打量李辰幾眼,道:“秦公子的意思,是在下和現場所有人,都是蠢笨之人?”

李辰咧嘴一笑,道:“你說的都對。”

李辰的這句話和上麵一句話前後呼應起來,竟形成了一種神奇的幽默效果。

蘇錦帕聽得仔細,當場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而文王世子麵色微紅,顯然也明白了李辰的意思。

眼看自己苦心營造的氛圍就要被打破,文王世子咬牙道:“既然秦公子如此清高自命不凡,那麼我們這些俗人的場合不歡迎你,還請秦公子立刻離開。”

李辰抬起眼皮看了文王世子一眼,放下茶杯,緩聲道:“你左右不過一個被文王送至京城的人質,是什麼給了你勇氣和錯覺讓你覺得你纔是這裡的主人?”

眼見李辰撕開了他的遮羞布,文王世子徹底繃不住,惱羞成怒道:“這詩會是我所組織,今日倚梅園是我包下,誰敢說我不是主人?”

“我說你不是,你就不是。”

李辰淡漠道:“詩會本是以詩會友,交流彼此心得的清雅之所,便是鍼砭時弊討論朝局,也理應在客觀合理的範圍之內,否則便是妄議朝政,這是大罪,你拉攏了這一批京城的官宦之後,滿口皆是對東宮的不滿,怎麼,想搞小圈子抱團對抗東宮?”

文王世子冷笑道:“好大的帽子,在下不才,也隻是針對時局發表意見,引發了大家的共鳴,正能說明大家都對東宮的政策有所不滿,窮兵黷武是事實,不容人辯駁,倒是你,張口就是妄議朝政,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多大的官。”

砰。

李辰的茶杯重重扣在桌上,他抬頭看著文王世子,說道:“如此說來,你就是承認了要抱團對抗東宮?”

麵對李辰冰冷淡漠的眸子,文王世子心中一突。

他突然驚覺自己情緒失控,竟然被李辰帶著節奏在走。

這種時候,應該是忍氣吞聲,不與人衝突矛盾的關鍵時刻,萬萬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如此一想,文王世子深吸一口氣,舒展開表情,抬手朝著東宮方向行了一禮,說道:“太子殿下之神武,自非我等人凡夫俗子可以揣測的,我絕無對抗東宮的意思,隻是就事論事罷了,若是不合適,不談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