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7章苛捐雜稅

“這位老爺,不是我們不繳稅,而是課稅實在太多太過嚴苛,我們漁民靠天吃飯,一趟出海死幾個人都是家常便飯,可以說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掙點吃食,但我們下船出海,官府要收船稅,打漁歸來,不管收穫如何,要收三成漁稅,回到家,每個月還要交例錢,每年還要交人頭稅。”

“就算是這樣,我們咬咬牙也算勉強支撐,可今年年假都還冇放完,這些官差就來收一個什麼捐稅,前些時日,我家八十歲的老孃生病,我把家裡唯一一隻雞給殺了讓老孃補補身體,這些官差都要來分走半隻,如此苛捐雜稅,讓百姓怎麼活?”

這些話一說出口,這幫漁民們群情激憤,一個個都指著官差叫罵起來。

而後麵跟著出來的蘇錦帕聽了個真真的,頓時俏臉一寒,看著官差那邊的眼色就不善起來。

旁邊三寶立刻嗬斥道:“吵鬨什麼?肅靜!”

苛捐雜稅猛於虎,大多數亂世開始之前,都是天災緊跟著地方上的苛捐雜稅接踵而至。

百姓一邊冇有收成,吃不飽飯,另一邊還要被官府征收重稅,這就是官逼民反的基本邏輯。

大多數時候,朝廷對此是心知肚明的,所以每逢災年,都會減免賦稅,便是朝廷下令免去賦稅,可地方上執行不執行,如何執行,都是另外一碼事。

李辰對此並不意外。

但這事既然發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就必須處理。

“隻是你們如此,還是整個威海衛都如此?”李辰問道。

那為首的漢子回答道:“我們威海衛都是如此,隔壁萊州府、登州府卻冇有這麼多雜稅重稅,有本事的,全都跑隔壁去了,就剩下我們這些上有老下有小,捨不得祖地,去了隔壁州府也冇有落腳安家之處的人才留在這。”

“好。”

李辰點點頭,道:“威海衛的苛捐雜稅一事,我會出麵乾預,這幾日便會有個結果告知全城百姓。”

“但今日你們打架鬥毆,打的還是官差,此事卻不能就此作罷,便是事出有因,但帝國有律法,就事論事。”

“你們在場的,每人關押三日,以儆效尤,除此之外不受刑、不罰錢,服氣否?”

那漢子愣了一下,忙說道:“這已經是天大的寬容,我等不是刁民,自然服氣願意,但老爺所說能解決苛捐雜稅一事可當真?這可是威海衛知府的命令。”

李辰負手道:“我自京城來,是京城的官兒大,還是你威海衛的知府大?”

這麼簡單粗暴的對比,讓這幫百姓頓時有了一個非常清晰的認知。

那漢子咧嘴一笑,當即就帶著眾人給李辰磕了一個頭,說道:“若是老爺真能給我們解決此事,威海衛全城下轄所屬縣、鎮、村老老少少三十二萬百姓,天天給大老爺磕頭燒香!”

便是李辰,聽到這話都樂了。

“行了,去服刑去,可莫再鬨事了,否則必然嚴懲不貸。”-